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穿过无人街(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小说

我们这些当律师的,差不多天天上法院。现在我要去的这个法院,在一个新建的小镇里,这个小镇以前曾是我们市的郊区。

下了公交车,我才发现法院搬走了。于是边走边打听,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看见法院大楼的背影。

我到立案庭立完案子,又和熟悉的法官寒暄几句,便来到法院门前的公交车站点等车。半个小时过去了,还不见公交车过来。我突然想,不能这么傻等下去,得上法院问问。法院的警卫说,这里还没正式通车呢,西边的国道上有28路。

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能不通车呢?我一边表示着不满,一边疾步往西走。几只觅食的麻雀,被我惊飞了。

不过我的情绪很快就好起来了。

这条街太美了。嫩绿的垂柳倚着高大的松树,静静地立在人行道旁。五颜六色的花儿们静静地绽放着。浅黄色的楼房也静得那么雅致,再配上湛蓝的天空,静美极了。   

我曾说,我们这一代人亲眼看见一个城市的诞生,多么幸运。我亲眼看见,整片整片的庄稼和农舍被夷为平地,然后一座楼一座楼地建起。我亲眼目睹,空旷的大街上,一辆车一辆车地增加,直到现在偶有车辆往来。一生有几次机会,能亲眼看见一个城市从无到有呢。但是我又着实心疼那片肥沃的土地。

我突然害起怕来。走这么长时间,大街上只有我一个人。我有点恍惚了。如画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这世界是真的呢,还是假的呢?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我突然想起了庄周。怪不得庄周怀疑,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人有的时候真的分不清虚幻与现实,特别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庄周的这个哲学论断,说不定就是在空旷的世界里长期独处的结果。

我满脑子胡思乱想,却也没忘绷紧神经。我把谍战片里的紧张神情拿出来,眼睛和耳朵的功能这时候全都发挥到极限,有点风吹草动我就能发现。我一步紧一步地走着,走过一个高岗,看见路边停着三辆长途货车。走近了细看,驾驶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全都空着。抬头看看车厢,车厢里全都是蔬菜。一定是外地运来的蔬菜,我们这里已经没有菜地了,全都盖上了楼房。大夏天的,市场上生菜七块,菠菜也七块。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再问,还是七块。青菜吃的少了,我身体里的维生素严重缺乏,舌头总是起泡,甚至都影响我开庭说话了,——都是盖楼惹的祸。

 我一边快步走,一边想,如果有人抢劫,是先报警呢,还是先往小区往里跑。我开始选择我要避难的小区,可是哪个小区也没有住人的迹象。我心里有点发毛。

这景象多么怪异。说是宇宙洪荒吧,还有楼房和汽车。说是现代文明吧,还不见人的踪迹。没有人迹的世界,比夜深人静还可怕。我好象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我后起悔来。要是我先不回来,等着搭乘法官的警车就好了。或者还是从法院的房后走,虽然绕点弯子,也不致这么僻静。现在走了这么远,往回走和往前走是一样的情形,我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

  前面的路口停着一辆洒水车。一个中年男人弯着腰在修理着什么。他抬头看我的时候,我正看着他。我张了一下嘴,想问他公交站点还有多远,话到嘴边又憋回去了。我不想把自己的底细透露给他,谁知道他是什么人呢。那个人看了看我,也没说话,低头干起活来。

我绷紧了神经,仍旧大步走着,洒水车很快被我甩在身后。夕阳就在前面的高岗处,过了高岗应该就离国道不远了。

我像闯关一样,一步一步闯着,一个路口一个路口闯着。害怕之余竟然心生了自豪,我为自己的勇敢自豪。我感到很刺激,并且很享受这种刺激。 

亢奋的神经竟涌出一首诗来,我在心里大声念着: 

“走过无人的街道,我仿佛听见禾苗在地下吱吱地叫……”   

几个上访农民的脸,在我眼前交替出现。

瑟瑟秋风里,他们一脸茫然,说:占地钱花完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眼前出现一条大道。我认出来了,这就是那条国道。 

夕阳已经血红血红的了。我忐忑着,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末班车。我向北边的站点走去,那里也有一个人在等车。

我长长舒了口气。终于回来了,从虚幻的梦里,从遥远的天边。

邢台的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呢?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什么呢西宁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