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丹枫】菲利普岛的企鹅(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现代言情

人们都知道,澳洲大陆最有名的动物是袋鼠和考拉,然而,那里有一种小动物,却深深地感动着我,让我长久牵挂,至今不能释怀。

墨尔本东南有一个菲利普岛,岛上栖息着一种体态娇小的企鹅。这种企鹅大约高30多厘米,胸脯呈白色,头部和背部呈黑色或深灰色。它们在靠近海滩的沙地里,在灌木或草丛下掘洞穴居,成双成对,相濡以沫,恩爱异常。据说雌企鹅不仅要生儿育女,还要负责下海捕取全家所需食物,它天天要往返海中数十里。而雄企鹅则负责看守家园,孵卵和照看小企鹅。这些可爱的小天使,生存环境十分险恶。它们处在海洋食物链末端,一旦下海,随时可能遭到大鱼、海狮、海豹等天敌攻击,毫无自我保护能力。由于下海觅食风险极大,每次都可能是有去无回,因此每天早上出海,就是一次生离死别,充满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每天傍晚,留守巢内的企鹅,都要走出巢外,站在洞口或沙丘上,望穿秋水,翘首期盼远行者能平安归来。

黄昏时分,游客们轻轻走过一大片高低不平的荒芜的沙地,前往海滩看企鹅归巢。荒沙地上建有距地面不到一米高的栈道,栈道两边,就是企鹅栖息的家园。从栈道望去,随处可见走出巢口的企鹅,它们朝着海的方向,焦急地张望、徘徊,惴惴地守候着,等待着。有些性急的,已经摇摇摆摆地朝海滩走去,希望早一点迎接到自家的夜归人。

大约晚上八时左右,在晚霞的余晖中,几只企鹅最先从海浪里钻出来,抖一抖身上的海水,定一定神,然后晃晃悠悠地走过海滩,向沙地走来。接着又有几只被海浪推上海滩,再后来,越来越多的企鹅陆陆续续从海浪里钻出来。它们挺着大肚子,迈着沉重的步子,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左摇右摆地走过海滩,走向沙坡,走向自己的家园。

这时,最为感人的一幕出现了。当雄企鹅在半道上看到归来的妻子,雌企鹅看到来迎接自己的丈夫时,双方欢叫着,加快步伐迎了上去。有的摩肩擦嘴,耳鬓厮磨,喜不自胜;有的张开那羽毛少而短的翅膀,相互拥抱,拍拍打打,叽叽喳喳,纵情欢乐。高兴激动一番之后,夫妻双双相偕而行,欢天喜地把家还。这激动人心的场景,这生死相依的至情,让我们这些以感情丰富自诩的人类艳羡不已,也感叹不已。据说雌企鹅归巢后,会吐出腹中的小鱼,让小宝宝和丈夫享用一顿丰盛的美餐。

夜阑人静了,海岸边已无企鹅上岸,人们陆续从海滩回返。通过栈道时,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还有一些可怜的企鹅,在通向海边的路上,在草丛旁,在巢门口,依然张望着,守候着。它们望尽千只同伴,却始终不见自己的亲人,从满怀期望到失望,继而转为绝望了。在萧瑟的海风中,呜咽的海涛声里,它们肝肠寸断。人们看不清它们的脸,但知道它们眼里在流泪,心里在流血。它们偶尔发出凄凉、哀婉的悲鸣,这叫声,在海滩的夜空黯然地飘着,融入凉凉的夜风里。

在返回墨尔本的路上,凝望着车窗外清冷的月光,小企鹅那哀婉的鸣叫声,在我耳边经久不绝……

哈尔滨哪里有治癫痫病更好的医院?如何治疗癫痫病效果好江苏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