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有的人,终究会失去_1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随笔散文
有的人,终究会失去?   心里跳出这行字时,刚好睁开眼睛。   昨夜的梦境仍清晰在眼前。我梦见自己去找一个同学,她住的地方好远啊,我一路跋涉,到处打听,终于见到了她居住的地方。那是一座造型独特的有点像纸片房一样的建筑,兀立在一片村寨拐弯的角落。梦里,我激动着向它奔去,可门上的把手竟然生锈了。我的呼唤在村子里回荡,却没有人应我。阳光已经从窗帘里钻进来了,爬到了床上,有极细的微尘在热闹着,但我的心却像掉进池塘里一样,冰冷,湿凉。   我知道,我的梦从来不说假话。这是我在想那位朋友了。梦境里的激动和失落,像一幅对比鲜明的画,黑白分明,线条硬朗,廖廖几笔,勾勒出被雪藏的过去。确乎的,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位同学了。忙碌的生活,冗重的日子,麻木的心态,像冰冷巨大的火车轮,呼啸向前,而那些曾有的愿望和梦想呢,就被远远地遗弃在荒郊野外,顾不上了。只是梦姑娘的记性可好着,她从来不会忽略我的每一起心,每一动念。就像这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夜晚,它以这样奇异而独特的方式提醒我:你是曾想见她的,只是,你没有如愿。我的心里,一阵难以言说的惆怅在蔓延。   我想起了她,那个青葱校园里一同成长的她。“恰同学少华,风华正茂”,她是文学社社长,我是副社长。我们一块采风,一块写文,一块参加各种比赛,她学摄影,我学书法,她文艺范,我癫狂范,她能容忍得了我没心没肺,打鸡血的性格,也能在我情绪一落千丈时给我最需要的安慰和支持。我们为了售票员多收的两块钱,静坐示威不下车,来来回回跟中巴跑了几个来回;我们一同扯蕨,拿到小卖部炒腊肉,调济枯得没油的生活;我们到新来的实习老师的宿舍里畅享书香。她带各种家乡美食来和我分享,而我,也会借笔借书甚至借衣服给她,不是姐妹胜似姐妹。春天的紫云英花海里,留下我们欢笑的足迹,柳溪河畔,有我们背靠背读诗的身影,大乘山顶,回荡着两个疯子一般呼喊的声音,还有停电的寝室里,我们打着手电一块看小说。哦,我以为我们会这样好一辈子的,我以为,有了她,未来的日子,永远都是精彩的篇章。可是,毕业后,一切都变了,而且变得有些让我措手不及。跟她联系,电话里传来匆忙挂掉后的忙音,联系渐渐稀疏,到最后,我觉得自己就像那大雪前掉光最后一片树叶的老树,剩了光秃的枝桠,在萧瑟的天幕下孤单。   毕业十五年聚会,我们发动同学四处都找不到她的联系方式,原来,她不仅仅是断了和我的联系。在众人举杯欢庆、高歌庆祝的时候,我想着她,想着她曾经的梦想:我想要当新华社记者!我想着她写字的模样,一笔一画呀,那个认真的劲儿;我还想着她送给我的艺术照,齐耳的乌发,迷人的小酒窝,长长眼睫毛下那含笑的眼。故友啊,都到哪去了?岁月有那么残酷吗,可以消平我们之间所有交往的痕迹,以至疏离到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是纷扬的时光的大雪,湮没了我们青春的脚印还是你遭遇了什么坎坷,不想与人诉说?那个永远是忙音的电话号码,那些我们过去的合影,那毕业的赠言,那我们共同编辑的《心之桥》报,那泛黄的你为我修改的方格稿纸,到最后,都成为在时光里静默尘封的事物。   我知道,我失去她了,但我不肯承认。我想象过很多种见她时的情景,是拥抱,是欢呼,还是相对无言,抑或尴尬?我不信,她会丢了她热爱的文学和曾经热血的梦想。我坚信无论如何,她是记得我的,是记得我们走过的路的,是记得那些我们共度过的青春欢畅的时光的。可是,她还是这样静默地消失在我的生活里了,像一条河流流过,像一阵风吹过,像一场雪来过。只是当梦境这样执着地提醒我时,心里的惆怅,还是这样没有来由地汹涌。   也许,失去和没有失去,都不重要了。人这一辈子,有多少际遇是长久呢?连最最挚爱的父母子女,都不过是一场人间短暂的缘聚,那么,便放下吧。重要的是,我依然相信着,相信她一定会过得好好的,生活在安静的属于她自己的空间里,把远方和诗写进日子…… 河南看癫痫较好的医院是哪家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最好江西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长春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