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天涯】冬日的怀念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随笔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1430发表时间:2013-12-10 11:06:28 郑州专业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窗外已是冬天大雪节气的第二天……   按道理讲,在我们北方早已应该是大雪纷飞的日子,可惜,自从入冬以来,在我们这里下过一场雨雪之后便再也没有下过雪,今天是周末,早晨起床,望着窗外灰沉沉的天空,我心里却莫名其妙的的怀念起下雪的日子。   人在很多时候总是自想矛盾,在冬天的时候盼望春日,在春天的时候期待冬日。如今冬天的日子已经过去一半,没有雪,感觉到这冬天缺少了什么,在人们的心里总是空空的,雪是冬天特别的文字,翻翻曾经在冬天的字样,想起有雪的记忆,虽说有些寒冷,但是那一个个被寒流冻得红红脸蛋,却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我怀念那些有雪的冬日天!   我这样说,一则是我们少年时候的那个时光再也不会回来,相反却走得愈来愈远;二来是随着气候的变化,在我们这里再也不会出现我少年时候大雪纷飞的天气了。可能是这些缘故,我便格外的在冬日怀念下雪的日子,下雪的光阴。   昨日刚刚过去大雪节气,今年的冬天在人们的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过大半个时光,天气不太冷,又没有雪,这冬日似乎就是初春的景象,暖暖的,让人感受不到一点冬日寒流原来的刻薄。在我小的时候,因为家在农村,取暖条件很差,最怕过冬天,每每遇到当大雪到来的日子,我们一家人就围坐在小火炉的周围取暖,那份记忆显然寒酸了一些,可是,却成为我心里一份甜蜜的记忆。一家人围着一个小火炉,说东道西,谈天论地,那是一个多好的情形呀?我许多道理与认知似乎在这里学到不少,尤其穿着单薄的父亲,在那时便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他从地里干活回来,看到我们几个围着火炉,自己在地下来回跺脚,并且左手戳着右手,我们离开闪开让他取暖,他嘴里总念叨着两个字:不冷。现在想起来,我想,这就是父亲。在我的记忆里他从没有把对我们的爱挂在嘴上,可是却把爱全部给与了我们,我敬重我的父亲,与父亲生活中的每一个小事都分不开。   冬日,窗外到处都是一片片飘零的景象,每每行走在街道上,看到一个父亲拉着儿子的手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我想起了少年时候的一件事,这件事在我的文字里写过,但是今天我还是要重复、唠叨,我想,这是对我的一次警戒。   也是一个下雪冬天,我在镇里的一所中学读初二。天气突然下起大雪,鹅毛大雪下过一夜之后,大地就变成一片白茫茫的海洋,一场厚厚的雪,大雪将整个小镇装点如同是一个白色的梦,眼前都是雪,根本看不到路,在诗人的眼里,这里或许有许多风情,可在我的心里却烦着嘀咕:前几天托人给父亲带话,我马上要断口粮了,而在中午就没有饭票了,于是望着窗外的大雪,坐在教室里的我便一阵阵的犯着难,我在想,父亲说好来给我送粮,在这茫茫的大雪天气,他还能来吗?说实话,那堂课,我几乎听不到老师再讲什么,心里想着的是父亲给我送粮的事情,在当时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就在快要下第四节课的时候,我身后的一个同学轻轻的捅了我一下后背,当我向左扭身,发现校园里有一个熟悉的影子——那就是我的父亲。心里又惊又喜而又忧,父亲肩上扛着一个布袋,在雪地里正艰难的朝着我们教室的方向走来,我的父亲是一个中等的身材,可从那一刻起,父亲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变得伟岸起来。面对父亲的到来,我悬着的心渐渐地放下来。下课后,带着父亲到学校总务处上交了粮食,事务长把粮食兑换成饭票,看到我忧虑的心放下来,父亲便冲我笑笑,那是一份安慰我的笑,从那一刻起,我在心里便产生了一份由衷的感激之情。也是在哪个下雪天的冬日里我真正的从心里上认识了我的父亲,他是我们的山,我们的灯……   在人与人之间,有一份情叫雪中送炭,我想父亲给我在雪天送粮的一事,于我而言应该就是一份让我一辈子都要去感恩的真情吧?   三年前,走进农历十月的初冬天气,我父亲的病进入了黑龙江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强膏肓的时段,卧病不起的父亲只能靠维持和几滴水维持,守在父亲的病床前,我心里十分的难受,父亲总是一直再三地问着我天气情况,我有些隐隐约约不妙的感觉,在他临终的那一刻,他说,他怕死在下雪天而让我们儿女为他的丧事犯难,我掉泪了,心里一阵酸疼,这就是父亲,在自己最为难的时候都在我们想着,这一份情,我们一生一世能报答吗?   父亲走啦,就在他走几天后,我们这里便下了一场大雪,皑皑白雪从将我们心里的哀伤定格在哪个寒风凛冽的记忆里,而成为一种永恒。   今年的冬天已经过去许多,在大同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这特别的日子里,我特别怀想冬日里的雪,故去的父亲!   2013.12.8      共 173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