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南山】我的父亲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经验
   父亲出生在五十年代,雪山乡一个家境贫寒,又偏僻的村落,祖父母在父亲很小时就相继双亡,家里成分又高,留下五个姊妹兄弟相互照应。经过父亲刻苦努力后取得了优异成绩,考取了临沧卫生学校,成为五个姊妹兄弟中唯一走出大山的人。   十七岁那年,他毕业后分配到雪山卫生所成为一名医生。父亲非常热爱他的医疗工作,平时虽然少言寡语,但不管哪家老人孩子感冒发烧,他都会在第一时间为邻居送药打针服务。   后来,父亲被派到到母亲的居住地(接官亭)来宣传并接种疫苗。有个叫胖婶的人,热心促成搭桥牵线做媒人,便介绍父亲与母亲相识。母亲家里有姊妹三人,外公在初制所任会计,外婆在村寨里捣腾着点小生意,大舅初中毕业就在家务农,老舅正在读师范,所以,母亲家里生活也是并不富裕。当时母亲年芳二十二三岁,个子不高,留着一根大辫子,初中毕业也就开始挣公分,供老舅读书,是家里干活的一个能手,还跟外婆学了一手腌酱菜的手艺。这是母亲的第二次相亲,与父亲就这样结缘了,成了父亲的妻子。   属于就妻的婚俗简单而又热闹。到现在都还留着当年结婚时的贺礼,坚固的铝盆,圆圆的镜子,还有那写满红字祝福语的水壶等纪念品。   婚后,父亲依旧不能返城工作,和母亲过着分居而却有着鸿雁传书的生活,交通联络方式闭塞年代,一封信要让母亲苦苦等上大半个月。母亲二十六岁那年,也就是1982年,我出生了。我有三四岁时,母亲带着我去了雪山卫生所,以便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然而,半年后,家里发生了变动,大舅因为爱好饮酒而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大舅妈对此束手无策,不消停的战争随之开始。无奈之下,我跟母亲又回到城里继续照顾外公外婆,和父亲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又开始了。   父亲在雪山卫生所勤勤恳恳工作了多年,终于盼来了一纸调令,落实了父亲返城工作的问题,分配到县疾控中心。1990年,弟弟出生了,当时父亲的工资根本维持不了一大家子的家庭生活开支,母亲除了干农活以外,还跟着外婆做些生意,贴补家用。那时候,老舅也已成家立业,师范毕业以后分配在离家近三十公里的大兴中心校任教。舅妈也和他在同一所学校任教,都不能经常回来,所以,照顾老人的重任仍落在父母亲的肩上。最糟糕的是由于大舅嗜酒成性,而且酒后经常大吵大闹,让父亲生活在极度精神压抑里,苦不堪言,只有借酒消愁,来麻痹这种苦闷压抑的心理。   为了缓解一大家子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种种矛盾,父亲与母亲商量并张罗,在邻街租下了一个铺面,开起了诊所。因为信任,邻居前来看病的络绎不绝,此后,父亲每天下了班,就呆在小诊所。记得有一次,父亲为了进药,手头没有那么多钱,便和邻居借款四千块。可是,不知道是在谁的蹿嗦债主,没几天,债主就一次次急红着眼,暴跳如雷的上门讨债。刚借到的钱怎么就上门来讨呢?后来才知道,是大舅酒后造谣说,父亲喜欢打麻将,把借来的钱全部赌输了。债主这才步步紧逼,催着还钱。最后是老舅拿出钱先把父亲借来进了药的钱还上。这是家庭里父亲与大舅的矛盾,这也是老舅对父亲当年省吃俭用供他上师范的一种感恩和回报。父亲并没有被此事击垮,从棱角分明的脸上,看不到一点退缩。   后来,借钱给父亲的债主染上结核,迫不得已便不顾羞愧找上门来请父亲帮他看看。和善、大度、宽容的父亲不记前嫌,带他去单位做了相关检查,并用国家免费提供的药品开了几个疗程调理。这下债主才愧疚的说着上次的事是他头脑发热,听信了大舅的挑唆。事后又是送烟送酒送茶叶向父亲表示感谢。   父亲为了避免常以常与大舅接触,以至于矛盾的激化,干脆在小诊所住了下来。可是,外公却认为这个来就妻的女婿不顾家,根本不去化解家庭矛盾,却跟父亲争吵起来。父亲忍着满腹委屈无处诉说。不久,外公感觉视力模糊,后查出白内障,老舅便联系好云县医院,和父母亲一起陪同外公在云县医院交付了押金,并顺利的做了手术。住院期间,父亲在床前细心的照顾着外公,住院期间一天好多次轮番交替的为外公点眼药水。出院回到家休养,冷漠的大舅一家,从来不闻不问,跟这个就妻的父亲的比起来,真的让人心寒。此时,外公跺着脚咒骂过大舅后,愧疚地对父亲说:“以前,让你受委屈了。”父亲平静地笑了笑,回答说:“照顾你们是我们儿女的责任,家的责任最重要。”外公看到了父亲孝顺的一面,对他好了很多,父亲也融入到这个大家庭里。   大舅嗜酒成性,身体渐渐被酒精摧垮、有个雨夜他正从外边喝酒回来,经过父亲的小诊所,一边抖着湿漉漉的衣服一边拍打着门,语无伦次的,骂骂咧咧的说着胡话。看着瑟瑟发抖,东倒西歪靠在门框上的大舅,父亲赶紧递过毛巾,把他扶到床上,给他划开两支葡萄糖口服液。清醒后,大舅满脸难以为情的亲热的喊了一声“姐夫。”父亲的又一次宽容,不计前嫌,化解了家庭危机。从此,一家人在同一屋檐下相安无事,也和和美美的生活着……   艰苦过后的生活都会朝着幸福的渡口出发,每一天都是迎来的是最灿烂的笑脸。操劳了一生,过惯了艰苦生活,又在平淡的生活里享受着快乐的父亲,愿幸福长相伴! 西安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河南儿童癫痫治疗医院哪家好癫痫病症状河南外伤性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