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那糖果和琴声(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文章

已经中年的我,却时常想起儿时的那一段段往事,记忆里还保存着那件淡粉色的娃娃装和那袋儿花花绿绿的糖果。现在想起来足有半斤装的糖果系在一个很好看的塑料袋儿里,袋口被一个塑料锁住的。那袋儿糖果,好多年来还会时不时地飞到我的梦里......

我出生在勃利县倭肯那个小镇,女孩子的缘故,几岁时的记忆就已经牢牢地刻在脑子里。我们家前面就是一排红砖瓦房,爸爸告诉我那里住着的都是上海来的知青,有男有女,那时我不是很明白知青是干啥的。印象里的他们穿着虽然是很朴素,但看着就和我们镇子里的人不一样。心里就琢磨不透有哪个地方不一样,可能就如爸爸说的,他们是大城市的人儿,比咱乡下的洋气。

爸爸当时算是有点文化,当个生产队队长。农闲时就和他们在一起唠嗑,也能唠到一块去。爸爸也就年长他们几岁吧,他们都管我爸爸叫王哥。一到开春野菜下来了,还有小菜园的菜也下来了。我们家可就热闹了,三间茅草房里挤满了人,有说有笑的。木制饭桌往炕上一放,再烫上一壶小烧酒。我清楚地记得,爸爸透亮的白瓷酒壶就像女人的腰身,中间细瘦,下段像裙摆。

爸爸和那些叔叔们捏着小酒盅,就着桌上妈妈胡乱炒的几碟小菜下酒。爸爸的酒量超好,知青叔叔们是喝不过爸爸的,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爸爸会喝多,倒是替知青叔叔们担心。爸爸说他们喝多就回去睡觉,可是,我偷偷发现,有的叔叔回到红砖瓦房里不睡觉,而是躲在屋檐前粗糙的木头凳子上吹口琴,吹得很专注也很动听,我知道我爸爸是吹不出来这个调的。爸爸说:“他们是想家了,想家的时候就会这样。”我坐在爸爸对面:“那想家了为啥不回家呀?他们的爸爸妈妈不也会想他们么?我咋见不到他们哭呢?哭了就有人送他们回家了。我去姥姥家住几天想家了就会哭,到时小舅舅就会送我回家。”爸爸喝多了也得回答我的问题:“叔叔和阿姨们的家远着呢,坐火车得好几天,再说了,他们说不定回不去了呢!”我天真地摇着爸爸的胳膊:“那是他们没有钱坐车么?真是的,出来时他们的爸爸妈妈也不多给点钱啊!”我的问题总是没完没了,不知道爸爸啥时靠着热炕头的枕头已经睡着了。我是睡不着的,就偷偷地跑到红砖瓦房前,接着去听叔叔吹口琴。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天爸爸回来告诉我:”你们学前班可以去知青点上课了,就是那排红砖瓦房里。”我追问着正在洗脸的爸爸:“我们去那里上课,那里住的叔叔阿姨们不就没地儿住了么?”爸爸用皱皱的毛巾擦巴两下脸:“他们回家了。”我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爸爸,你咋不早说呢,我还想听叔叔们给我吹口琴呢!”呜呜!呜呜!不知道为啥,我哭了好半天。

有一天我放学跑回家,额头的汗迹还在,见家里来客人了。

“一年多,小美(我的乳名)都这么高了,读书还用功么?”是客人在和爸爸说话。听声音就知道是知青叔叔,我高兴极了。开饭前,知青叔叔从挎包里拿出一包裹,打开是件淡粉色的娃娃服,前后各有两个衣兜,领子镶嵌着同样颜色的花边,就连衣兜也是花边围着。我前前后后地比量着,高兴得差点跳起来,真是喜欢得不得了,因为前后都能穿,这是我童年穿过的最奢侈的一件衣服。爸爸说还有我更喜欢的呢,我抬眼一看,原来是一包塑料包装的糖果袋,里面花花绿绿的糖果,袋口是被塑料模型锁着的,看着就让我垂涎欲滴,我丢下衣服去把糖果袋紧紧抱在怀里,爸爸不好意思地和知青叔叔说:“倒是孩子啊,就认识吃的,哈哈。”

听爸爸说,知青叔叔是专程来看望爸爸的,只住两天就走了。临行时,我央求叔叔再给我吹一曲那熟悉的《送别》。知情叔叔拧不过我,到底还是吹上一曲,我跟着哼哼着那记不全的词儿: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没等听完,我就跑到小屋里,爸爸和知青叔叔不知道我要干嘛,当我再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我穿上了那件淡粉的娃娃装,怀里捧着那袋糖果:“叔叔,这糖果太好看了,我没舍得打开,也没舍得吃。”知青叔叔轻轻地拍了两下我的头:“小美,好好学习,叔叔还会再来的……”

很多年过去了,爸爸在的时候,知青叔叔还曾来过一次就再也没来。那排红砖瓦房还在,爸爸已经不在了,知青叔叔的糖果和那口琴声依旧会飞进我的梦里......

郑州哪里能找到治疗癫痫的医院?长春市哪些医院对癫痫的治疗比较正规呢?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