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三月的风(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小说

                

我喜欢坐在这时光的门楣之上,看窗外细雨连绵,听鸟儿哼着多情的口哨;或打一把小雨伞,走在小巷里,看月季在细雨的滋润下冒出了小小红苞。将这温暖的片段用手机拍下,放在心里,放在群中,同样会生出许多愁绪,也能将忧伤慢慢淡忘。执一缕花香,让平淡的日子抹上一丝淡淡的诗意。 

时光过得真快,幸有文字相伴,有诗朋对吟,有拍客携手欢快于点与线光和影之间。但,最重要的是有许许多多值得去等待,去期盼的美好事物。在实实在在的现实中去慢度时光。

穿过时光的空隙,有些思念开在岁月的眉梢,挥之不去,还久久缠绵,比如青春,青春时的军营生活。不管是在宜昌还是沙洋,还是后来的新疆新源,战友情都是温润而热烈,烈如火焰,润似春雨,催人展开想象的翅膀,让内容丰满了,这种情节我始终认为它与光阴相连,与爱有染,能让人的记忆再现流光溢彩。所以,空闲时,我便进入六连战友群,七八年入兵入伍群,还有沙洋农场群。去听一群南腔北调的温馨,是静静地听,高兴之时也冒几句川普,在头像上慢慢变认,打听曾经熟悉的人和事,这样很好,能让青春再次回荡。

三月的风绣着冬的残缺,远远的岷山拉在云里,山尖银妆素裹。但川西平原的田野上,早就散发着春的清香。春光欲笑,枝头的花苞在阳光下显得明媚而娇娆。拍客们与花很近,镜头无须放大。三月的风吹绿了玉垒山头,染红了锦江两岸,心儿随着风儿劲舞,我却在吟读“宋代晏殊伤怀离远的词句: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本与眼前境况无关,可能年龄的缘故吧,本是“ 一夜东风弄,春花无处隐,远山花点点,近处柳爬梢”,此时此刻,应该心情喜悦,树上鸟早已叫鸣,吵醒了桃红与李白。岷江水与油菜花的黄,好似一湾流金将浅绿的柳枝藏在希翼里悄悄萌动,将这条石板路与细细烟雨带向远方 ……

雨渐渐小了,时间一闪而过,或许一些美好的想象稍纵即逝,但记忆里也留住许多,就象刚才,在情系天山战友群,战友夏臣春发了二幅他自己的水彩画,整个画面是春天的色彩,处处留着醉人的清香,画面的生命力很感染人,就象眼前的季节,芬芳永恒。人静下来了,就会给心灵一方宁静的净土,做率真的本性,栉风沐雨,击节而歌。

静静地享受生活给予幸福时光,守候心灵的一片净土,这里无关风月,无关季节,只是一种内心善良,一种充满感恩的执着,一种对生活的勇敢面对。

最近常在想,如若没有遇见彭永富战友,就不知道六连群,如果没有姜保军战友(群主)的操劳建了个六连群,我们这帮大老爷们,当年的兵娃娃,能联系上吗?我们的连长排长班长,指导员还能在网中相见应该感谢群主,这种感恩情节由被动变主动,如果没有他们,我是不会在静静下午,去书写那些缠绵于记忆里深处的美好时光,不会在柔软的角落一遍遍刻画当初的年少,四十年了,人生有几个四十年?当今天的重逢成为一种美丽的缘份时,我懂得,如何去珍惜,如何在有生之年让这种兄弟情份更加光彩夺目。只要我们的梦还在,我们就可以追逐年少花开,就可以静静的守在光阴的门槛,看窗外春雨润物,三月春风来。

那天夜里,我疲惫不堪。我知道我是六连的一员,每日工课,打开微信,其实,只是想听一听战友的语音,看一看那张张笑脸。

“捐款”,大家都在为赵永远战友捐款,赵永远,他怎么了?我心速狂跳,年前我还与他视了频,不是好好的吗?我忙打字问:

赵永远怎么了,生病了吗?严不严重?

我是看群内消息得知。吴少华战友回答了我

我看有捐五十的也有一百的,因为手机没挷银行卡,我急忙查看自己红包余额:72,20元,虽然不多,表表心意,先全部捐了,后续再作打算。

 众人拾柴火焰高,我知道,我这点起不了多大作用,或许还被笑话,因为带了个二毛钱的尾巴,但我更知道我是六连群里的一个份子,笑就笑吧,不是活在别人眼光里,因为这是我微信上的全部。善即是心,心存善即可,不必想得太多。有战友的地方就一定有风的牵引,情的牵挂。

 写着写着,天开始暗淡了,我却还在键盘上等一场花开,雨不知何时停了,山尖飘着白云,远处满山灿烂,我站在阳台上,低头沉思 ,想象另一个我,能踏着歌的击点而来。最好再采一束野花,赠给最深的岁月和逝去的年华,赠给执着的仁爱。君来,我在,便是岁月赐予我们的一场欢喜。将那些想念,那些写在彩笺上的诗句,已随这三月的风,飘的很远很远。岁月老了,战友情还在,是那么葱茏,那么动人,就像年青时的春天,至少,我是这么想。

小鸟归林,溪流明畅,三月的故事,是从心里沾染的一缕晚露,与风同行,再到草木拔节生长,直至花开百里,一山一岭,都是无比清朗。一些情节,在温婉的时光越发厚重,成了时光旅途里不可磨灭的印痕。三月,总是给人希冀,给人明媚,给人予以温暖。三月如风……

三月的风,吹绿江汉平原,荆门的山,当阳的桥,沙洋的古镇,农场的富绕。连队的生活,青春的骄傲。战友之间的爱,隐匿在时光深处,从分到班里的那一天开始,便已经深深的嵌入彼此的生命里。春去春又回,花开花又落,那份爱始终温润于心间,没有半点杂念,全是共同进步,这种爱总在寂寞时候舒枝展叶,蓊郁着灵魂深处那份忧伤,寂寂的沁入心灵深处,从年青到苍老,心底的暖意总在岁月里静静地蔓延,荡漾真至永恒,有人问:这是什么情,我回:战友情,过命之交。

这份情总挂在心上,谁为你叠过被子,谁为你整理肩章,谁探亲归来,谁家里还有老娘,那些一起战斗过的日子在时光里愈久弥新,或感动,或眷念,或淡然,都是对爱一种解答。千言万语,藏在心头,你知我知,亲密无间。因为深情,所以无悔,因为担当,所以天长。一直相信有一种爱,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融入生命。就算我把自己弄丢了,也不会丢了你,你的形象刻在骨里,映在脑海,春融柳色青青,夏入姹紫嫣红,秋沉白云蓝天,冬藏雪色冰山。面对匆匆而过的时光,战友情始终如彼岸的青花,自顾自的绽放美丽。

三月的风,伴着细雨,轻轻地落在那拉提,润着天山,容入青春,北方的寒意让满屋子似乎没有花香,但战友心里溢满了爱意。大山深处,我们团结奋进,草木生了香,柳枝抽了芽,我们的家信开了花。             

转眼四十春,少年变白头,梦里不年少,说到桃花处,捂脸含娇羞,青春那么美,友情注画意。剪一段军营生活,葱茏生命里的那些寒凉。与你相约天山,从拾微笑。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好吗?云南癫痫病重点医院西安靠谱的癫痫医院是哪家西安市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