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木马】秋天的颜色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就是妈妈买的万花筒。眯着一只眼,从另一只眼睛看进去,里面的景致是那么绚丽,就像春天所有的花儿一齐盛开。不幸的是,在一年级的课堂上,老师夺走了手里的万花筒,漫不经心地扔到了窗外的水泥地上,把我童年幸福摔成了无数纷飞的碎片。   从懵懵懂懂的少年,一步一步走向人生的终点。一段又一段岁月穿梭而过,由此看惯了人生的五彩斑斓。我仿佛正行进在人生的秋季,从幼稚纯真慢慢变得成熟世故,再也不是那顾影自怜、怀才不遇的愤世青年,而是“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虽然有所敬畏却仍不知天命,因而对秋天的感知较之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   在我的眼里,秋天是红色的。程颢曾在《秋月》中写道:“清溪流过碧山头,空水澄鲜一色秋。隔断红尘三十里,白云红叶两悠悠。”二十多年前,在十一月初的某天,我曾经独自登上北京的香山,放眼看去,如火如荼的红叶染遍了整个京城,红的是那么娇艳,红的是那么壮美,但那时自己只是香山上一位匆匆过客,欣赏过后,很快就忘记得干干净净。直到去年10月底,和几位朋友去了汉中南郑的黎坪,从汉江边的暮夏,到山梁顶的隆冬,再到千年古镇边的深秋,青的樟,白的雪,红的枫,几个小时内,我们仿佛经历了悲欢离合、酸甜苦辣的一个完整的人生轮回。古诗不就有“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句子吗?以我的判断,40岁以前的诗人绝对不会写出如此彻悟的诗句的。   在我的眼里,秋天是黄色的。金秋十月是丰盈的季节,是收获的季节。国庆节,难得回到周至老家,走在乡间小路,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金灿灿的苞米,到处都飘满黄澄澄的稻菽,到处都是沉甸甸的果实。人们拉车携筐,把满地的金黄搬回家去,家家的场院里都溢出了蜂蜜般金黄的气息。正如唐代诗人钱翊在《江行无题》中描绘的情景:“万木已清霜,江边村事忙。故溪黄稻熟,一夜梦中香。”金秋送爽,大地好似金碧辉煌的殿堂,黄的是那么醉人,黄的是那么喜悦。黄色的秋天,正是子女长大成人、事业兴旺发达的中年人生的体现。   在我的眼里,秋天是蓝色的。王勃在《滕王阁序》中用清丽的笔墨描摹出一幅逼真的秋景图画:“时惟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同样在一个秋日,我去了故乡黑河峪口的金盆水库,蓝盈盈的库水,在晚霞的映照下,与远处的蓝天接在一起,整个世界似乎都成了蓝色的海洋。这时,清风明月,天高云淡,秋水无波,白鹭寒潭。这不正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真实写照吗?在很多文人墨客的笔下,蓝色的秋是那么宁静安谧,又是那么睿智深沉,蓝色的秋天,还是宽容博大、举重若轻的中年人生的象征,那幽深如海的蓝色不正表现出中年人海纳百川之胸怀吗?!   在我的眼里,秋天是紫色的。前天和爱人去秦岭爬山。她穿了一件紫色的风衣,穿行在开满紫色刺荆花的山间草地上。于是,我的眼里,全是紫的颜色、紫的映像。在我心灵深处,紫色代表一种强烈的感情。紫色虽不象红色那么火热,但它似乎也可以象红色烧尽所有的东西,包括一切忧伤、包括一切不幸。紫色爱情是高贵纯洁的爱情,它不看重俗气的金钱,唯一能打动它的也许只有从心而出的那份无可替代的真爱!也许这些也只有欣赏过紫色秋天的人才会懂得。   秋天的颜色是抒情的,也是沉郁的;秋天的颜色是俏丽的,也是端庄的;秋天是迷人的少女,更是知心的爱人。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里效果好郑州癫痫病可以手术治疗河北癫痫病医院武汉看羊癫疯哪个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