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那些青涩的岁月(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哲理

静静地坐在时光里,三月的风,微微地吹着,小鸟叽叽喳喳地鸣唱着。随手翻开的书里,一张照片悄然滑落。捡起照片,凝视着,就像捡起了一段过往,那些青涩的岁月,就这样随着一张旧照片慢慢走来……

那时候的自己好年轻,一张清纯阳光的笑脸,略略羞涩的表情。端详着自己,回想着在外面的那些岁月,那些日子。

年轻就是资本。改革的春风刚刚吹遍大江南北,打工的潮流蜂拥四起。我也随着这股大潮来到河南省会郑州市。一脚踏进这个城市的时候,眼睛就不够用了,东瞅瞅,西看看,一座座高楼大厦,一条条马路横向交错,车来车往,自己都不知道该往哪走了。站在繁华的都市,有点茫然,当初来的雄心壮志瞬间荡然无存。

人生地不熟,茫然地走在大街上。希望能遇到好事,遇到好人。不急的走过了几条街道。心里着急,如果天黑之前找不到工作,或者落脚的地方,就要露宿街头了。而我一个十八岁的女子,晚上一个人在外,不能想象……内心忽然充满了恐惧,有点后悔,自己一时意气,独自来到这个城市。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虽然很累很疲惫。可是日过三竿,时间有限啊。

走在城北路,看见一张招工启事,红色的纸上写着醒目的大字。不由自主地凑了过去。原来是保洁公司招聘保洁员。对于保洁员是做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可以应聘这家公司,那么我将会有一份工作,至少有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想着想着,就顺着红纸上的标注箭头右拐左拐地走进了这家公司的大门。

一个小院子,一间办公室,里面站着好几个女子,好像都是来应聘的。办公桌前坐着的女子,应该就是管事的。年纪和我相仿,梳一个马尾辫,圆圆的脸,大眼睛,樱桃嘴,很秀气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她在记录来报名的人,“家是哪里的?”

“我叫张玲,家是驻马店的。”旁边一个胖胖的女子回答着。

我站在一边,看着这里陌生的一切。院子里堆满了扫帚,拖把之类的工具。“你也是来应聘的吗?”那个胖胖的女子忽然问我。

我点点头说:“是的。可我不知道保洁是什么样的工作啊?”

“就是打扫卫生。”另外一个女子身着工装,天蓝色的西装衫,肩上还有两个红章。看得出,她是这里的工人,或者说工作人员。

“哦。”虽然我还是不太清楚,但我还是要应聘,因为我必须拥有一份工作,才能在这个城市留下来。

登记完以后,那个女子说:“每人交五十元押金,领工作服一套,到时候不干了,工作服交上来,押金退还。”我犹豫着,因为从家里出来,带的钱并不多。可想想,这是目前唯一的一家招工的,我走了那么久,看见的唯一的。于是,我和她们一样交了钱,领了一套工作服。“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走,公司不管住吗?”胖女子说出了我要说的话。

“自己去找房子,也就是说自己租房,或者合伙租房,公司不管住。明早八点来报到上班。”

出了那个小院子,再次感到迷茫。都市的楼房很多,万家灯火都不属于我。“喂,咱俩合伙租房吧。”胖女子,张玲,追上了我。

“好吧。我们去那边看看。”虽然喜欢独来独往,可是天已经快黑了,必须尽快找到住的地方。我们去了那个看似有点破旧的小区,小胡同最里面一家门上贴着租房。敲开房东的门。房东领我们上了楼上。说是楼上,其实就是外面架个梯子。上去以后,房间还算整洁,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中间竖着一块木板,好像一大间房子隔成两小间的。“一个月60元。住不住你们?”房东问。这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不高,瘦瘦的。看起来还算和蔼。“好吧,就这里吧。”张玲说。

一人拿出30元,交了房租。开始了我们的打工生涯。

第二天早早的起床了,张玲太胖,床太窄,晚上睡觉的时候,挤得难受,我的腿不自觉地合在一起,左腿放右腿上,麻木了,再换换。这一夜感觉好漫长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年轻气盛,说离开家就离开家。“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啊。

随着工作的熟悉,我渐渐知道了保洁的工作,就是去商场打扫卫生,时刻保持商场的洁净。商场里富丽堂皇,各种各样的商品都对我充满了诱惑,好看的衣服,鞋子。好吃的,好玩的,应有尽有。真的羡慕城里人啊,出门一个商场就可以把东西买齐全。哪像我们在乡下,东跑西跑的去买东西,还都是不起眼的东东,没法比啊,人比人气死人的。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每天重复着枯燥无味的生活,在商场里不停地打扫着,用拖把来回推,那些本来就很干净的地板砖。

和工友也很快熟悉了。一个叫晨晨的男孩子和我走的比较近一些。因为他有自行车,每天下班,班长都会让有自行车的载着我们这些走路的。因为每天工作下来,也很累很疲惫。而晨晨很乐意载着我,也许因为我瘦小纤弱,他们对我都很友善。

想起两个月,都忘给家里打电话了。就独自走出出租屋,来到公用电话亭处。因为平时买东西都是到这里,和卖东西的老板已经很熟悉。老远他就打招呼:“燕子,来买啥啊?”“我来打电话,两个月没和家里联系了。”他把电话递给我,我拨通家里的电话,是邻居家的电话,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话,村上的电话都很少。电话里听到妈妈的声音,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在外面的艰辛在亲情面前瞬间被融化,所有的委屈顷刻间随着泪水宣泄出来。

走回去的路上,还在想着妈妈爸爸弟弟妹妹,和奶奶。第一次离开家,才知道想家什么滋味。“独在异乡为异客。”这滋味不好受。

城市的夜很美,灯火辉煌,大街上人来人往,万家灯火闪亮,却没有一处属于我的避风港。这个月又该交房租了,然而带来的钱和工资还不够每日的饭钱。尽管已经很节约了。可是公司不管吃住,还要压半个月的工资。心里犯着愁,可没敢告诉妈妈,怕她们担心。

用脚踢着地上的小石头,无聊地走着。忽然看见地上有一个钱包,黑色的。四处无人,谁丢的呢?我捡了起来,拉开钱包拉锁,里面齐刷刷的几张百元大票静静地竖着,挑衅般的看着我。我的心动了,飞快地拉上拉锁,装进自己的衣兜里,回到了出租屋。张玲已经睡下了。我悄悄地躺下,没惊动她,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见自己去吃大餐,美美地饱餐了一顿。

第二天,第三天,我忽然感觉不安。仿佛自己捡到的不是钱,而是烫手的山芋。我虽然很缺钱,可从小老师的教导,还有那首耳熟能详的歌谣: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他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我知道我不是什么伟人,可我也不想昧了自己的良心。

忐忑不安中,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晨晨,希望他给我一个主意。晨晨看着我,傻笑着。“快说啊,怎么办?”

“傻丫头,里面不是有电话号码吗?打个电话还人家就是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我怕,我都捡到两三天了。”我不好意思的说,真感觉自己像犯了错的罪犯一样羞涩着。

“燕子,你知道吗?我一直喜欢你的单纯,我相信你是善良的。换做别人,早把钱花没了,你却一直未动。你是好样的。我帮你打电话吧。”

等待失主的时候,内心依然不安。虽然晨晨和我在一起。不大一会,他来了,是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子。接过我递过去的钱包,他连声说:“谢谢你,小妹妹。你知道吗?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关键里面有我的身份证,上岗证。”说完,他从里面拿出几张钱,要酬谢我。我拒绝了,说:“说真的,这钱我差点占为己有,可我还是决定退还给你,因为我想靠自己来生存。”他笑了:“小姑娘有志气。不介意的话,明天我给你照张相片吧,留住纪念。也算表示感谢你。”这是很特殊的感谢,晨晨说:“好啊,明天正好休息,可以去照相呢。”

按照帅男孩子给的地址,我们来到那家照相馆,原来是他哥哥开的。就这样留下一张青春的倩影,留下一段难忘的记忆,留下一段青涩的故事。而晨晨也留给我一句我难以忘记的话:有一天我有钱了,我来娶你……

哈尔滨市最专业羊癫疯医院西安有啥靠谱的癫痫医院脑外伤引发癫痫服用左乙拉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