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雀巢】亲历马奇诺防线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人生哲理
无破坏:无 阅读:1927发表时间:2015-05-10 11:26:24 摘要:马奇诺防线是现代军事史上最浩大的军事筑城工程,关系国家命运,被誉为“陆上的英吉利海峡”。但二战中遭到德军侧后进攻,仅7天就全线瓦解,驻守防线50万大军大部投降。交战一个多月,法国即宣布投降,失败之惨震惊世界。马奇诺防线也沦为失败的象征和法兰西的国耻。本人是极少有幸亲历马奇诺防线的国人之一。 在我的外交生涯中,无论是年轻时做武官秘书,还是后来担任武官,有许多往事一直历历在目,终生难忘,考察马奇诺防线就是其中的一件。那是1966年秋天,我作为驻法国武官的秘书,陪同武官进行的一次十分有意义也颇有情趣的考察活动。它在我的记忆库中占有独特的位置。试想,中国人有机会亲自考察马奇诺防线的能有几个?每每想起,总是喜上心头,深感幸运。   戴高乐执政时期的法国是西方大国中第一个与我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从1964年建立大使馆开始,我们就在使馆内建立了武官处。武官处由六人组成,即首席武官(陆军兼空、海军武官,称三军武官)、空军副武官、海军副武官,还有三位年轻人作为武官秘书兼翻译。本人是三位年轻人之一。第一位首席武官卸任后,空军副武官方文同志升任首席武官。方文武官1938年参军,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老革命,调任武官之前已是空军一个军的副参谋长,是优中选优被派往国外任职的,善察风云,做事沉稳。1966年秋的一天,他决定去考察马奇诺防线。他对我说,作为驻法国武官,不亲自见识一下马奇诺防线将是终身遗憾,让我去做必要准备。三个年轻人中,我分工负责涉外事务,武官的涉外活动由我担任翻译。陪同武官考察马奇诺防线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我的头上。我在军校学习时,读过一些关于马奇诺防线的资料,对这一举世闻名的军事筑城工程怀有浓厚兴趣和憧憬。能陪武官亲临现场目睹其尊荣当然是打心眼里高兴。   我立即投入了这次行动的准备工作。首先是尽量搜集有关资料,以便向武官做个全面汇报。为此,我曾几次去法国国家图书馆。法国国家图书馆是一处古老建筑。走进阅览大厅,肃静得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声音。许多读者面前码放着成堆的图书资料,让人立马想到,这里是个做学问的圣殿。服务小姐和蔼可亲,除了我这幅东方人的面孔,并无异乡陌生之感。按规定,图书资料概不外借,我只好边阅读边摘录。准备工作的第二件事,是确定行车路线,并将其准确地标绘在地图上,避免迷路或走冤枉路。当时我已是上尉军官,在军校学过军事课程,包括地形测绘,而且已在我驻瑞士使馆做过近五年的武官秘书,这类图上作业可谓驾轻就熟。尽管如此,我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我知道,如果走迷了路,不仅影响行程,还会受到武官的严厉批评。所以,我必须根据资料在地图上做足功课。   按照国际惯例,两国之间的外交事务,讲究优惠对等。当时中法关系比较友好。我武官离开巴黎无须审批,但要报备,要将动身日期、行车路线、汽车牌号通知当局,以便警方沿路予以“关照”。   在外交官中,武官这个职业比较特殊,或者说敏感度较高。因为除了办理两国之间的军事外交事务,如军事代表团的互访等,武官往往还担负一些不便明说的任务。其实各国武官都如此一斑。中法两国虽远隔万里,但当时中国是社会主义阵营的一员,各国武官之间有相互交流或交换情报的习惯做法。法国警方对我武官的行动盯得较紧也在情理之中。要求我们把旅行时间、路线、车牌号通知他们,说白了,就是便于他们盯梢。在这方面,法国人还是比较讲究策略的。他们并不死盯,而是几部车交替执勤,有时在后面跟进,有时在前方等候。他们尽管做得巧妙,也还是逃不过我武官的火眼金睛。俗话说,不做亏心事,莫怕鬼叫门。我们这次出行是对战史遗迹的一次私人考察,无任何藏着掖着的东西。路上倒是经过几个军用机场。每逢经过机场路段,他们就盯得特紧。其实,我们对这类军事目标并无兴趣,既不停车,更不拍照,就是以此告诉他们,中国武官不干偷鸡摸狗的勾当,你尽可放心。   马奇诺防线是一项举全国之力,关系国家存亡的战略性工程。经过近十年的论证、勘测和设计,于1930年1月经法国参众两院审查批准,政府颁布命令并于同年动工,耗资60-70亿法郎,等于当时政府一年的财政开支,历时六年,于1935年底竣工,并冠以当时法国陆军部长马奇诺的名字,故称马奇诺防线。   防线沿法德边境一线展开,分为两段,西段是海拔300米至1000米不等的山区,东段有莱茵河,全长700公里。   我们从防线的东段开始考察,第一站就是莱茵河。莱茵河发源于瑞士阿尔卑斯山脉,流经法国、德国等六个国家,从荷兰入海,全长1320公里,是欧洲水上运输的大动脉,通航河段900公里,其中700公里可通万吨海轮。两岸风景秀丽,历来是艺术家们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德国著名诗人海涅以莱茵河为题创作了众多的神话故事。法国著名作家雨果说,莱茵河“映照出整个欧洲的历史”因而“是他的最爱”。莱茵河作为法德两国的界河长195公里。我们开车沿河细细观察,在岸上走了很久很久,目的是尽可能全面真实地评估它的军事价值。远处的森林、岸边的野花、秋天里略显凄凉的蛙声、不断驶来的轮船,构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但是让我们倍感意外和惊讶的是河水严重污染。河水呈暗黑色,河面上漂浮着一片片油污,腥味熏人,在河上呆久了,定会损害人的健康。那些长期在这条航道上服务的船员们必然深受其害,想来令人心寒。那时国内还是处处山清水秀,让我们很是自豪。未曾想,命运如此地捉弄人。此时在我们备受污染煎熬之时,莱茵河水早已清澈见底。经过认真观察,我们确信,从军事上讲,这段河流的确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平均几十米的河床,我们用扔石头听声响的办法估算,水深数米,河堤高于地面。临岸法国一边还有宽近百米的水网地带,战时可以决堤形成河泛区,再辅以防御工事,足以拒敌。   离开莱茵河,已是傍晚。我们来到一个小镇,吃饭住宿。旅馆不大,四层小楼,干净而舒适。在前台登记时,我告诉服务生,武官单住一个房间。当我说我与司机同住一个房间时,服务生,一位男士,眉头一皱,似感意外。未曾想,事后由此引出一段笑话。那时与法国建交的国家一百多个,其中有七八十个国家派有武官。武官这个行当是男人的专利。各国武官之间,武官与驻在国军方主管官员之间混熟了,有时会拿女人或性开玩笑。有一次,我陪武官参加军方组织的外地参观,在大巴行驶过程中,大家都感到无聊,于是话匣子打开了。军方一位陪同军官突然嬉皮笑脸地小声问我,“你是不是个同性恋者?”“胡说!”我断然反驳。既然是开玩笑,我也以笑回敬。事后一想,啊!明白了。莱茵河畔那次住宿导致了驻在国军方的误解。在西方人的意识里,两个履行公务的男人同睡一张床是不可思议的,作为外交人员更让人难以理解。他们哪里知道,我们有自己的难处。当时,国内“文革”已开始大闹天宫,经济困难,国家外汇奇缺,在这种情况下就很难顾忌到对外影响,对我国外交人员旅差费的标准规定得较低。不用说与司机同睡一床,出差中我还与副武官同睡过一张床呢!同时也可看出,我们在旅行中的一言一行都在驻在国军方的掌控之中。其实,严密掌控外交人员的行踪各国都一样,没什么奇怪的。   第二天清晨,上路前行,前面是防线的山区段落。我们的目标是在丛山峻岭中寻找第一个要考察的要塞。我知道,尽管我把行车路线已在地图上标绘清楚,但按图索骥并非易事。于是上路前我又在地图上费了一番脑筋,并请教了旅馆的服务生,以确保我这个军事参谋“考试”合格。茫茫荒野,崎岖山路。那时没有GPS,更不像现在这样,防线的要塞区已被开辟成旅游景点,修了柏油马路,设置了清晰的路牌。走着走着,道路越来越狭,周围杂草丛生,十分荒凉,没有人烟。我开始忐忑不安。我让司机慢速行驶,睁江西癫痫医院地址大眼睛四面环视,不放过任何可能的迹象。突然,我发现在一片山林的后面有一处陡峭的山坡,像刀切一般,于是我们停车,离开道路,在荆棘荒野中徒步前行。秋天的山野,景色着实迷人。草的青香掺杂着地上树叶的霉味扑面而来。武官和司机对风景很感兴趣,而我却心神不安,唯恐捕了空。我们三人身着风衣,头戴鸭舌帽,东张西望,酷似远道来的探险家。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一个高大的拱形洞口出现在我们面前。顿时,我悬着的心落地了。洞口哈尔滨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更好高约七八米,宽度足可供两辆载重卡车会车进出。两扇厚重的铁门已经锈迹斑斑。通往洞口内的轨道痕迹还依稀可见。铁门关着,我们无法进入洞内。出发前我已就洞内外的工程构筑和运作情况向武官作过汇报,但武官让我再作详细讲解,说就地听讲印象深刻。于是,在山洞口的大铁门前,我像是导游,更像作战参谋在作战地图前向指挥员汇报战况一样,向武官详细讲解洞内的工程设施和结构,并再次向他一一展示从法国国家图书馆复制来的洞内设施和结构的照片。   马奇诺防线的西段防线依山势而建,由若干要塞区构成。要塞工程分为地上和地下(山洞)两部分,上下左右贯通。地上防御地带的纵深4-14公里。防御地带内建有大量装甲或钢筋水泥掩体。装甲掩体可以升降。掩体间可互相实施火力支援,形成绵密的火力网。重要地域的掩体之间有地道相通,并伴有反坦克壕、断崖、钢筋水泥桩岩等反坦克障碍物,以及雷场、通电铁丝网等防步兵障碍物。   让法国人视为骄傲并极力夸耀的是防线的地下(山洞)工程。据资料描述,每一个重要筑垒地域的地下工程都是一道地下长城,或者说地下城市。有的中国军事专家说,整个防线地下工程的施工土方量仅次于中国的长城。洞内的轻轨铁路长达一百多公里。要塞主体工程从山底到山顶分为若干层,整个山体几乎全被挖空。内有指挥所、发电站、弹药库、救护所、可供三个月自给量的食品库,甚至还有电影放映室等娱乐设施。垂直电梯从山底直通山顶,用以运输山顶作战所需的作战人员和物资。所以法国人把马奇诺防线喻为“陆上的英吉利海峡”,“固若金汤,坚不可摧”。马其诺防线就其抗击火力打击的坚固程度而言,在现代军事工程史上堪称一绝。难怪日本人把在我国东北与苏联接壤经营多年的防线称为“东方马奇诺防线”。   我讲解过程中,武官还提了许多问题,我都一一作了解答。讲解结束后,武官对我报以微笑和点头,对我的讲解表示满意。这也让我对下一段的工作增加了信心。   我们沿着崎岖的山路向西前行。看到了无数地上的防御掩体。还不时下车走进掩体细细端详。观察的越多,印象越深。秋季的白天已经变短,太阳西下,我们结束了这第二天的行程。   清晨,经过一夜的休息,精力充沛,精神抖擞。常见的老年人癫痫药物有哪些无需再反复观看头天看过的那些玩艺。我们便一直奔下一个重要目标,法国东北部小镇凡尔登,去参观凡尔登战役纪念馆,并在那里寻求马奇诺防线作战失利的缘由。   凡尔登是个小镇,但驰名世界,特别是在各国军界,更是无人不知。就像滑铁卢,地方虽小,但因拿破仑滑铁卢决战失利,小地方便扬名天下。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法德双方在凡尔登进行了战略决战,双方伤亡百万。凡尔登战役纪念馆以光电技术再现了当年永备筑城工事和战场上两军厮杀的惨烈场面以及战役进程。当时国内还未引进这种技术,所以我们感到十分新鲜,也为极为逼真的战争场面所震撼。在凡尔登战役中,法军依托坚固的筑城工事进行了阵地防御,最终取得胜利,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法国由此认定,阵地消耗战是决定未来战争胜负的关键,于是建设了以山地与河流为依托的马奇诺防线。认为凭借连绵不断的筑城工事至少可以坚守三年,至敌人力量耗尽,即可战而胜之。所以当希特勒德国1939年9月用装甲机械化部队闪击波兰时,法国没有一个装甲师。一年另八个月后,当面临德国进攻时,法军又误判德军主要突击方向,使德军得以绕过马奇诺防线,长驱直入,从侧后迂回,七天就占领了马奇诺防线。法国驻守防线的50万大军大部被俘。仅一个多月,法国即宣布投降,失败之惨震惊世界。从此,马奇诺防线也沦为失败的象征和法兰西的国耻。   战前,法国不缺乏明白人,其中就有戴高乐将军。他们通晓德国的建军趋势,主张组建大量装甲部队以对付德军的闪击战。但是他们的正确主张未被采纳,反遭讽刺围攻。俗话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反过来,成功也可能是失败之因。关键在于转化的条件,要切忌墨守陈规,必须与时俱进。法国的惨败说明,战争不单是物质力量的较量,还是智慧的博弈。战前,法德经济和科技水平旗鼓相当,法国却因军事理论落后而招致失败。还说明,要保护和重视少数派的意见。如果戴高乐们的意见被接受并付诸实施,法德战争的结局会是另一个样子。   三天的考察结束了。回到巴黎,武官对我只说了一句话,“你干的不错”。这等于宣告我“考试”合格,我可以睡个好觉了。   共 48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