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同学会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哲理
十年,是一个数字,是一个概念。没有经历过十年时间的人觉得是漫长的,然而当你走过十年时间时,你会觉得仿佛就在昨天。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这是十年前我们毕业时候唱的,如今各奔天涯,各自为了各自的生活努力着,奔波着,或许早就已经忘记了当初的校园时光。   “先生,您好!飞机即将起飞,请您关掉手机,谢谢!”美丽大方,甜美笑脸的空姐笑着对我说。   “抱歉哈,美女,走神了,我这就关掉。”说完我关掉了手机,继续陷入沉思……   智明学校座落在三面环山之间,这是一处风景独好的地方,人才济济,真的是人杰地灵。每一年从这所学校毕业的学生有三分之一考上重点大学,其他大学若干。这是福地。青山绿水,林木青葱,山石叠嶂,鸟语花香……   “大伟,你报考哪里?”沿着蜿蜒山路而来的李冰喘着气问。也许是山路比较陡,李冰又有些微胖的原因,她有些喘气,脸上微微发红。   “还用问么,我们的大伟张同学首选必须是清华,次选都没必要。”刘奇笑着说。   “你呢,你是清华还是北大啊?”李冰觉得刘奇抢了我的话,心里有些不舒服,说话也带刺儿。   “我啊,清华是够不着了,北大嘛还是可以的。”刘奇嘿嘿笑着说。   “别贫了,我问大伟呢。”李冰说。   “我?我或许清华,或许休学,谁知道呢?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不是么?”我用略带伤感的语气说。   “是么,听说你恋爱了?”李冰脸上带着些许失望问。   “是,我恋爱了!”我确定地说,我不想隐瞒,对于李冰我还是比较有好感的,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因为她是副班长兼学习委员,很多时候我们旷课都需要她在花名册上做做手脚,这样老师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是吗,什么时候喝喜酒别忘了告诉我。”李冰带着些许失落转身走了。我以为李冰是喜欢我的失望,后来才知道那并不是失去一个喜欢的人的失落,而是对一个“文学巨星”的失落。   我叫张伟,同学们都喜欢叫我大伟或者大伟张,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在初中时代就开始写一些现代诗歌,在学校同学们还给取了一个很文艺,很了不起的名字叫做“低配版李白”。虽然在当时这个名字风靡一时,但是毕业以后大家都逐渐淡忘了,毕竟我当初是家庭和学校的希望,但是后来证明他们错看了我,以至于现在老师们都不待见我,就这样我默默无闻地过了十个年头。这十年来,各种心酸,各种苦辣我算是尝尽了,如今……   “先生,您好,飞机即将降落,请系好安全带,谢谢!”空姐带着迷人的微笑,礼貌而优雅地对我说。   拉回思绪,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想要看看时间,却发现原来是关机状态。透过机窗,看着匍匐在脚底下的群山,越来越近,随着一阵浓烟冒起,飞机在滑行中稳稳地停下,下了飞机,看着形色匆匆的人们,不仅感叹社会的发展确实是把双刃剑。   走出机场,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是立即转车回县城还是在附近溜达溜达,习惯性地从兜里摸出一枚一元硬币,如果是正面就在附近溜达溜达,如果是反面就立即转车回县城。当硬币从空中稳稳地落在手里时,是正面,好吧,拉着行李箱沿着桑白路走到文化街,找到一家名叫“欧莱迪”的宾馆,开了房,准备小憩后再去附近找点吃的。洗过澡,舒服地躺在床上,翻出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微信群里面竟然显示99+条微信,这是同学群,很少有人会聊这么多的信息的,好奇地点开看了看,艾特全体成员的是江宋华,是以前班里学习成绩特别差,一上课就睡觉还流哈喇子的那种,看着信息内容,真叫人感慨啊,这江宋华现在已经是一家酒吧高层主管啦,年薪十几万,去年刚买了部奥迪A3,很是牛。这不,今年春节准备邀请老同学参加聚会,在群里的都收到了邀请。   “嗨,大伟,在不在?今年回家不?是这样的啊哈,你这都十几年没有消息了,发的信息你也没回,不知道你收到没收到,今年春节由我发起的同学聚会邀请已经发在群里面了,如果你看到信息记得回个话,或者到时候来参加也行。”看到消息是江宋华发来的,我在想,我当初可没少得罪他呀,怎么会这么热情?难道是想羞辱我,报复我?我想应该不会。手指快速地跳动着回了他一句:“好的!”   “嗨呀,大伟呀,你可要我好找啊,这么多年你都去哪里了?”江宋华看到我回他信息,貌似很高兴的样子。   “我呀去杭州要饭去了,这么没混出个人样来,所以没敢跟你们联系,哪像你,不错哦,都混到管理级别了。”我开玩笑地说。   “这都是机遇,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这样的,算了先不说这个了,到时候一定要来啊,时间地点另行通知,有事,先撤!”江宋华说完,没了下文。   随着江宋华的“消失”,不一会儿群里就爆炸开来,当年那个文学才子大伟张出现了,这则消息无疑是将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一条条消息如潮水般将我掩埋,看着一条条的信息,询问,我苦恼地将手机扔在一边,沉沉睡去,再次醒来,已是暮霭十分……   “你,回来了?”一个网名叫”疏影“的给我发了条消息。   “你是?”我问。   “呵呵,你猜!”对面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后跟着叫我猜。   “没兴趣,不说拉黑!”我说。   林苏!一个简单的回答,一个让我一度迷茫的女人,是的,林苏,我一度认为我最爱的人。我的脑海瞬间一片空白,纵使过了十几年,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依旧隐隐作痛。林苏见我没回答,又发来一条消息:“你,还好吧?”   “我?还好吧,你呢?”我呐呐地问。   “我很好啊!现在在丁阳市买了房子,我老公做销售的,年薪三十万加提成加分红!”林苏有些自豪地说。   “是吗,那,很好啊!”我结巴着说。   “你现在在哪,这些年都去哪了?从那以后你就没了音讯,还以为你失踪了呢。”林苏说。   “刚回来!”我深吸了一口气说。   “这次回来,还走么?”林苏问。   “……”看着一些无关痛痒,无关紧要的话语,我索性下了微信,找了一本叫做《挪威的森林》打发时间。或许是我的不理会,林苏也觉得一个人表演没劲也没再烦我,倒是安静。然而我的内心是真的安静吗?答案是否定的。毕竟对于一个影响我半生的女人,我的内心怎能平静如水呢?如果不是她,或许当年我就是名牌大学种子生了;如果不是她,或许当年我就真的成为一个文学家了;如果不是她,我又怎么而立之年无配偶呢?但是,我不怪她,也不恨她,毕竟每个人追求的生活方式不一样罢了。她放弃爱情,选择金钱也许对她来说现实的柴米油盐确实比梦想型爱情好得多,我能理解。      二、聚会   时光如流水,一去永不回。二月十九号,和煦的阳光终究冲破了浓雾的遮盖,洒下一片暖意。同学聚会就定在这天,在县城文汇路28号一家叫做“大龙湾府”的高档酒店内,据说这家酒店最低消费五千起,平常人消费不起,以前这里常是接待省委,政府官员的酒店,自从严打以后这里就对外开放,说是对外开放,最低消费还是让一般人望尘莫及。不过像江宋华这样的还是可以搞到中等包厢的。   中午时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出门打的往大龙湾府而去,出租车刚到门口。就看到各种各样,各个价位的轿车堵满了门口,其中最显眼的是保时捷和宝马X7。   “人都到齐了吗?”我刚准备下车,就听到江宋华扯着嗓子问。看着他那梳得油光发亮的中分头,笔直得体的西装,容光焕发啊!   “还有大伟张还没来呢。”我看到了刘奇笑着对江宋华说。   “大伟张,哪个大伟张啊?”江宋华皱着眉头想了想,没想出来的样子问刘奇。   “就是张伟啊,当年的才子,低配版李白。”刘奇介绍说。   “哦,还真一下子想不起来。当年的才子哈,估计混得不咋的,不敢来聚会吧,看着没,今天到这儿来的就你小子车最垃圾了,大众朗逸,还是二手的,照我说,你这车给我开我都嫌丢人。”江宋华一脸嫌弃地说。   “是是是,哪能跟江哥您比,您都是管理阶层了,我还是普通员工呢,不能比。”刘奇嘿嘿拍着马屁说。看着江宋华一脸享受的样子,我推开车门走了出去,大步流星走过去,笑着说:“哟,老江啊,不错,不错!”说完我就想跟他握手,江宋华的表情很是滑稽,先是震惊,然后就是一脸的鄙视,害得我伸在空中的手僵在那里,还是刘奇看着尴尬,赶紧凑上来握住我的手说:“大伟,这些年你都去哪里了,想死我了。”   “呵呵。嫌我手脏?”我冷笑着对江宋华说。   “不,不是,我怎么会嫌你手脏呢?当年你都不嫌我学习不行,对不对?”江宋华嘲讽说。   “敢情你整这个聚会就是为了羞辱我?”我气愤地说。   “你想多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高看自己呀!”江宋华说。   “呵呵,什么时候纯真的同学会也变得如此庸俗,倒成了你显威风的聚会了?”我怒极反笑地说。   “显摆也是要用实力说话的,ok?拜托你用用脑子行么?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有。”江宋华满脸鄙视地指着自己脑袋对我说。   “江哥,大伟,我们今天是来聚会的,同学友谊重要,砸咱别闹了行不?”刘奇见我们火药味十足,忙打圆场说。   “行,反正多他一个也不多。”江宋华对刘奇说完,转身走了进去。我刚要回家,刘奇却说:“大伟,来都来了就聚聚吧,这么多年不见,大家聚聚也是好的。”想了想,也罢,来都来了,见一见也没什么坏处,想罢,搭着刘奇肩膀走了进去。江宋华回头看到我和刘奇跟着进去,朝着里面大声说:“来来来,各位,热烈欢迎我们当年的才子,李白李太白”。   “李白是谁啊?”   “就是大伟张!”   “哦,就是那个喜欢搞文学诗歌的那个?”   “是的,听说当年和班花林苏还有一段恋情呢。”   “后来呢?”   “后来?没了后来呗!”   “我还听说老师们现在都不理他了呢。”   “那是当然,当初他可是学校里的才子,老师们给予期望太高,结果为了一个林苏,搞的自己身败名裂,老师们还理他才怪,更何况我听说他几年前还在杭州给人家酒店里面做洗碗工呢。”   “不会吧,他也会沦落如此?”   “行了,各位。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说话冷嘲热讽的,职业不分高低贱。”李冰看着我,一脸复杂地说。   我听着杂七杂八的话语,心里五味杂陈,或许所谓的同学会不过就是为了攀比而开的聚会吧。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心态,脸上也露出自信的笑容,跟大家挥手打招呼。   在我想来,同学聚会大多都会嘘寒问暖,唠叨寒暄别后再见的喜悦。不曾想,场面是各自看着各自的手机,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或许是心情不好的缘故,也或许是酒精麻痹作用,拿起话筒,简单的唱了首郑智化的《水手》。这首歌是我毕业以来,感受最深的一首歌,其中一句歌词叫做:“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一直伴随着我。是的,只要坚信,风雨后必能见到彩虹。   “哟,大伟,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流行唱这歌啊?”童菲取笑说。   “哎呀,我说童菲,人家大伟是才子,比你懂内涵,这叫怀旧对不对?”刘璐接过话说完还笑成一片。   “我倒是觉得大伟可能做洗碗工的时候悟出的感悟,说不定人家就要扬帆起航了呢?”李婕接话说。   “抱歉,各位,如果你们取笑可以,请不要伤人自尊!”我深吸一口气说。   “哎哟,大伟还有自尊?你自尊再强不也是个洗碗工?我要是你,我都不来参加,简直是丢人现眼,今天这个聚会虽说给你发了邀请,那也是看看你有没有自知之明,没想到你还真是没皮没脸的来了,也不怕大家笑话。”江宋华冷笑着嘲讽说。   “这都是什么社会,连文明都没有了吗?什么时候说话都这么赤裸裸了?洗碗工怎么了,洗碗工就不是人?我就奇了怪了,如果说曾经的友谊都变成这般的话,不聚会也罢!”说完,我愤怒地转身离开,留下人们一片嘲笑……      三、真相   春节,在爆竹声声中悄然来临。吃过年夜饭,我逃离七大姑八大姨的相亲战火,独自走向村口的山丘上,夜色中,回首看着稀疏而灯火通明的村庄,早已没了童年时的喧嚣,村里人们为了更好地生活,都外出打工,村里更显萧条了。我怀念从前村庄里的喧闹,怀念村庄里人们纯真的善良。可如今早已淹没在时代快速的发达里。   夜深,露重,年迈的父亲走进我的房间,语重心长地说:“大伟,你年纪不小了,是时候找一个姑娘成家了吧?张家的香火不能在你这里断了呀!以前你总说要有足够的经济支撑,你才愿意娶妻生子,如今你自己都开公司了,为什么要单着呢?”   “爸,我知道你着急,这好姑娘那是这么容易就找到的?再说了公司刚刚起步,我哪有心思考虑儿女之情?”我劝解父亲说。   “哎呀,真不懂你们年轻这一代的想法,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哥哥都十几岁了!”我爸自顾自地装上一支山烟,吧嗒吧嗒抽着说。   “爸,真不着急,等我公司开年业务方面谈妥了,客户源全部稳定下来,到时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吗?”我无奈地说。   “行,你放手去做,记住,爸妈永远支持你!”我爸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熟悉而陌生的地方,我又回到了机场。等待着飞机起飞,这次聚会真心看淡了许多东西。什么同学情谊,什么同学聚会,都变质了。有一种东西叫做低调他们不懂。   阳春三月,公司正式上市。这一下震惊了无数曾经瞧不起我的人,这是一个惊天消息,一个他们不愿意承认的消息。   “喂,大伟吗?我是江宋华,听说你开公司了是不是真的,该不会是故意散播谣言,欺骗我们吧?”   “喂,大伟吗?我是林苏,你公司做什么的,年利润如何?”   “喂,大伟吗?我是马江,你公司还要人吗?”   “哟,很深沉嘛,你真够低调的。”李冰的电话。   “……”   北京的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北京军海医院咋样合肥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郑州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