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晓荷-人间百态】朦胧西湖_1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玄幻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608发表时间:2017-09-21 06:12:18 摘要:有人说,西湖风景是烟雨江南最具代表性的缩影。当细雨落在湖水里,仿佛像一缕缕白色朦胧的烟雾,又似联片数不清的银丝线,连接着天空和湖面,渲染出绚丽的色彩。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宛如谁在欢唱伴舞,暗合了多种元素,正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可是,也有人说,西湖之美,美在夜景。当夜色袭来,倘若漫步湖边,从天到地,把整个西湖装点得灯的海洋,光的世界,雪白明月悬挂在夜空,天上有个月亮,水中也有个月亮,月亮走我也走,这才是想象中的奇思妙境,天文、地理、人文、湖韵,皆所谓“天地人湖”,充满和谐的美好愿望……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人们的心目中,展现了苏州、杭州非凡的气度和显赫的位置,不仅仅有好山、好水、好风光的自然环境,更有适合人居生活的环境,竟与天堂相媲美,象征人间天堂;   “杭州西湖六吊桥,一株杨柳一株桃。”尽赞西湖景色迷人,浪漫风月,闻名遐迩,镶嵌在江南大地上的一颗璀璨明珠,把天然的生态彩色浓缩成江南情;   “吃麦碎饭游西湖。”这是故乡的一句方言,意指“事不对称”,连饭都吃不上,还想穷游西湖,想得倒美!见证西湖风景在人心目中富有代表性……   记得小时候,懵懵懂懂的我,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听大人们说起那些老掉牙关乎西湖的话语,常被听得着迷。其实,一个个大人们的说西湖,只是“搬运工”而已。他们是听着父辈说西湖,父辈是听着爷辈说西湖,这样代代相传,一辈一辈说西湖,听西湖,说来说开,传来传开,延续着神化了的西湖。有一天,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大人们嘴上的说西湖,如何如何的景致,怎样怎样的好看?还说得有鼻子有眼,听得那些天真的小孩,不得不信。但大人们说不出游西湖的细节和心情,由于西湖离当时的物质条件与生活品味太遥远了。不是隔着山,隔着水,山高路长吗?而真正出过远门,见过世面,游过西湖的人少至甚少,一个村庄也找不出几个来。   西湖,位于杭州,古称“钱塘湖”,又名“西子湖”,声名远扬。相传很久以前,天上的玉龙和金凤在银河边上的仙岛上找到了一块白玉,他们琢磨了很多年成了明珠,但这颗宝珠被王母娘娘发现了,娘娘将把宝珠抢走,玉龙金凤赶去索珠,王母不肯,便就发生了争抢,王母的手一松,明珠就降落到凡间变成了西湖,玉龙金凤也随之下凡了,化成玉龙山(玉皇山)和凤凰山,守护着西湖。   在人们的印象中,西湖深厚的人文底蕴,与自然景色相融合,协调一致,相互映衬,相得益彰。并带着神化的味道,构成了“人湖”和谐的基本元素。根据史书记载:远在秦朝时,西湖还是一个和钱塘江相连的海湾。耸峙在西湖南北的吴山和宝石山,是当时环抱着这个小海湾的两个岬角。后来由于潮汐冲击,泥沙在两个岬角淤积起来,逐渐变成沙洲。此后日积月累,沙洲不断向东、南、北三个方向扩展,终于把吴山和宝石山的沙洲连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冲积平原,把海湾和钱塘江分隔开来,原来的海湾成了一个内湖,西湖由此而诞生了。   略知西湖的人都知道,西湖本来就很柔美。那里有,成为相隔水域的“一山”叫孤山;那里有,隔湖相望的“二塔”,夕照山的雷峰塔与宝石山的保俶塔,相映成趣;那里有,带有传奇彩色命名的“三堤”,苏堤、白堤和杨公堤;那里有,按面积大小排列的“五湖”,湖中被孤山、白堤、苏堤、杨公堤分隔,分别为外西湖、西里湖、北里湖、小南湖及岳湖五片水面。透过苏堤、白堤,越过湖面,放眼里去,还有三个小岛。即:小瀛洲、湖心亭、阮公墩,鼎立于外西湖的湖心。此外,那里还有“三奇”,一奇孤山不孤:皇帝在西湖游玩时住在这座山,便为它取名为孤山,可是孤山并不孤独,它四周有山水的陪伴,却又被称为“孤山”,所以被誉为是“西湖三绝”之一;二奇断桥不断:每至冬日下雪时,断桥上残留着积雪,远远望去就仿佛断了一般,人们便称那是“断桥”;三奇长桥不长:传说梁山伯与祝英台,两人在桥上送别,依依不舍,来回送了十八次,一条本来50多米的桥两人走了一天所以称之为“长桥”。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是北宋诗人苏轼对西湖的评价。相对西湖而言,带着游西湖的热情,总觉得有一种说不清、理不乱、看不透的朦胧感。也许朦朦胧胧才是真,也许是一种距离产生的美。对西湖的情愫,牵动着我的思绪,却把燃烧的岁月早已融入我的心中,我从小就是听着大人们说西湖长大的。有关西湖的记忆,总有一些难忘的时光碎片,压缩成一寸美好的光阴,尽显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的时代。那是带着小时代,播下梦幻的种子;那是渡过大时代,点燃希望的火炬;那是走进新时代,收获驿动的心。   我从小到大,从梦幻到希望,再从希望到收获,仿佛一切的一切,慢慢变老,都成了神秘的化身。于是,多了大彻大悟的感受,少了现实立场的姿态。犹如一粒种子,在希望中发芽,收获了经过的事已随风而去,驿动的心已渐渐平息。虽然,美丽的西湖离我小时候有些遥远,曾经也有过迷惘,但总能梦启想西湖的航程,忆起说西湖的听觉,吸引看西湖的视觉,把所思的、所闻的、所见的变化,紧密联系一起,见证了西湖与我生活的距离,这是一种妙不可言的心情。   拔开云雾见真神。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应征入伍的前一年,我头脑一热,不知哪根神经嘣哒跳出来,便从家乡路桥出发,寻觅民间传说的天堂而去,登上了远去的汽车,来到梦中的杭州西湖。途中,先后经过黄岩大桥、临海大桥、钱塘江大桥,一路颠簸,翻山越岭,整整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班车,终于抵达杭州武林门长途汽车站。并转乘没几站电车至湖滨,第一次与西湖约会,亲密接触。当时,钱塘江大桥是我第一次见过最长、最雄伟的大桥,还有手持钢枪的解放军战士,正在大桥上执勤站岗。想当年,小学生们都知道,蔡永祥烈士就是舍身护桥,献出了年仅十八岁的宝贵生命。   然而,六和塔下的钱塘江大桥,既是南下陆上交通运输线的枢纽,又是进入西湖的门户。若要身临其境游西湖,必须通过钱云南专业的癫痫医院塘江大桥,否则,只能隔江望西湖,故对钱塘江大桥的印记特别深刻。那时候,西湖还不是一个开放式公园,市区道路车辆畅通,景点游客不多。除了湖滨路一带看看圈外的风景,偶尔停下行色匆匆步履,粗略看下沿途的西湖,但对“一株杨柳一株桃”不感兴趣,体悟不到桃红的芬芳,柳绿的婀娜。在乡下农村,门前屋后、河岸、山丘,杨柳树、桃树多得去了,随处可见,并不细罕。而像三潭印月、苏堤、花港观鱼等圈内景点,想进去都得掏钱买门票。   有人说,西湖风景是烟雨江南最具代表性的缩影。当细雨落在湖水里,仿佛像一缕缕白色朦胧的烟雾,又似联片数不清的银丝线,连接着天空和湖面,渲染出绚丽的色彩。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宛如谁在欢唱伴舞,暗合了多种元素,正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可是,也有人说,西湖之美,美在夜景。当夜色袭来,倘若漫步湖边,从天到地,把整个西湖装点得灯的海洋,光的世界,雪白明月悬挂在夜空,天上有个月亮,水中也有个月亮,月亮走我也走,这才是想象中的奇思妙境,天文、地理、人文、湖韵,皆所谓“天地人湖”,充满和谐的美好愿望……   这一次,走马观花游西湖后,我转身就去逛“天堂”(指杭州最大的解放路百货商场)。那个年代,计划经济还没有完全“寿终正寝”,市场商品供应不足,连街上买个包子都得使用粮票。而在“解百”,一些紧俏商品用券与不用券两种价格,顾客即便是没有购物券也能买到,于是“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呢解百”就成了许多人心目中的购物“天堂”。面对一应俱全,琳琅满目的商品,看着看着,看得我心里痒痒的,购物欲望暗流涌动。我豁出去了,总算下了人生第一笔最大的单子,花销80多元钱买了一块手表。手表的背面,刻有二个园圈,内圈里有“钻石二字及钻石标志”,外圈里有“152、全钢、防震、上海手表四厂”字样,至今仍保留着,记忆今生。   尽管三四十年前购买的手表,跳动着“嘀嗒、嘀嗒”相同的音符,但分分秒秒走过的不是住事,更不是购表的时间,却是现在的北京时间,充满朝气奋发。就像留给我的西湖记忆,不是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过去的往事情愁,而是朦朦胧胧才是真的现实画面和微妙的感受。那年“五一”期间,旅行社里打出了98元一日游的广告,称游西湖苏堤、太子湾公园赏花,我便动了心,再次相约西湖。这时,离苏堤仅几百米的太子湾公园,几千株樱花和二三百个品种的郁金香,竞相绽放,开得甚欢,醉人心脾。   花的鲜艳,感染着西湖的神韵。无论在太子湾也好,还是在苏堤、花港观鱼等景点也罢,到处人头攒动,拥挤不堪,甚至连解手、吃饭都得排长队等候。并布设了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由大学生青年志愿者组成的“武汉儿童羊角风哪家医院治疗好文明劝导队”,戒备森严,提醒游人遵守公共秩序、爱护花草、不要乱扔垃圾等等。而此时的西湖,管理上发生了根本性的巨变,取消了门票制度,实现了从封闭式到开放式公园的转变……   起风了,风从湖上拂来,湖面皱起了眉头,湖水轻轻地舔着岸堤。也许西湖确实变老了,承受不了如此人流车流的拥堵,照此下去,能不令人产生一丝丝浮躁,影响看西湖的心情吗?这就倒逼出另一种形式的西湖记忆,警示着立足西湖、面向未来、珍视自然分量的厚重和美感,让西湖焕发青春活力、永葆天堂本色。   共 33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