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冰心】衣柜里的故事(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散文诗

衣柜被缓缓打开,顿时滚落出几件零乱的衣服,我急忙用双手捞住它们,轻轻地放置到床上。当我转过身时,目光正对着的那扇柜门的扇叶上,它正支离状的使柜门微微张开。整个组合柜是四组,一共有八扇门,经过数年的沧桑,其余六扇完好无损,唯有定扇的合页损坏,而粗枝大叶惯了的我也没有去找木工师傅前来维修,于是这半扇门便微微的张开一条不大不小的缝,时间长了我也习惯了它这个样子。打开这扇茶叶损坏的柜门,跃入眼帘的是一件件貂绒大衣和时髦的皮衣以及几件时尚的风衣,当我正将手不断的移下这些衣服时,突然间一个衣架子掉了下来,衣架子上的一件毛领皮衣翻落了出来,我的目光便随意的落在了它的上面,随之心里震荡了一下,从这件皮衣想起了三年前的一幕。

记得这是一个冬天,我刚烫了头,穿着这件时髦的皮衣,还有印象这件皮衣是在新疆购置的,皮质是鹿皮的短款,价钱在七百左右,当我穿着它高兴的与老公来到婆婆家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左右了。在厨房里帮婆婆打了下手,然后就吃饭,吃过饭,婆婆和小叔子对老公的前途提出来新的要求,也稍稍的给我一些压力,其间也涉及到经济上的开支,一时间我竟忘记了往常谨慎的作风,当婆婆的面与老公强硬的说起话来,大概我的这副状态是不被婆婆所接受的,只见老人家拉下了脸,声色俱厉的摆了了婆婆作风:“你一件一件衣服的添,抠也抠出个十来万来,你妈妈和姐姐有钱,找她们借去。”我受委屈了,感觉象是天上打了一个响雷,许多的想法贯穿整个大脑:“我买些衣服怎么啦,花她的钱了吗,那为啥看不惯我打扮自己?两个婆姐不也是精心打扮的吗。”心里是这么的想,但一惯小媳妇状的我却无力反抗,扭身拉着老公离开这里,在路上我的委曲全撒在了老公的身上,带着的花生被我扬落了一地,洒在电动车上和路上,老公一副好脾气,默不作声,弯下腰捡起一些花生嘴里嘟哝着:“浪费,浪费”随后跟着我拐进了家门;上了楼梯的我仍然没有释放掉这一身的怨气,久久的坐在沙发上喘着气。毕竟还是带有心高气盛的我,真的无法轻松起来。以后不准备常去婆婆那里了,这时的我心里暗自下了决心,但还是对这次发生的事情心有余悖,再以后的时光里,我再去婆婆那里的次数是有限的,并且每次去都穿着过去的旧衣服,从不敢再精心的装扮自己。于是在这样窝憋的情绪下经过了许久的时光,心里还是不舒坦,象是有了一个结,表面上没有反抗,但心里是憎恨婆婆的,是她不敢让我任意的购买新颖的衣物。

直到有一天,我的心绪有了变化。那是一天的下午,老公从家里翻转出七八床被子,将它们拆开,让我洗干净再套上。我不明白他是何用意,但还是照办了,并在要求下不用洗衣机洗,纯手工的洗。当七八床被子的被罩与被面按顺序被泡在大盆里后,我搬来附上小板凳,拿来透明皂,仔细的用手搓洗起来。搓完一件后,感觉有些累,休息一会儿,继续搓洗,等七八床被面被搓洗干净时,我的腰已经直不起来了。接下来,是晾洗晒干的过程,当这项任务完成时,已经是两天后了。我望着挂在阳台上的被面,松了一口气,老公站在身边,小心的告诉我:”我母亲,没有正式的收入,却要和父亲一起养育四个孩子,便经常替乡医院里洗被子,套被子,一床五毛钱的报酬。赚钱很不容易的。”听完后,我便在老公的要求下扯下这些晒干的被面,准备套了;先是找来一根大针,再行好套被子的线,不擅长工线活儿的我,完成这些工序也是相当的不易;其中的滋味不是用语言可以很好的描述出来的,就是两个字“累、难”。当针线歪歪扭扭的点缀在这些被套上时,我的感想也多了起来:“天,给乡医院套被子,一床五毛钱,如此廉价的劳动力,真是让人心酸。”七八床被子在我笨拙的手下套好了,老公掂来婆婆套好的被子,一比较之下,真是粗工对细活儿,那针脚没有办法相比。此时,我对婆婆肃然起敬,给她做了这么多年的媳妇,一些家务活儿我都不及她,用心了多年也无法赶及上她。虽然婆婆没有受过教育,大字不识一下,但单从家务活儿上来讲,我不敢轻视她。我们经常享受着她送来的水饺,菜饺子、腌咸菜和甜滋滋的米酒,我曾经也得意的向同事和朋友们炫耀:“吃了我婆婆腌的咸菜,都不想在菜市场买咸菜吃了,那味道比她腌制的差远了。”于是,憎恨婆婆的感觉稍轻了些,同时,也似乎理解了些婆婆不喜欢我挥霍的坏习惯;毕竟是从那个艰苦年代过来的老人,省吃俭用惯了的。

转眼间,儿子上大学了,我们的开支也大了起来,自然而然的也节约了些;听老公说,公公婆婆为了省钱,很少炖肉炖汤吃,但每次在儿子交学费时,婆婆送来的奶箱子里,或者是装青菜的袋子里都会发现一卷钱,这是他们资助孩子上学的费用。经过一番推让,这样的事情时常发生;当时,心里十分感动,并且这种感动经久不散,直到最近的一件事情,令这种情绪更加浓厚了起来。儿子大学即将毕业,准备复习考研生,随之上的补习班也多了起来,我们更节约了,我也逐渐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时间缓慢的过去了,在这一年的冬天,婆婆住院了,身体状况十分复杂,但她仍然牵挂着儿子复习的情况。在她住院的第十天左右,她被推出去做检查在这个过程中,因为营养不良和体质太差的缘故,染上了风寒,形成了呼吸道感染,严重时竟然失去了知觉。她被医生和护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在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我想她一定是误会我们了,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和一群濒临死亡的老人为伍,竟以为我们不管她了,将她扔进这个冰冷的屋里;在她迷迷糊糊之际,也不忘向医生打听这里的费用,当她听说这里的一天费用超出普通病房的费用十来天时,强烈的要求要出来,到普通病房去。于是在下午一个小时的亲人探护时,强迫自己多吃了些汤面,目的就是增加体力,好及早的出来,为亲人们省钱。当她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时,儿子的复试通知下来了,我们将启程去河北。这天,老公又去看婆婆了,公公和婆婆欲将一卷钱交给老公,但被老公断然拒绝了,接下来,一阵聊侃后,婆婆又示意公公拿着饭盒去洗手间去洗,拐回来后将饭盒交到老公的手里;老公很聪明,知道这饭盒里塞的一定有钱,经过一阵的推让,婆婆披起了上衣,坐了起来;“你可真聪明啊,干嘛不接饭盒?”老公,满脸的不好意思:“你病重,我们还没有尽到足够的责任,怎么可能接受你们辛苦攒下来的钱?”当时不在医院的我,听完老公叙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十分的感动,这份人间大爱对我而言弥感珍贵,随着人生道路的蹉跎,人和人的感情十分的脆弱禁不起岁月的考验,对自己好的人越来越少了。所以婆婆的这份深情厚意就显得格外珍贵,她的满头白发在我的眼里是那么的美丽,这一头的白发蕴藏着多少辛酸苦辣,也浸注了一位母亲对子孙后代所有的爱。此时的我心中再也找不到对婆婆的半点儿憎恨,心里只有温暖。

是爱化解了我对婆婆的恩怨,这时的我已经从一个大手大脚挥霍的少妇变成了一位精打舅算精明的中年女性。许多的人生道理被婆婆的爱诠释的无边无际,今天的我望着衣柜,久久凝视着它,毕竟这个陪了我多年的衣柜装满了逝去的青春和难忘的情义。一堆堆的衣服整理完毕,齐端端的摆放在衣柜里,或许我还会反反复复的清理它们,逐步梳理埋藏在心里的一个个故事,此时婆婆的爱与这些衣物交织在一起,勾勒出一条丰富的情感曲线。

治疗癫痫要花费多少钱?哈尔滨医治癫痫专业的医院怎样选继发性癫痫采取什么措施治疗沈阳治疗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