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槐花香 情意深(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诗

一、槐花树下缝鸳鸯被

风儿轻轻,槐花儿香香,五月,好个艳阳天。

临近中午,劳作的人儿有些疲惫,树叶儿也好似恹恹欲睡,沙啦啦的声音,好似在梦池旁发出的甜蜜的酣声,槐花儿好似顽皮的孩童在荡着秋千,一下一下地将自己直往蓝天白云里荡着。

几只蝴蝶儿不知疲倦地在树下翩跹着,久久不肯飞去,缠绵悱恻的样子着实让人艳羡不已。水岸风光旖旎,荷开映红,荷风习习,红蜻蜓旋舞,也有立在荷花的花骨朵上,那枝荷就摇呀摇的好个娟丽。

我坐在水岸边,槐树下,一针针,一线线,缝我们的鸳鸯被,被面上粉荷夭夭,碧波轻漾,最是那紫鸳鸯双双对对在水中嘻戏,你追着我,我追着你,互相理着对方的羽毛。好不惬意呀。

槐花儿穿过正午的阳光滑过我的双肩印在被子上,一串串素丽花儿的清香在摇摆着,蝴蝶儿就一次次在那银暗的影子里飞来飞去。是否在疑心这是开在树下的花儿呢,那般不顾一切地来寻觅着芳华。

我边缝着被子边与鸣儿说着话,鸣儿就帮我引针线,无遮无揽地开怀说笑着,一会天上一会地上,上五百年,下五百年,都是些欲爱不能的爱情经典。一会粱山伯,一会朱丽叶,感叹着有爱而不能相守的苦痛,珍惜着我们的情意绵绵。

我忙禄着,恰好一阵风儿路过,呼呼的一片片槐花儿飘落下来,满了裙角,满了头发肩上,鸣儿边将那花瓣拾下,边亲昵地说:“玉儿,你莫非是花仙子变的吗?这样的美,这样的勤劳与快乐,又这样的善良?”

“嘻嘻,是吗?我很美吗?很勤劳呀?我就这么好吗?知道为什么吗?”笑着,我将针线轻轻咬断,又重启一行来缝。

鸣就笑问:“是呀,很想知道呢?好知道你的出处,下辈子也好早早等你出现的路口呀。哈哈。”

鸣儿边笑着边将我的一缕头发捋到脑后。

“美,那是因为在你眼里,别忘了有句话说什么来着?情人眼里嘛。呵呵……勤劳,也是因为你,因为爱你,所以很想为你多做些事儿呗,嘻嘻。那么快乐呢,就不用回答了吧,有你有你的爱,还能不快乐吗?”

阳光下树影里,一双人儿也似一对鸳鸯鸟儿,在满是花瓣的鸳鸯被边上欢笑着忙禄着,此景也许只有天上有,此情也许难相遇,然而却在我们平常的日子里反复出现着。真的是此生此情再无所求?

会有来生吗?还会再相遇吗?我不信有来生,但我会珍惜此生此情此等恩爱,足矣,足矣。我心里想着。

我知道,我很平常,很平白,在人群中,在红尘里,会被淹没会被遗忘,没人会在意有个我,没人会记住有个我。而我在鸣的眼里却是那样美那般好那样的与众不同。

突然就想起一句俗了又俗的话:千人嫌万人嫌,一人不嫌迎上天。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女人,你在别人眼里怎样也许还不算重要,可你在你爱人的眼里很重要,他宠你爱你在乎你赞美你,那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呀。

你会被爱包围着,你会暖暖的,心里甜甜的,幸福满得可以溢出来了,还能不快乐吗?还能不心满意足吗?

于是每天都快乐着,微笑着,心里蜜蜜的,那小模样能不美丽吗?那心情能不愉悦吗?就似一朵槐花儿呢,盛开着,娇羞的吐着清芳。

此刻阳光真好,鸟鸣花开,身上暖洋洋的,鸣从屋里端出杯水来:“别光顾着忙,喝上口再忙?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呀?不行,也别缝了,算我的好了,我可是也会缝被子的。”

“哈哈,千万别,什么都由你来干,那我呢?我岂不是要下岗?”

“咋会呀,你永远都不会下岗的。知道不,有一个职位可是非你莫属呢。”

“那是什么职位呢?说来听听,好似话里有话呀?”

“做我老婆呀,这职位永远都是你的呢?谁也顶不去的哦,因为吧,就因为,我只爱你一个。谁也不爱,所以谁也抢不去这职位。”

“哈哈,我一猜你就说不出好话来的,谁稀罕给你做老婆,我才不愿意呢。”

“真的不愿意吗?”

“嗯,就不愿意。”

“那为什么婚礼上问你:‘玉儿,你愿意嫁给鸣儿吗?’你说:我愿意呀。”

“哈哈,后悔了,我想说不愿意来着,一激动给说错了。”

“那现在就让老槐树问你一下吧:玉儿,你愿意嫁给鸣儿吗?无论他穷他富,他有病没病……”

我一下就来捂住鸣儿的嘴,回了句:“别再胡说了,俺愿意,愿意。”

蝴蝶儿飞飞,花瓣儿飘飘,在爱人的怀里甜美着幸福着。这样好的老公哪里才得相遇,这样恩爱的一对哪里才得相牵?

很快饭香飘起,很快锅碗瓢盆合奏的音乐响起,就要吃饭了呢,仿佛间我一针针将爱缝进鸳鸯被里,一线线将情绵进鸳鸯被中,那线儿好似伊,那针儿好似君,穿针引线无限情,此生此世永相随。

好好珍惜我们当下的拥有,就那么平静地相识,就那么平淡地相守,没什么波折,却将爱日渐递进。

午阳好暖,鸳鸯被好柔,好暖。缝好鸳鸯被,待梦同温,与爱相随,日子好美,平白简单,安暖舒怀。昼昼夜夜,夜夜昼昼,好梦一帘,与君同共,幸福万万年。

二、槐花饭,家的味

那一串串的花儿,总觉得似仙子样,剔透小巧。在阳光下温暖,散淡甜香。

风儿可是你的翅膀,飞去海角天涯了吗?一串串铃儿似的摇响了谁的思念?那思念里可也有份甜香?缕缕的炊烟袅袅在红瓦屋顶哦,在那里有我最美丽的烟火味道,那是一种什么味道呢?

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五月,槐花盛开的季节,风儿柔了,雨儿暖了,连花儿也艳起来,红肥绿瘦,眼前的池塘里,碧波荡漾小荷初露尖尖角,红色蜻蜓早早立在嫩荷上。

午睡,不舍得睡,就跟在哥哥们身后,拎篮持勾,去路旁,去槐林,掂起脚尖尖儿,仰着头,看得眼都花了呢。就把个少年的天空看成了花的海洋,雪花飞舞似的,那一串串槐花儿在枝头翻转着,一个跳水的花样动作,慢慢落在地上,也有刚好落进竹篮子里的。还有的恰恰落在我的头上,或哥哥们的头上,欢呼沸扬,童心好似开锅的水儿,扬着水花,无拘无束地在自由飞翔,喧哗着,喊叫着,活跃着,似飞出笼儿的鸟,把个蓝天白云搅得烂醉。

一个个都将篮儿装满满的,一篮子的槐花呀,要多美就有多美,要多醉就有多醉呢,一起坐在槐荫里,摘着花花,说呀笑呀,看着日头,哦,天不早了,赶紧回家吧,下午还要上学呢。

一个个又欢蹦乱跳地各自奔回家,草草吃上点饭就往学校里赶,来到学校,看着校园里的槐树,别样的滋味,不会轻易去摘枝头的花,也不会随意爬到树上,这可是校园里的槐树呀,所有师生都爱惜着,喜欢着呢。这可是一棵宝树吗?

也没有谁这样说过,也没有谁要求什么,只因为这树长在校园里,只因这树属于校园的,这独有的风景谁也不忍心破坏掉,谁都小心翼翼的爱护着,守护着。

晚风习习时,我同小伙伴们在校园里小河旁读书背课文,一句高一句底地大声朗读,也有的就爬在草地上写作业,槐花在风里依旧摇曳着,似单纯的小孩子,在树上荡着秋千。 随风摇曳的还有野花,最是那一片麦田秀美的似江南的女儿,好似就要初嫁了似的,青青的,盈盈的,在槐香里飘醉着苗儿的清香。

夕阳西下,缕缕炊烟在夕阳里染上了红晕,在蓝天下红瓦屋顶上袅袅升腾,中午的槐花此刻已经在锅里飘香了,那是妈妈蒸的槐花饭呀,想一想就甜得只流口水。

等到围在饭桌旁,爸爸妈妈哥哥一起吃着那槐花饭,那香甜的味道,是什么呢? 那就是家的味道,暖暖的,甜甜的,温馨,恬静,亲切。

三、槐花香处唤妮妮

槐花儿盛开,似一串串雪挂,雪白剔透;似一串串风铃,翠玉铃铃地在风中摇摆。

我总喜欢摘上几串槐花儿,舍不得吃,又情不自禁地去用舌尖不断舔舐着,甜丝丝的,香香的呀,引诱着我的思绪在槐园深处飞翔。

于是,提上篮子,散一头长发在风里飞扬,穿红衫着红裙,圾白色平底鞋子,带一空瓶,几块碎饼干,还有一阿牧,一只牧羊犬,就什么也不顾地往槐园深处飞去。

听说了呀,草姑当然是长在草丛里,就往草深处去找,我总是没有阿牧的动作快,每次都是我还没到处,阿牧却先我到了,好似鸣锣开道似的,呼啦啦,惊起飞鸟,有不甘心的几只,就飞上高高的树枝,回头冲着我喳喳叫呀叫,好似问:干嘛去呀?不要带阿牧,好不好呢,吓死我了,好害怕哦,喳喳——喳——

嘻嘻,看把你们吓得,小样吧,脸儿都黄了呢,阿牧就歪头看我笑着:不是吓的呀,它们是黄雀,一生来就脸黄儿,不关我事儿的,旺旺——旺——

我就笑一笑,冲着鸟儿们飞去一个吻:好了啦,别怕,别怕,该怎么歌唱,就怎么歌唱好了。嘻嘻。

看蝴蝶最美了,无忧无虑地在槐花深处飞呀飞,好似在恋爱呢,一只前面飞,一只后面追,阿牧见了,有些嫉妒,向着蝴蝶们又叫又嚷。我冲着阿牧:嘘——不带这样的,棒打鸳鸯吗?不许,绝对不可以滴,哈哈——

我说完就又想笑,蝴蝶儿好似听懂了我的话语,就来吻我的脸儿,顿时脸儿羞羞,红晕似霞映秋江,艳若丹,美似西子吧,嘻嘻,自恋狂,还有这么自夸的呀。

可又咋不是呢,为何这样美丽呢,悄悄的告诉你吧:因为爱情,因为亲情,在家时父母宠着我,嫁到他家里,就是他宠我爱我了。哈哈。 笑着跑着,很快就来到了草地,茵茵草绿,凄凄连绵,周围浅滩水湄,不远处有小溪环绕,小鸟叫得更脆,小花儿开得更美,我摘几片叶子,吃在嘴里,好香呀,这是爸爸叫我的呢,这可不是一般的草,这是药材,吃了防蚊咬,还有强脾健胃,防感冒养颜美容……

突然就想念起爸爸来了,想起小时候不肯喝药时,爸爸就会哄我答应买娃娃买好多玩具给我,不用说了,爸爸可是一直拿我当宝,宠着疼着眼珠儿一样呢。

说来,可是好久没见爸爸了呀,就那么忙吗?说好来看我的呀,咋还没来呢?

于是掏出爸爸上次来买给的小镜子,在槐花间晃呀晃,亮亮的,把太阳引下来了吗?槐花儿也通透地闪亮起来,串串玉贝,玲珑剔透,娇小可人,清纯散淡,散发着玉色光芒。

忽然间就听到槐园深处,一个声音传来:妮——妮——在吗?哪里?哪里?妮——

啊,爸爸,是爸爸,在杂乱的声音里,在喧嚣的尘世间,我一下就能辩别出的呀,这是爸爸的声音,是爸爸在唤着我的乳名,也只有爸爸才这样唤我,温暖,亲切,关怀,无微不至。

我在这儿,在这儿,爸爸,爸爸——

那么一片槐园都在回应着我和爸爸的声音,爸爸叫我的声音就在槐花间跳跃,被鸟儿学了去呢,几只鸟儿也围着我直叫:都多大了呀,还妮妮——羞羞。

哈哈,不懂事的鸟儿,多大也是爸爸的妮儿呀,又羞什么呢,是吧?阿牧。我拍着阿牧的脑门,阿牧早就等不急了,撒着欢奔了出去。

很快,爸爸就出现在满是槐花的背景里,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再亲切不过的笑容,一路微笑着向我走来,阿牧早就围了上去,先我扑进爸爸的怀里,复而又撒着欢似的在草地上打滚,然后突然爬起,围着我和爸爸跑来跑去。

“爸爸,怎么这些日子才来呀?我妈呢?怎么没一起来?”

“这不是刚忙的差不多了,你妈妈给你哥哥看孩子,离不开吗,打发我抽空来看你?”爸爸边说边擦着额头的汗,气喘吁吁。

又很兴奋地说:“妮,猜猜我给你买了什么?”

“猜不出,快给我嘛?”

“看看,好看吧,我见人家女孩都扎着,我就想要是妮儿带上,更好看。我的妮儿谁能比呀,是不。呵呵。”

一对蝴蝶头花,红艳艳的在阳光下闪耀,映照着爸爸开心的笑脸,我心儿甜甜的,暖暖的。

“爸,我都多大了呀,还扎这头花,让人家看笑话不是。”

“笑话啥,再大也是爸爸的妮,有爸爸妈妈就还是个孩子,快扎上,可好看了,来,爸爸给你带上。”

照着爸爸上次买来的小镜子,爸爸将两只蝴蝶给我戴在头上,一只鸟儿鸣叫得更加悠扬,一朵朵山花儿开得更加艳美。小溪在浅唱,槐林在醉饮。

提着一篮子草菇,跟在爸爸的身后,感觉又回到了孩提时候,一路欢笑的说呀说的,欢快得似这世间最幸福最快乐的公主。爸爸还如我小时一样,每到前方有难走的路,就喊一下:“妮,小心哈,慢着点。”

槐花儿在枝头轻轻摇摆,缕缕清香传来,不远处走来了鸣儿,爸爸就高兴地说:鸣儿这孩子,我没看错,把你交给他,爸爸放心了。爸爸说着就将我的手放在鸣儿的手里:“妮儿交给你,我和你妈都很放心。”

鸣儿说:爸爸,我听你喊妮儿的声音,还以为我想你的错觉呢,真的来了呀,太好了,中午我陪您老喝几杯哈,我的厨艺大长。

午饭后,鸣儿牵着我的手,一路送爸爸好远,还是不愿回,不知为什么,鸣儿与我老爸也有很多的话,聊也聊不够,鸣儿也很依恋老爸,总也舍不得离开。

鸣儿就那样牵着我的手,暖暖地。就那样深情的看着我,柔柔地。我们幸福地微笑着。爸爸走出去很远,又回头唤了我声:妮——

顿时,槐园了回荡起那温暖的声音,那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爸爸——我也回应了一声,一曲交响乐,在槐园间奏响,槐香幽幽,鸟声阵阵,天籁之音共鸣。

治疗癫痫的最佳方法是什么呢沈阳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山西癫痫到哪治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