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墨海】微生微物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你可以逃离人世,却无法逃离人生;可以选择寂寞,但难以一世孤独。”嘟嘟拿着手机,在微信朋友圈看到这句话,很有感觉,把金色的6plus举过头顶,来个剪刀手,“咔嚓”自拍,发博。   期待随着悦耳的音乐响起,她抓起手机,划开屏保,绿色的微信头像上出现一个醒目的红色“1”字。嘟嘟想,谁啊,神了,简直同步男神啊。死党阿来给了个赞,说了句:作死啊,快来,我收了。嘟嘟回了个嘿嘿的表情,心里浮出阿来的残忍相。她就是胖,衣服都绷累了。   “快乐的胖子”嘟嘟每天都这样喊叫阿来,阿来也习惯了,遇见竹竿样的嘟嘟,除了羡慕嫉妒恨就会伸长舌头刮二两肉。吓得嘟嘟撒腿就跑,阿来则掂着肚子,笑的白色的赘肉扑棱棱地跳。   悦耳的“噗噗”像跳进池塘的青蛙,接连不断闪现。嘟嘟心里有了满足感,自豪地挺了挺小乳房。打开,点赞的接连不断,熟悉的不熟悉的头像爬满了屏幕,嘟嘟小小的自尊心瞬间爆棚,生活多美好啊。趴在床上,玩着手机,看着无数的粉丝因为她的一句话而雀跃,瞬间,嘟嘟找回了感觉,从普通人上升到了明星。她心里算计我要找到第三十三个,说完,查找到第三十三个头像,头像是南非总统曼德拉。感觉亲切,聊了起来。   “你好”她突突地发了两个字,期待着对方回应。五四三二一,五秒,没有反应,嘟嘟“哼”地努了努鼻子,你敢放本公主鸽子,大胆。正说着,对方发出个笑脸,嘟嘟狠狠地傻笑,怪对方反应迟钝。接着敲出“在吗?”   “嗯”曼德拉回应。   “我脑抽啊,不在,是鬼回的话。”说完,嘟嘟朝自己粉嫩的脸上轻扇两下。感觉对方很man,话不多,很有味道。   过了片刻,一片悦耳的音乐掩盖了不适,嘟嘟又开始关注下一个点缀者,后边的评语层层叠加,越积越厚。嘟嘟大致瞄了几眼,没有什么新货色,心也淡了。   “????”曼德拉又闪出一堆问号,她还没来及回复,后边随了句:你小学生呀!脑残妹,加我不说话,有病,欠操不是。   嘟嘟气的脸都变色了,喊叫着变态,“呼”地把手机扔了出去,金色的手机碰到红木地板,“嘣”地弹起又落下。   嘟嘟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摔手机了,从苹果4到5到6plus,还好,品质好,耐摔。妈妈常说:幸亏是手机,要是男人早让你摔丢了。为此,至今,嘟嘟依然单身。   嘟嘟的生活单一但不单调,简洁但不简单。清晨,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刷朋友圈,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好笑的,先闹个肚子疼。上班路上,公车上,她是典型的低头族,每天看手机的时间要远超看人的时间,有时候她想要是人都在手机上多好,路也宽了,车也少了,空气不就好了……   工作中,电脑前一爬一天,再挤出时间网上购物,日子烦乱而紧张。就餐中,她和同事抢着自拍,发朋友圈。周围此起彼伏的音乐声让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安全感。晚上,夜生活也是自拍的好场所,微信、陌陌上传满了她翘首弄姿的自拍和视频。她的粉丝也逐渐突破了百、千、万。感觉,自己成了万众瞩目的明星,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受到万人关注,她喜欢这种虚无缥缈的充实感,没有这,生活寡淡无味。   活着,很幸福;当个女人,很累很幸福;当个单身女人,很寂寞很累很幸福;当个白领单身女人,很索很寂寞很累很幸福。   有时候,她发疯,歇斯底里地发泄;醒来,面对野兽一样的城市,真的勇士要敢于面对丛林,她给自己打气。城市里活了十几年,来时的青春没留下印记,未来也虚无缥缈。活着,只是活着,或者在活着。   城市让人无奈,也留下幸福。她打小在农村长大,十九岁前到过最大的地方就是小镇。那时,小镇就是她理想中的乌托邦,那里有五个炕宽的马路,二棵梧桐树高的楼房,堆积如山的商品,蚂蚁样簇拥的人群。数不尽的好吃的、好玩的构成了她少女时代最浪漫的色彩,夜里,她望着对面黑黢黢的山,仰望星空,银白的星星缀在深蓝色的天空上像夏天河水中闪耀的光斑。她眨巴眼睛,枕梦入睡,梦境里都是集会上膨胀的热闹。高考落榜,离开乡村来到炫目的大城市。路宽的有五个炕长,脖子都抬累了也没数清几层,更可怕的是城里的男人娘泡,女人像云片样白的透亮透明。凭借着她无敌的青春,细葱样拔高的身段进入写字楼,正儿八经地做了文员,吹着冷风,坐着电梯,俯瞰城市,高低错落的楼宇间交织着闪光的路和路上泡沫样翻动的人群。她学会了化妆,懂得了穿衣打扮,说话嗲嗲的,有了时尚的城市范,就像一滴油融进水中。   城市是沃土,会长草、长庄稼,也会饿死植物。她心在城里飘着,扎不下根;家乡渐行渐远,成了梦里的幻境,回去,回不去了。最近公司要和外商签订合同,连续半个多月的加班让她快崩溃了,朋友圈里炫吃喝、炫购物、炫游玩,折磨着她脆弱的神经,拉长了黑色的仇恨,好个羡慕嫉妒恨啊!累死、吃死、胖死……   “哼”她撅着嘴,心里诅咒着上班如上坟,附带着问候了老板十八代祖宗。老板是个胖子,精光贼眼,很会算计,时不时地突然闪现在你身后,看你是工作呢?还是玩手机或上网。庞老板傍着政府的大腿,在外贸局劳局长的斡旋下捞到一块肥肉。但要吃下去却不容易,外商对合同和标书要求非常苛刻。这不,庞老板要求员工进入二级战备状态,剩下的都要让道,除非爹死娘嫁人,即便死也要缓缓。   “合同就是收入,就是钱,有了钱我就可以给你们发工资,你们才能孝敬老人。不孝有三,没钱为大。”说着,庞老板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浑浊的茶水,接着说:“想想,没钱赡养家人,即便整日价的守在身边,老人看着着急、老婆(丈夫)看着煎熬、孩子看了恓惶,你说你活着顶个屁啊。屁放出去还有声响,你说你穷成这,好意思活吗?”   庞老板的高谈阔论像阵阴云,黑压压地罩在大家头顶。原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渐渐舒缓归于平静。   “不想加班的可以走,我庞某人不拦着;加班的合同签订后,一律发红包。”庞老板清了清嗓子,义正言辞地说。   嘟嘟心里嘟囔几句,顺大流地低下头,手指在掌心画着圆圈无声地接受。庞老板面露喜色,满意地扫视了众生相,转身离去。   半个月的加班生活破坏了她所有的美好心情,将沮丧从深埋的地底逼了出来,她简直要疯了。老板的伍佰元红包也不能缓和她受伤的心灵,想死的心都有。她觉得自己像根被挤压到底的弹簧随时都有迸发的可能。生活是根弦,能弹奏出美妙的乐章,她的弦绷的过紧,能杀人。   “逃离,逃离,我要离开这个压抑憋屈的城市,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她吟唱着沧桑凄凉的歌曲,想躲在影子中逃离生活。   电话、铃声、音乐,这些手不离身的交流一夜间成了她最大的敌人。打开WIFI,微信好友圈那省略号般的符号和发现上98的红色数字烫红了她敏感的神经,QQ上闪烁的头像看着让人恶心。烦,真烦!   五天后,嘟嘟已经走在去往异乡的路上。路上,新鲜的地域和无边无际的风景风筝样扯着她活泼鲜活的目光。深吸一口气,大片大片的白云棉花糖样堆积在纯蓝墨水样浅浅的天空上。初秋,阳光暖暖的不伤人,空旷的天地瞬间把嘟嘟石化,远处雪白的山峰映着硬朗的阳光钻石样闪着光斑,突然间让她想起了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故事基调有点沉重不适合放松心情却让她沉迷。嘟嘟是个文艺女青年,有稳定的工作,收入不错,生活很闲适带点中产阶级的小资情调。下班后,她会习惯性地在大商场闲转,淘点货,然后陪着闺蜜到瑜伽馆健身,听着轻松舒畅的音乐,来场青春的汗水节,青春靓丽的外表和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总引得旁人垂涎三尺。周末,去夜店狂欢,伴着动感强劲的音乐,一杯杯或红或蓝的酒水下肚,嘟嘟美艳如花艳遇不断。或者,到都市古巷深处的茶秀或清修院里修行,静观五心,聆听天籁,让人透心的疏散。   嘟嘟最爱的还是旅行,远足可以摆脱眼前熟悉的生活:或喧闹或清净。背着行囊,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行走,和天地融为一体,真正的回归自然,回归自我。就像《圣经》上说的:尘归尘,土归土。这时,嘟嘟正躺在绿色的土地上,心脏舒爽地呼吸着,她能听到大地轻深处轻微的颤抖。绿色的大地的颜料染了她满身,但她喜欢,喜欢这些青草味弥漫周身,深入骨髓。她偷偷地咀嚼着,草茎断裂的汁液涩涩的,让人想哭。她舒展开细长的四肢,尽情地翻滚孩童样快乐。她想象自己是卷轴,正在收纳这无垠的绿色,好带回家挂在房中日日欣赏。   远望,有闪着钻石光斑的雪域峰顶;山下,潺潺的溪流冰清玉洁,默默而行;山脊处,点点黑芝麻样的牦牛悠闲地吃着草,一顶白底黑色图案的帐篷是牧人晚归的居所。近处的水清澈动人,映着那硬朗的山峰和蓝天白云和嘟嘟美丽较好的面容。逃离城市,她心情舒坦,止不住双手圈成喇叭状大声呼喊,“哎呦呦,哎呦呦……”的声音波浪样远远地散去,白杨树上的鸟受了惊吓扑棱棱地飞起,牦牛抬抬头,看看又低头默默吃草。   嘟嘟是自由行,属于强驴级。慢慢走,能看的更真、更透。五天来,都市里雪花白的嘟嘟成了小铜人,嘴唇干裂,脚底板疼,但心舒服,不累。几日来,她最初还在朋友圈上传旅游心得和图片,好评如潮,点赞过千。久了,手累心也累。   最讨厌的是单位同事的电话,一通电话不是索要资料就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很会破坏心情的。路上,她会经常选用飞行模式,屏蔽所有信号。手机成了手上的游戏机,心情也舒展了不少。可连通信号后,呼啦啦的工作邮件又让人头痛,不看忍不住,看了留不下好心情。   第六天,满身疲惫的嘟嘟来到涪江边,选择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小客栈。近年来,精明的老板都在客栈连接上了无线WIFI,客房也有电视、电脑,把都市搬了进来。嘟嘟走了几家,里边大同小异,充满了年轻人叽叽喳喳的喧闹和旺盛的精力,嘟嘟看着就不想住。沿着江边漫步,江风软软的夹着潮潮的湿气让她想起了江南“江南无限尽轻愁,揉化绿意,碾碎相思,渡金波烟雨,横塘池揽,忆几分吴侬软语……”   小客栈不起眼,埋在灯火辉煌的江之边缘。主人也不起眼,和搭建的二层小竹楼一样,充满沧桑。竹楼里没有现代设备,甚至没有电,嘟嘟是误打误撞碰见这个客栈的。客栈也没有招牌,孤零零地立着。天黑了,嘟嘟也走累了,问主人:“留宿否?”主人仙风道骨,长须过胸,眼皮轻启道:“我乃修行者,居处多为出家清修之人,无光无影取自然之天趣。若喜即留”。说完,瞌上双眼闭目养神。   嘟嘟应了声好便携带行李上了二楼。楼内没电却通亮,四廊通阔,天顶透光,一轮圆月,满把清辉,照出了一个朗朗乾坤。席地而卧,望着满天星斗,风从耳边自由穿过,通身的舒服无法言说。深夜,枕着清流,观望着江中的渔火,嘟嘟感觉自己成了江中巡游的鱼。   白天,客栈周围草木葳蕤,居所偏僻,能看到远处大客栈人头攒动却少有吵闹喧哗之音。饮食清淡,取粗食杂粮和时鲜蔬菜食用,没有腥荤。这里修行之人居多,日出而静,日落而食,食之甚少,丰俭由己。客人所有用资,主人在屋外楼下设一自筹箱,主随客便,多寡不记。嘟嘟用不了半天就摸清了全部门道,手机没电了,平板也黑了,正好像《杀死网络》中讲的脱离都市,回归原生态。   没有喧嚣,没有吵闹,仅有的几个人也各自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甚至什么都不做,默默地发呆。嘟嘟透过走廊能看到隔壁阳台上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她穿身宽松的土灰色棉质大褂,长发飘飘,闭目养神,趺坐打禅,安静祥和。嘟嘟从她身上体会到一种久违的感动,无欲无求,淡然处之。她身静心安,动作娴熟而自然,透着处子的坚贞。嘟嘟身处闹市,人人都为生计谋,来不得半点歇息。嘟嘟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她浑然不觉,依然故我。半个小时后,打禅结束,她侧过身看到看着她的嘟嘟,手指轻挥邀请她过去。嘟嘟高兴地走了过去,端坐在对面。女人保养的很好,体形略微发胖,但腰身修长端直弥补了缺陷;皮肤略微发暗呈小麦色但充满光泽,很健康。女人说她姓杜,是位老师。世界很大想出来看看,就带着十几年的积蓄在天地间游荡。有幸来到这里,感觉山清水秀,清静有为就在这里住几天。嘟嘟也讲了自己的生活,身处都市整天紧张而烦乱,神经绷得紧紧的,头都疼死了。趁着休假出来透透气。她们的想法不谋而合,都为生活所迫羡慕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却又不得不生存在杂乱无章的都市里。   中午的进食时间,杜老师只吃很少的食物,嘟嘟惊奇地问道,你不饿吗?杜老师嘿嘿一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习惯了,养生之道在于空”说完,瞌上双眼,闭目养神。嘟嘟知趣地回到房间,看着默默流动的江水,听着楼下秋虫的低鸣,感觉进入了玄空的自由境地。   没有电话,没有网络,好像远离了人间。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嘟嘟的生物钟一时间调整不过来,夜里会失眠,但醒着也幸福,天空布满玻璃渣样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很是动人。江边的风带着鱼腥味吹来,冷冷的却很舒服。嘟嘟喜欢这种安静的生活,和自然融为一体,回归本真,烦心事随水飘走。   一天、二天、三天,每天重复着一样的日子,时间和空间仿佛停滞。嘟嘟心静了,却又开始怀想复杂多变的都市生活,那里虽然烦乱枯燥,但每天有新鲜的人和事,有让人冲动和后悔的想法。这里,静如止水,慵懒却没有动力,安静却让人沉沦。爱好热闹的嘟嘟没有几天就感到烦乱,她想回到那种每天发微信,刷屏,点赞好友的生活,想关注那些搞笑的视频和垂涎的美食。   生活原本就是自己的选择,去留随己。嘟嘟往自筹箱里放了足够的生活费,看到主人依然道骨仙风,品着茗茶,谈天说地,相视而笑。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更好癫痫病常见的病因有哪些症状郑州治疗癫痫有哪些专业的医院甘肃最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