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丁香花语】挖虫草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随笔散文
破坏: 阅读:3765发表时间:2017-06-02 08:55:39
摘要:我喜欢高原,我敬重青藏高原的一草一木,我敬重高原上万物生灵,我更敬重那些高原上,坚强生存,顽强守护着这片神奇土地的人们。是他们的辛勤劳动,才让祖国辽阔疆域更加美丽,更加风光无限......

吉林有那些癫痫医院;line-height:30px"> 【丁香花语】挖虫草(散文) 冬虫夏草又名虫草,因为它在冬天是一条虫,夏天地面部分又长得像一株小草,而药材的形狀則是虫和草的复合体,在虫子头上长了一株草。是我国民间惯用的一种名贵滋补药材,其营养成分高于人参,可入药,也可食用,是上乘的佳肴,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冬虫夏草可以增强机体的免疫力,滋补肺肾,对肺癌、肝癌等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在临床上对肺虚久咳,气喘,肺结核咯血,盗汗,肾虚腰膝酸痛,阳痿遗精,神经衰弱及化疗、放疗后的红细胞下降都有疗效。
   实际上,虫草是真菌的种子,子囊孢子生熟后,散落在土壤中,随着雨水滲透到地下,遇到蟄居,在土壤中的虫草蝙蝠蛾的幼虫,在合适的条件下,就钻进幼虫体內,萌发成菌絲体,吸收幼虫体的营养,最后虫体被菌丝体所充满,只剩下一个完整的空壳,到第二年五月初,在寄主虫的头頂長出子囊菌的子座,五月中旬子座渐渐露出地面。所以说得精确一点,冬虫夏草是多角菌科植物,是冬虫夏草菌的子囊座及其寄生主蝙蝠蛾等的文虫尼体的结合体。
   冬虫夏草主要分布在我国青海、西藏、四川、云南、贵州、甘肃海拔4000米左右的高海拔地区。根据产地不同,分为青海草、藏草、川草、滇草等。也有把产自青海、西藏的统称为藏冬虫夏草。一般来讲,青海、西藏两地出产的虫草品质要比其他地方的好。
   虽然说虫草很值钱,药用价值不菲,现在市场价格也比较昂贵,媒体网络,街道市井炒作的佛佛扬扬。可挖虫草确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估计挖虫草的情形,内地人亲眼看见的确实为数不多,你见过吗?我亲眼看见过。
   每一年到了初夏,也就是五月份,内地人已经开始收麦子,水稻开始插秧,油菜已经开始上场,夏花盛开季节,到处群芳竟艳。内地此时候,山清水秀,阳光明媚,大街小巷,少男少女,夏装艳丽,正在享受他们的花季,徜徉他们激情燃烧的岁月。
   这时候,在青海省会的西宁,也已经是郁金香花节。满西宁的街道里,遍地弥漫着郁金香的馨香,西宁此时的气候不热不冷,在西北以“夏都”自居,是众多旅游者观光游玩的好去处。
   虽然我知道,西宁的所有土特产商店和旅游性质的门店里,都有卖的虫草,在建国路也有一个虫草市场,满市场里,百姓、药贩子、过往商家和游人,都在为虫草讨价还价,真正亲自挖过虫草,或者到过挖虫草现场的又有几个呢,好多商人都嫌弃虫草价格太昂贵,可谁又知道,挖虫草又有多么辛苦?
   挖虫草,对于青海当地百姓来说,是一个经济创收的季节。每当这个时候,青海的春小麦、油菜、豌豆、青稞正是旺长时期。除过外出务工的,在家的青壮年,甚至于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还有工作收入微薄的人们,甚至于辞掉工作,男男女女们,正好趁着农闲,一边游玩高原的大山大川,去接近大自然,一边挖虫草给家里创收。这在内地人的眼里,肯定是一件无与伦比的美差,既能游玩,又能挣钱。
   其实,事情远根本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青藏高原,除过戈壁沙漠,就是广袤的牧区,青藏高原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素有“三江源”之美称。虽然草原和高山,到每年五月份,绿草如茵,牛羊成群,风景迷人,广袤无垠。可那草原上的草皮之下,能够生长植物的土层很薄,也很有限。厚的地方有效生长土层也就一米左右,表土层薄的地方还不到十厘米,草皮下覆盖的全是砂砾田。草皮都是多年生植物,真正遭到大面积破坏,要恢复草场,那需要一个漫长时间空间。因此不论是从环境保护,还是为高原的羊群牲畜考虑,或者为当地牧民百姓考虑,保护草皮,是当地牧区少数民族百姓的头等大事。
   我一二年至一三年去过果洛,这几年也到过海东,到了五月份,只要一场大雨过后,草原上的牛羊显得格外的精神,草地里戏耍的牧童孩子也不少,也有骑着牧马,追逐羊群的牧人们在草地里随意奔驰。采摘黄蘑菇的藏族妇女,个个服装艳丽,楚楚动人,确实是高原卓玛,等到上午八九点钟,沿途公路边两边,已经有人开始叫卖黄蘑菇。
   挖虫草的人们,都骑着摩托车,或者开着柴油三马子,(青海人对农用车的称呼。)后边戴着自家媳妇,还有邻家乡亲。每个挖虫草的人们,身上背一个书包,书包里装着当天要吃的干粮,喝的自来水,还有挖虫草的必备工具,而且每一个妇女手里,都拿着一个短把的小镢头,有的人,腿膝盖上绑扎了胶皮的护腿,因为虫草很难发现,需要跪在草皮上,一边眼睛直勾勾地紧盯寻觅,一边一步步徐徐前进。挖虫草一般情况下,都由两座山的山谷进山。
   在青海,所有山头是牛羊的草地,草地逐山分到牧民户了,即使山里有虫草,有其他药材,不是人人都可以随便进山去挖虫草或者药材的。因此必须在进山谷口,或者进草地挖虫草之前,向承包户缴纳草地草皮恢复费用,这个费用一般不等价,虫草少的估计十元就够,虫草多的,估计三五十元也有。向当地人缴纳了草皮恢复费用,你就可以放心的进山挖虫草了。挖虫草进山一般只要进山,就是一长天。还有的人,由于年年挖虫草有了经验,直接根据自己的经验,直接承包某一个山头,在山口驻扎帐篷,五六月份一直住在山里,直至虫草最佳采挖时间过后,才出山回家。
   进山采挖虫草,能否挖得到,能否给个人和家庭带来经济收入,那就要凭你自己的经验,凭你对虫草的生长环境的熟悉程度,要看你掌握虫草的生长规律的知识有多少,这个确实很难把握,有的人找对了山头,一天可以挖几百条虫草,一条好的虫草,大约在当地卖三十元左右,那可真是收获不小。也有的人交了草皮恢复费用,在山里转悠一天,却啥也没有得到,这些再也正常不过了,辛苦付出后的失望和忧虑,是在所难免的。因此,挖虫草的大山里,传出的歌声是不一样的,虽然都唱的是青海花儿或者青海少年,有的听起来欢快明亮,让人喜悦欣慰;有的听起来,就未免有点忧伤和哀愁,让人听起来,再想想她们挖虫草的场面,特别地为她们而难过,所以挖虫草也不是一件很惬意地美差。挖虫草这事儿,也特别地辛苦,她们吃不上好饭,也睡不好觉,对于下苦人,这些都是常事,他们并不会太在意这些,她们在意的是付出经济,付出辛苦之后的一无所获。
   挖虫草,不仅仅是身体的疲劳,不仅仅是肚子里的饥饿,也不仅仅是口干舌糙。只要到过高原,到过高海拔工作过的人们,任何人都不要把癫痫病当成精神病知道,虫草一般都生长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和草原。在高原上,正常行走的,身体健康的人,每前进一步,都在气喘吁吁,呼吸困难,甚至于会出现头昏头晕,恶心呕吐胸闷。别说一边跪着前行,还要一边干活,努力地寻觅虫草的踪迹。虫草头顶上,那二三厘米长的火柴棍长短的,形似干柴棍似的样子,藏匿在草丛中,实在是难以发现。这些也不足为奇,还有更虐人的事情,正在等着你来经历。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好 />   挖虫草的季节,正是高原雨季来临的季节,高原气候,在任何时候,就像一匹未曾驯服的烈马,她会随时咆哮如雷,随时会使出她的性子,给高原生存的生灵们以威吓。说不定暴雨倾盆、说不定沙尘暴随时劈头盖脸、也说不定随时暴风雨大作,也说不定暴雪如鹅毛纷纷,山上的气候,谁又能把握得了,天边一朵云彩,随时就有可能,冰雹如鸡蛋,从天而降,大风雨过后,彩虹跨山而出,却向辛苦的人儿展示着天宫的的胜利喜悦。挖虫草的她们,进山又能带几件干衣服,高原也没有树木森林,没有可以藏身之处,雨后劳动的她们,个个就像落汤的小鸡,可是谁又能停下手中的活儿。常年深山无人进出,狼虫虎豹,随时来袭,也不是没有可能。记得05年5月,一群进山的石油勘探工人,在茫崖镇的昆仑山口,进山勘探,因遭遇大雪全体失踪,人们为此,感叹好长时间,人们都在感叹生命之脆弱。因此挖虫草的人们,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她们真的很不容易。
   有时候路过,看见大山口停放的摩托车、农用车,不免为人类的生存很不容易,特别是为这些挖虫草的人们,而感到特别的难过。时常路过,就不免有人跑过来,围着车门子问我要不要虫草,我曾经,因为没买他们的虫草,懊恼过自己,也曾经感到过羞涩无比,但我更多的是心里的那种敬重之情。因此,偶尔有挖虫草的,来项目部问着借水喝,或者找一半根烟抽,或者借火,我从来都不愿意去拒绝他们,也没有了拒绝的自信。
   我喜欢高原,我敬重青藏高原的一草一木,我敬重高原上万物生灵,我更敬重那些高原上,坚强生存,顽强守护着这片神奇土地的人们。
   是他们的辛勤劳动,才让祖国辽阔疆域更加美丽,更加风光无限......
   成稿于2017年6月1日青海循化。
  

共 328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