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星火】妈,我好想你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职场官场
东方刚刚发白,酷暑的炎热就开始了,四十度的高温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叶子开着车慢慢地来到长江边,她把车子停在大堤岸上,顺着堤岸外的小路来到江边。正在退潮的江水,你挤我夺地往东奔涌,江水里裹夹着些树叶,杂草、树枝、也有生活垃圾,统统从叶子的眼底下匆匆而过。   叶子叹口气,顺手摘下两片桉树叶,找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眼泪又不听使唤地淌了出来,浑浊的江水把她带到了四十年前的初夏。      二十七岁的叶子,刚刚结婚,家里穷得叮当响,丈夫LU在内迁厂上班,自己在大队的畜牧场养鸡,两个人苦撑着这个穷家,而年迈的公公婆婆对于以前的陈债无力偿还,叶子别无选择地接过这笔不算小的债务。   然而由于叶子亲生娘家的成分不好,在畜牧场勤勤恳恳干了四年的叶子被排挤了出来。就在叶子一筹莫展的时候,启东需要养鸡师傅,叶子决定孤身闯荡这个前途未卜的生机。   养母把她送到码头,叶子背着简单的行李茫然地踏上摆渡船,向母亲挥挥手:“姆妈,你回去吧!”   “唉!你在启东放心点,你公公婆婆家的事,我不出工的时候去带一带就完成了。”   “姆妈,我走了。家里的事……”叶子泣不成声,慌忙转过头去看那连绵起伏的浪头。当叶子重新把目光回到母亲那边时,摆渡船已经离开了码头,海风把母亲的白发吹乱了,母亲屹立在码头前沿,变得越来越小,挥动着的手臂始终高高举着。叶子再也忍不住了,扑到船舷上放声大哭。   1974年,叶子生下了儿子GUO,母亲就利用农闲时间,在这条阻隔着近在咫尺的启东、崇明的江上,乘着这艘摆渡船来来回回……   孩子病了,正在叶子心焦火燎时,母亲总能及时出现在叶子的面前,于是叶子把发着高烧的儿子往母亲怀里一放,自己去了鸡场。   丈夫第一次调动失败了,叶子苦苦努力、挣扎、期盼了两年的调令失之交臂,叶子被击倒了。母亲在炎热的夏天赶到启东,在煤油炉子上给叶子熬药、烧菜,给大孙子喂饭,给小孙女换尿布。   每年季节交替的时候,母亲总是及时过来帮叶子把不穿的衣服洗好、放好。被单拆下来洗好、缝好。那时候宿舍的地方小,放不下棉衣棉被,母亲就用小扁担挑到渔场的粉丝仓库,找个干燥的地方,搬些砖头垒砌起两垛矮墙,到江边砍些刚芦横上,用塑料纸铺好,把叶子和孩子们的棉衣、被头放在上面,再盖上塑料纸。等到第二年要用的时候,母亲又及时过来用小扁担挑回来,放在太阳下晒几天,铺好床才回崇明。   叶子从临时到启东带教养鸡,到后来留在了启东,母亲就当起永久性的后勤部长。既要扶助叶子公公婆婆的生活,又要挤出时间冒着被生产队扣口粮的风险来启东帮着带几天孩子,让叶子有个喘息的机会。每当叶子累得精疲力尽,宿舍里堆满赃衣脏被的时候,母亲来了。   宿舍的地方小极了,三张小床,一张桌子,叶子和两个孩子睡一张小床,还有两张是两个养鸡女工的床。母亲来了,只能与女工挤一下。母亲为了让叶子多睡一会儿,抱着大孩子在外面转悠到很晚才回来,当叶子搂着小女儿在睡梦中时,母亲轻手轻脚把熟睡的GUO放到叶子的身边,再轻轻地挤到女工的床上。   年复一年,叶子的孩子大了,叶子有了自己的鸡场,而父母亲也渐渐地老了。2000年的春节前夕,母亲病了,病得不轻,胃出血住院,叶子匆匆赶到崇明医院。接下来父亲又住院了,叶子不能长时期留在崇明,于是先托付给曹家的侄子、侄孙、侄孙女……   而父母亲为了能让叶子放心,有了病总是不让别人告诉叶子。2001年4月,父亲病得奄奄一息,侄孙不听劝说,擅自给叶子打了电话。   当叶子急匆匆赶回家时,发现母亲因为胃出血没有痊愈,面色苍白,父亲更为严重,坐起来喝口水都没有了自主力。叶子含着泪水给上海的表姐打电话商量,父母亲现在这样的情况,如果再拖下去不是毛病的轻重问题,而是生命垂危了。要么跟我去启东,要么把父母亲托付给堂哥,父母亲还余下七万元的存款和几间旧房子,哪个堂哥愿意接受就全给他。   表姐与几个堂哥协商后,给叶子回话:三个堂哥都表示自己身体不佳,无力接受长期的抚养之责。妹妹来了,叶子问妹妹怎么办,妹妹生得老实,说:“他们都无力接受,叫我怎么办。”妹妹的回答在叶子的意料之中,问她,因为她正好来了。   叶子义无反顾地把父母亲接到了启东。   到了启东,叶子夫妻俩一方面给父亲治病,一方面给母亲输血。母亲关节炎疼得寸步难行,叶子带着母亲辗转几个有名的医院,一点没有进展,最后觅到了一家私人的诊所,给母亲配了私人诊所的药。母亲的关节炎终于被控制,但只要一停药关节炎马上复发。叶子只好每个月去私人诊所给母亲买药。有人说:这个药不能多吃,吃多了要伤胃的。可是,一停药就复发,没有办法,叶子又买了保护胃的药,让母亲先吃保护胃的药,再吃治疗关节炎的药。母亲为了省钱,常常“忘了”吃保护胃的药,把叶子气得只好看着母亲把药吃完了才离开。   父亲的病,在大家都认为没有希望的情况下,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出院后又是输血又是挂白蛋白。奄奄一息的父亲终于可以下地走路了,九个月后又意外地离开了叶子。   而母亲的胃出血再也没有复发过,关节炎也一直控湖北的羊羔疯医院在哪里制得很好。有一天,叶子的丈夫回来说:“大兴路口商店里的人说妈整天坐不住,到处跑,一定是个百岁老人。”叶子欣喜地说:“我妈那么善良勤劳,当然是长寿的老人。”   然而,母亲到处跑不小心跌断了腿骨,叶子千方百计说服医生给母亲开刀接骨,生命力极强的母亲,在大家认为这次逃不过的情况下挺了过来。   去年,母亲得知小女儿乳腺癌开刀后,一下子病倒了,虽然叶子让恢复得很好的妹妹看望了母亲,母亲的身体有所好转。但是,从此母亲总是显得心事重重,尽管大家跟她说:乳腺癌不是不治之症……母亲嘴里答应着哎哎,眉头仍然解不开。   母亲为了安慰叶子,虽然她自己心事重重,但是,只要看到叶子,马上会说些宽慰的话。   叶子发现母亲吃得越来少,而且三天两头一个午觉睡到天黑。保姆说以前一顿能吃十几个馄饨,现在吃五个算是多了。   叶子马上带她去看医生,经过CD、胃透、妇科检查、肛肠科检查……一番查下来,没有查出确切的病因,医生说是年老体衰,消化系统老化。挂了点氨基酸就回家了。   接下来几天一直没有大便,保姆急了。叶子认为吃得少大便也少,应该是正常的。可是,10天后还是没有大便。叶子买了果导、肠胃蠕动的药,还是不行,最后还是用了番泻叶。然而这样的情况交替发生,明知道番泻叶不是好药,不得已只好反复用,用了番泻叶大便畅通了,胃口却更差了,好容易把胃口调理上来,继而又出现便秘。   母亲越来越瘦,有时候能出来走走,但经常要卧床10天、半个月的,用一点药,输一包血后能起来了。天冷了,一向勤快的母亲,总是说:我沈阳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不起床了,抬一碗我在床上吃吧。其实,她吃不下多少,有时候煮一个鸡蛋,有时候喝一包牛奶,米饭只吃几调羹。   保姆回家过春节前后几十天里,母亲几乎没有起床过。年初八保姆来上班后,因为天气渐渐暖和,母亲又能起床与保姆去村里走走。叶子心里很高兴,希望母亲从此回到正常。   可是,到了4月份母亲一病不起,再也不能独立下地行走。妹妹也东痛西疼开始犯病。想到四月份,叶子颤抖了一下。   想到4月份,刚被海风吹干的泪水,又掛满了叶子凄苦的脸。叶子站起来,轻轻地往江水迈近几步,把两只纸船放到渐渐退却的江水里,一个浪头过来,纸船不见了,叶子努力在江面上追寻,到底没有寻见。   没了,母亲没了,妹妹没了,纸船也没了。叶子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姆妈,妹妹。”然后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      2013年5月30日妹妹走了,叶子和叶子身边的人,决定把这个不幸的消息永远不告诉母亲。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妹妹乳腺癌开刀瞒了母亲半年,还是没有瞒住。妹妹的去世,更加难瞒了,因为母亲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定势——小女儿得了不治之症,所以别人稍有异动,她就明白了。   大家不告诉她妹妹去世的消息,又不敢在她面前提起妹妹的其他事,母亲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有一天,聪明的母亲对一个来买鸡蛋的老太说:“我小女儿得了乳腺癌。”老太不知道原委,说了半句:“你小女儿……”保姆立刻制止,但是,母亲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善良的母亲没有显得六神无主,她见叶子痛哭不止,反而劝叶子:你妹妹毛病生得尴尬,看不好也没有办法。母亲出奇的平静,让叶子反而更加惊慌,原来母亲早已知道了,自己不该小看母亲呀!   母亲慢慢地说:“叶子,你去吧,我没啥。”为了让叶子放心,她当着叶子的面,让保姆给她喝了一包牛奶。   第二天,叶子去看她时,母亲又说:“叶子,我好着的,饭吃得下,昨晚一夜困天亮,你放心忙去吧。”   “姆妈。”叶子哽咽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姆妈,我帮你背上抓抓痒吧。”   “好吧!”母亲缓缓地转过身。   保姆说:“老妈妈瘦得真是皮包骨头。我给她擦身子都不能一下擦完,只能一个沟壑,一个凹地一点点擦。”   母亲连忙说:“谢谢你,阿姨一直帮我擦得清清爽爽的。”母亲轻轻地转过身子又说:“谢谢叶子给我抓痒痒。”   “姆妈,女儿给你抓痒是不用谢的。”   “我一直麻烦你们。”   “不麻烦的。”叶子满含泪水。   保姆说:“老妈妈,一点不愿意麻烦人的,我不问她,她不会自己要东要西的。不主动给她吃,她自己不喊要吃饭的,问她想吃点什么,老妈妈总是说你烧什么我就吃什么。给她擦好身子,她总是叮嘱我,你累了歇歇再洗衣服。”   叶子说:“我姆妈总是替别人着想。”   保姆说:“我有时候见她吃得太少,就说我去叫你女儿来,你想吃什么告诉女儿,叫她买去。她连忙说不要叫她,她太忙了。她见着一个人就要说,我是靠女儿女婿吃的,我女儿女婿待我好来啰。”   叶子说:“是的,我妈总是在人前说我们的好话,她是在保护我,因为我是领养的,怕别人另眼看我,她是从旧社会过来的,在旧社会里领养的孩子要被人欺的。5月7日,我舅舅、舅妈以及表弟兄来了,她除了要留他们吃饭外,没有别的话,说来说去,就是叶子他们两人待我好来啰……”   保姆说:“你待她好,她才这样说。”   叶子说:“我姆妈心里想的不是要我们怎么待她好,而是怎么才能让我们好一点,现在她起不来,不能为我收衣服、扫地。就用嘴巴来帮助我,希望别人对我好一点。她心里清楚得很。”叶子突然哽咽得说不下去,过了好一会才说:“我姆妈心里清楚,她的病是回天无力了,她是视死如归,不恐惧,不哀求,然而,她放心不下我……”   “你这么能干,她还放心不下你什么?”   “67岁的女儿,在姆妈眼里仍然是个孩子。她怕她百年后别人为难我。”   “你那么强大,她现在自身难保,还要保护你?”   “这就是母亲,这就是母爱!我深深地理解母亲。她不怕死,她不叫难受是为了让我安心。这是我的母亲,有妈的女儿是个宝!”   想到这里,叶子泣不成声,今天是母亲去世14天,叶子一直压抑着自己,到江边寻个无人的地方放纸船,就是为了让自己有个放声痛哭的地方。叶子跪在江边,对着滔滔的江水尽情地喊,尽情地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褐色的江面泛起点点波光,灰色的江水慢慢泛红,太阳在天边的水面上露出了个红帽儿。叶子哭够了,觉得轻松多了,疲惫不堪的叶子回到鸡场。来到母亲原先居住的房间,盯着母亲的遗像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她又给母亲烧了点黄纸。在母亲的房间里从里间转到外间,拿起母亲没有吃完的麻油,还有母亲没有喝完的牛奶和母亲没有吃完的半瓶冰糖,放在母亲厨房里的洗菜框里。然后拿起扫帚从里间到洛阳哪里有癫痫医院外间,扫了一遍。把保姆扣在扣篮的碗洗干净,放到碗橱里。   叶子轻轻地坐在沙发上,嘴里轻轻地说:“15天前,也就是7月23日,母亲还喝一包牛奶,怎么现在母亲不在了。”   七月二十三日,叶子跟保姆说:“白玉米快要老了,我和你去全辦了冰起来。”   保姆说:“叶子,今天老妈妈喝了一包牛奶,喝得很爽快,这些天看起来好像比前几时活息多了。”   叶子走到母亲的床前,问道:“姆妈,您晚上想吃点什么?”   母亲微微一笑,说:“你们吃什么,就随便给我盛点。”   叶子笑着说:“我们吃煮玉米。” 共 1631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