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忙乱闲趣(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诗情画意

从农历腊月十五到正月十六,都在忙乱中度过,忙着每年都有的各种各样的团年饭,忙着奔赴亲戚朋友的各种理由的宴请,忙着该要分期分批回请的亲戚朋友,忙着准备给亲的,一般亲的长辈们装孝敬的红包,忙着准备各种亲戚关系的小宝贝们的压岁钱,忙着给不在一个地方长眠的老祖宗们飘坟挂纸,忙着半夜醒来还要将忙碌的白天从头到尾过滤一遍,怕不小心疏忽了哪里,忙得做梦都在挤公车,赶火车,找餐厅。

整整一个月时间,几乎停下了手里正常的每天该要忙碌的工作和学习,和一直在继续的不能停止也不想停止的一切。电脑没时间碰,结果一开机,显示屏没反应了,一直坚持的在线书写的文字也十几天没更新,想必一直跟编的编辑老师编辑了不少其他作者的稿件,而我却一篇也没上传过去。

当我坐在拥挤的公车上,边看着车窗外来来往往提着大包小包赶着串门,边接听电话边追着招出租车的男女。公车上满满的一车人,大都拖儿带母,大人提着包装精美的礼品,小孩抱着喜爱的玩具,嘴里叽叽喳喳一会儿普通话,一会儿四川话。唱儿歌的,指着前排椅背后的打广告的电话号码,颠过来倒过去地高声认读,不想坐车的小孩一直哭。车一路上经过无数的人行天桥,依然一路拥堵,走走停停。车每到一站下了不少背包带伞的人又上来不少提着大包小包的人,让人感觉车内车外一样的拥挤,再多的车都不够坐,再宽的路都不够走。

车内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几乎都是做东的人和先一步到了酒店的人打过来的催促电话,听着电话就会让人想到一大桌一大桌的油腻,有些头疼。

车窗外的人行道上每一颗树的树枝上都挂着一串一串的圆的和椭圆形的小灯笼,每根路灯的灯杆上都挂着又大又圆的红灯笼,上面打着名酒广告,不管你愿意不愿意看,城市的广告效应无处不在。时而有相隔很远的烟花爆竹的声响传来,沿途的一些每年过年都设有的,临时搭建的烟花爆竹销售点,小小的白色的活动板房,常常财门紧闭,人们的安全意识越来越强,烟花爆竹的生意冷清了不少,挤在公车和走在大街上安心许多。

好不容易没有了过年的人来客往,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一切的忙碌和奔走都结束了,心情还是不能平静如初。想要每天多书写些文字,将耽搁的时间补回来,提起笔却静不下心,满脑子装的还是寻亲访友那些事,相聚的喜悦和分别的惆帐还满满地萦绕在脑海,想着这里忘了那里,思绪混乱,忙乱的后遗症还在继续。想起朋友推荐并借给我的台湾作家龙应台的散文集《目送》,看了好久还没看完,随手拿出来翻翻,连续看了几十页,感觉作者也很忙乱,一直在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之间奔走,一会儿父亲母亲处,一会儿香港台湾,一会儿北京上海,一会儿英国美国……。不是在飞机上满天飞着书写就是熬夜熬得眼袋松弛,到了该去下一个目的地,还要朋友帮忙开车,自己顾不得熬成了熊猫眼,趴在后座上抱着笔记本电脑继续敲着键盘。大家就是大家,随时随地,不受环境和心情影响,该干什么干什么,逮着什么写什么,信手拈来,下笔成章。

好不容易让心在奔忙中平静下来,生活回到正轨,可以坐在店子里边打理生意边用手机在线继续书写,连续熬了几个半夜,想在周五晚上再加个班,争取写一篇文字或写半篇存入草稿。陪小孙女过完周末再接着写,结果哄孙女睡觉也将自己哄睡着,居然一觉睡到大天光,摸手机看时间时,发现手机还挂着qq,想起昨晚原打算等小孙女睡后再接着写一些文字,一个字没写成,白白浪费了手机流量,头还是晕头胀脑,昏昏欲睡,不管三七二十一,丢开手机复又呼呼大睡。

早春二月,走在江阳公园的景观木桥上,周末的公园空前的热闹,热闹到有点吵,很多老人年轻人带着没上学的孩子挤在木桥的栏杆上,孩子们叽叽喳喳争着往桥下抛撒鱼食:饼干末,碎面渣,上好的面包馒头,像成熟的菜籽米般的鱼食,双栏杆木桥下的水面上引来了一大群大大小小的红色锦鲤,争抢着浮在水面的鱼食,大的和半大的鱼在水里优雅地吞咽着,很多的小鱼在水里游过来游过去,显得极其快乐,在水里闹着欢儿却很少进食成功,偶尔有水老鼠从桥下窜出,去争抢鱼食,动着极快,一下越过聚集在一起的众鱼,从鱼们的身体上和头上划过,在桥上一片喊打声和欢闹声中,很快吞食了水面上漂浮的两小块发胀的馒头,迅速蹬着两只后脚,身体四周的绒毛飘浮在水上,机具平衡力地快而不乱地划破水面,后背和有些显肥的鼠臀下,两只伸展的后脚像划船一样,交换着拍打在水面,一刻不停快速地窜回木桥下。让一些吵着要看老鼠的孩子从桥的一面栏杆高喊着奔向另一面栏杆,一些取出手机的成人想拍张水老鼠争抢鱼食的照片,越过孩子们不断欢呼跳跃的头顶,将举手机的手伸出老长,上半身探出罩过孩子头顶,往木桥的栏杆外面伸出整个上半截身子,还没对好焦距,水面早已没有水老鼠的影子。只听见很多孩子不依不饶地吵着要看老鼠,举了几次手机想拍老鼠游在水面争抢鱼食画面的成人缩回手,有点惋惜地应付着孩子的吵闹,双眼忍不住一遍遍在栏杆下的水面搜寻。

人工湖的两岸,低垂的柳丝发出了尖尖绿绿的嫩芽,杨柳树间隔的空地上,绿草藤蔓没有了之前的冰凉,看在眼里有了暖色,茶花红艳艳地开着,有了复苏的春意气息,冷风徐徐,有初春的吹拂和凉意。

有孩子在公园的进口处买了棉花糖走进公园,走到喂鱼的木桥旁边,棉花糖像一大堆雪花穿在细长竹棍上,几个小一点的孩子立刻跑过去,佯装东张西望,将目光闪烁着有意无意停留在雪白的棉花糖上。手拿棉花糖的孩子感觉到了这种注视,立刻有了优越感,将空出的另一只手用牙签慢慢地,一小点一小点,有些骄傲地将挑出的棉花糖,很夸张地张大嘴,伸出舌头舔着牙签上的棉花糖,完了伸出粉色小巧的舌头去舔上下嘴唇。几个小孩一边看着拿棉花糖的小孩,一边暗暗吞咽了下口水,开始寻找还在木桥上的家长,磨磨蹭蹭望着小孩手里的棉花糖,小声吵着说要回家了。其余小朋友都心领神会,惦记着公园门口卖棉花糖的老头和摆在自行车旁边的磨盘大的白铁皮做成的棉花糖机,纷纷表示想回家。小木桥上少了一些小孩和家长,显得清静了不少,吵闹声小了一些,水面上的鱼儿还在穿梭着觅食嬉戏。水面上飘浮着一些面包和馒头还有许多菜籽般的鱼食,水老鼠在桥下边的鹅卵石上偷窥着觅食的很大一群鱼和飘浮的鱼食,一纵一跳地看着白得带些乳色的馒头,一下跳进水里,快速向一群鱼的中间划过去,吃了一块发胀的馒头,迅速划回桥墩下,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群鱼不再对飘浮的食物感兴趣,有一部分还在飘浮的食物间悠哉游哉地穿梭,有一部分开始像列队一样,悠闲地不快不慢地向着另一个地方游去。

治疗癫痫用丙戊酸钠有效果吗癫痫患者饮食方面应该注意什么?北京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方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