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黑妮儿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小说
在女儿丹五岁那年,黑妮慌了,莫名其妙地慌了。她看看大伯子哥家虎虎生威的四个小子,再看看自己拽着的孤单单的妮儿,心里开始发慌发抖了。她不知道自己的肚子跟别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只生了一个孩子?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为什么却不生了?公社卫生院抓了那么多超生的女人,而自己哪怕生十个都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可为什么就是生不出来呢?还有,昨晚那该死的又去哪儿鬼混了?最近他怎么那么不正常?回家倒头就睡,理都不待理自己的,他肯定有事,绝对有事瞒着自己!黑妮儿为自己的想法有些激动了、有些愤怒了。每天黑妮儿都被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纠结着、刺激着、燃烧着……   一大早,丈夫小山推了饭碗就打算溜出门去,黑妮儿见状不答应了:“哎!你又上哪儿野去?”   “能好好说话不?”小山眉头一皱,硬邦邦地回了一句。   黑妮儿无限委屈地说:“你是我家里人,我问你一句多了吗?合着你把家当宾馆呀?困了回来睡,吃饱了抬腿就走?”   “要不怎着?留在家里跟你吵架吗!”小山也不甘示弱,恨恨地哼了一声,扭头出去了,还把门摔了个山响。那响声震得黑妮儿一愣,紧接着眼泪哗哗地下来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丈夫小山忍无可忍地向她提出离婚。   那天,刚吃过早饭,黑妮儿看看外面阴沉沉的天,又看看小山阴沉沉的脸,假装不无遗憾地说:“我可听说你那老同学要嫁了,以后再想见面聊天,卿卿我我可就不方便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小山捏烟卷的手指都被气得颤抖了,好看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黑妮儿鼻子眼:“好好的日子就不能好好过,天天疑神疑鬼的,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咋样?咋样了?我不就是没给你生出个儿子吗?我哪儿还有错了?每天伺候你们一家老小吃喝拉撒,我哪样做得不够好?就没见你给过我一句好话、一个好脸色!天天吃完了,一抹嘴甩手就走,一出门,跟那些个大姑娘小媳妇儿唠个没完没了,唠得那么欢实,好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你当我不知道?你当我是瞎子呀?”   小山气得吼道:“你还有完没完?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过就不过,你不就是想学你哥吗?你也牵条狗去坐人家柜台上去呀!你也花钱给人包个店面呀!你也跟人不离不散做一辈子的情人呀!”   “黑妮儿,你作死嘞不是?啥话你都敢说?”   “我说了怎么着,你休了我呀?别以为我是好惹的,我可不是你嫂子,一辈子窝囊,一辈子让一个破货坐头上拉屎拉尿的!”   “吵什么吵?吃饱了撑得是不是?看把孩子给吓的?”听见门外的声音,小山蹭地一下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再看黑妮儿一瞬间脸儿都白了。   门外面是镇上最高领导人,黑妮儿的大伯哥望。只见他铁青着一张脸,左手牵着丹,右手夹着烟卷,那烟火已燃到手指,犹不觉疼。   他拿眼冷冷地扫描了一下这对吓呆了的夫妻,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你们俩啥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呢?瞧瞧,多大的人了,天天闹得鸡飞狗跳的,生怕别人不看咱笑话?”   说完意味深长地盯了小山一眼,扭过头迈开不紧不慢的八字步向门外走去。此刻,黑妮儿感觉大伯子哥每一步似乎都踩在她的心上,直到他拐出门消失不见,黑妮儿犹觉心脏狂跳不止。   第二天,在黑妮儿不情不愿又不肯服软的情况下,俩人来到了民政局。黑妮儿以为小山只是吓唬吓唬她,而且民政局的一把手正是自己的表哥,说什么今儿这婚也离不了。谁料,有些事人算不如天算,恰恰这天表哥不在,办理离婚业务的是一新来的青年小伙子。小山与那小伙子嘀咕了几句,然后拉过来黑妮儿按了手印,眨眼间离婚程序办妥。手里握着离婚证书,黑妮儿还梦游着,她不相信,不相信五六年苦心经营的婚姻瞬间就这么土崩瓦解了。   黑妮儿哭闹着去找表哥,但是表哥却表示无能为力,表哥说:“我跟山他哥关系再好也无法修复你给挖的坑啊!人家是一镇之长,他那点事谁不知道?谁敢说?偏你把他的脸撕破了,他还能容你吗?”   表哥停顿了一下,又说:“还有啊,你凭啥说人家小山有外遇,有证据吗?没有吧?无中生有,得了,现在没事也给你说出事来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说白了你就是作!”   黑妮儿在表哥这没讨到好,一气之下,跑到镇上把小山给的离婚赔偿费一把摔在了小山的脸上,然后抱起女儿丹就走。丹的哭声惊醒了还在发愣的小山,他匆忙追出门去,却只见黑妮儿母女离去的背影,听见女儿丹的哭声。   几个月过去了,小山那边没有一点动静,黑妮儿那颗想复婚的心彻底绝望了。她开始接受别人介绍的相亲,一个一个地相看,一个一个地否定。与此同时,小山那边很快娶到了媳妇儿。黑妮儿见回头无望,急了,她要赶紧嫁出去,并且还要嫁得好,绝不能输给小山,绝对不能!   很快,有人给黑妮儿介绍了一个生意人。那人跟黑妮儿年龄相当,而且人家一见面就看上了黑妮儿,并且许诺,只要黑妮儿过门,啥事都不用她操心,专心在家享福就行。这么好的事搁给黑妮儿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但是黑妮儿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这件事像说书唱戏一样不靠谱。她不相信,不相信那男人会真心对她好、不相信那男人从前没有过女人、不相信那男人现在身边没有别的女人。于是她隔三差五地调查那男人,包括他的亲人、他的财产,总之一切的一切她都要掌握。正当黑妮儿了解了各种情况想要对这个男人托付终身的时候,这男人却不干了,理由是黑妮儿不正常。男人明明白白地告诉黑妮儿,这件事到此结束了。黑妮儿不答应,她又哭又叫地闹腾、歇斯底里地闹腾,她要告这男人,告这男人骗了她的感情、告这男人偷税漏税。   男人说:“请便!我偷税漏税可以补上,让我最庆幸的是没有睡你!”最终这件亲事以两相恼恨告终。   这其间黑妮儿的女儿丹该上小学了,小学在镇上,黑妮儿每天为自己的婚姻烦恼着,没空闲管丹,于是丹每天独来独往,甚是可怜。小山曾经要留丹在家里,方便上学,但是丹不敢答应。有一天,望在学校门口拦住了丹。望蹲下身拉着丹冰冷的小手说:“乖,跟伯回家吧,伯养你、伯来照顾你,你妈那边伯来跟她说,她会同意的,相信伯!”丹抹了把委屈的泪水乖乖随望回家。对于望,丹觉得比爸爸小山还亲,因为打从会走路丹就是望的小尾巴,走哪儿跟哪儿,除了望办公事、应酬之外,丹都被望牵着小手,小公主似的被望捧着、惯着、夸着,望疼她胜过几个儿子。   几天之后,黑妮儿才知道丹不可能回来了。她知道,以她的口才根本就不是望的对手,况且自已天天为婚姻大事奔忙,确实也无暇顾及年幼的丹,而且老父母整天三灾两痛的,也够让她心慌得没有着落。算了!由她去吧,丹总归是他们老刘家的根。黑妮儿想到这,心里也释然了,不然能怎着呢?   后来有亲戚给黑妮儿在县城找了户人家,黑妮儿大概看看人,又相了相家,就随口答应了。也是真急了吧?因为前夫小山这会子都生出俩儿子来了,你说她能不急吗?   胡乱把自己嫁过去以后,黑妮儿这才发现,又错了。那个看起来相貌清秀、斯斯文文的男人,竟然是一精神病人。此时的黑妮儿早已精疲力尽。心说算了,认命吧!自打离婚以后相亲相了不下十几个,没想到越相越差,到最后竟是这种下场,这不是命是什么?   男人的病吃药控制着看起来跟平常人没啥两样,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一年过去了,黑妮儿的肚子丝毫没动静。别人没说啥,她却先慌了。她悄悄找人买来个男婴,花去了三四万,男人不答应了,吼她:“你不生,我也没说你啥,你买来个孩子干嘛?这以后吃奶粉买尿片从哪儿来钱?”黑妮儿这才知道家底被她掏空了。   黑妮儿问邻居干啥来钱快?邻居说搬砖、卸瓦、卸水泥,一天可挣两三百呢!好吧,黑妮儿换下漂亮的衣服加入了搬运小分队。   黑妮儿这一干就是十多年,这期间老公的病情反复发作,公婆下世,黑妮儿愣是硬撑着盖了两套楼房。直到有一天,她感觉浑身难受一头栽倒在地。躺在医院的床上,从昏迷中醒来的黑妮儿感觉无比轻松。昏迷中她隐隐约约听到,家里的两套楼房卖了,为了给她看病。但是钱,始终留不住她的命。这会儿,她扳着手指倒计时仔细地算着剩余的日子,三十天、二十九天……   黑妮儿出院后,陪老爹老娘几天,离婚再婚后好像再也没有好好听爹娘唠叨过,再也没有给爹娘好好地洗过一回衣服、做过一次饭,总是那句:“俺回去忙嘞,过两天再来看你们!”然后一去不回头。   还有闺女丹,每次闺女打来电话,自己都在忙着,不是卸水泥就是搬砖。总是那句:“乖乖啊,妈正忙着呢,下晌给你打过去啊!”打过去了吗?似乎从来没有。慢慢的,闺女不再来电话了。唉!闺女长啥样了?是胖了还是瘦了?穿多大码衣服?上大学了吗?仔细想想,好像自己啥都不知道啊!   然后呢,再去看看小山,告诉他,以后绝对好好的,再不较劲了。   用丙戊酸钠的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吗哈尔滨看羊癫疯哪个医院最好拉莫三嗪可以治好癫痫吗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墨香】暮歌
下一篇:【柳岸】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