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瞧这两家子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文章
破坏: 阅读:2086发表时间:2018-02-05 18:49:18
摘要:曹木膝下无子,一生吝啬,五十岁那年,一病不起,妻子情急之下,托人买回一个儿子,人们宽慰说“五十得子不算迟,老子一百儿五十”。这个“五十”,使这个家彻底改变了命运。

【江山多娇】瞧这两家子(散文) “守着金山银山,不如勤劳肯干”,乡亲们爱用这句话教育子孙后代。人们朴素的语言里,透着对勤劳持家古训的笃诚,对子孙后代的期盼。
   话说曹家庄有个土财主曹木(五行缺木而得名),曹家有个从山东逃难来的长工王长锁。王长锁为人忠厚勤劳,高大身躯,干活一人抵俩。曹木很是满意。
   曹家从曹木爷爷辈就开始积累财富,盖起了四合院子,父亲辈又加了二层,他从出生就在父辈的致富经中熏陶,他的远大理想就是把二层盖到三层,可曹木生性木呐,不善言谈,娶妻生子是人生大事,父亲在上西天之前,病榻上为儿子操办了婚事,这才合了眼。妻是娶了,生子却遥遥无期,一年,二年,三年还没动静,他一气之下去了山东,做起了生意,可他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屡做屡赔,本钱赔光了,回老家吧。妻子孤独的守着四合院,守着祖辈留下的十几亩良田,还有娘家赔嫁过来的一匹马、两头牛,雇了一个长工做农活。
   这位太太是出身于财主大院的小姐,笑不露齿,足不出户,信奉“三从四德”那一套。她没读过书,没见过世面,不知道更多的事情,只是一味怪自己肚子不争气。娘家妈比女儿还急,女儿过门这么多年了,没有为曹家生个一男半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要被曹家一纸休书送回来,可是天大的耻辱啊!
   老太太不惜重金,先后请了十几位有名的郎中,女儿苦汤汤喝了几年,直喝到看到药罐药碗就吐,也没有怀孕的迹象,郎中一个个摇着头走了。
   “女儿啊,认命了吧,给相公娶个小的吧!抓紧给老曹家生个儿子吧!”女儿哭成个泪人不答应,娘家妈只好作罢。
   太太见丈夫回来了,喜出望外,但低眉顺眼,不敢正眼看丈夫,一抬眼,碰到的是冷冰冰的一张脸。她哭了一宿又一宿,最后听了娘家妈的话,为丈夫纳了妾,谁知这小老婆也不争气,几年也没给曹家添个一男半女,愚昧的她又责怪小老婆,只会吃饭,不会下蛋,不生孩子留她何用?处处为难小老婆,拿小老婆当丫头使。
   每年腊月,曹木都会出外收租要债,这年出去多日未归。大太太窃喜,趁着这个机会,瞒着丈夫,把那个小妖精卖给了长工王长锁。曹木回来后,发现姨太被卖了,大发雷霆,但又碍于面子,长工娶回家的老婆,是不能再买回来,一气之下搬到别院去住了,一年不踏进大太太房门一次。丈母娘苦苦相劝,也没用。得,这生孩子更无希望了!
   说这曹木,可是个“抠门”的主儿,他既不沾花惹草,也不花天酒地,听他家的长工说,那个吝啬劲,那个抠劲,十里八乡再找不到第二个。吃咸菜数根,每人十根咸菜,吃完了,吃腌石头,哈哈,真是稀奇,咸菜缸里泡的不是菜,是小石头,吃饭舔石头就饭。吃面条,那更是一绝,长工还没下工,面条已下锅,干吗?泡啊,泡涨了一碗变两碗,这样省粮啊。穷人都不愿给他家扛活,吃不饱饭饿肚子干活没气力,还说偷懒。活脱脱一个守财奴。
   曹木年过半百,膝下无子,怕老无所依,视钱如命,更加吝啬。听说那湖北治疗癫痫医院哪里好小老婆为穷长工王长锁生了三个儿子,曹木更是怨恨妻子。旧时的人把生孩子的责任推到女人身上,女人也认了,她们不知道男人也患不育症。可怜那曹木,最终也没为老曹家续上烟火,加三层楼的心也没有了。
   五十岁那年曹木一病不起,妻子情急之下抱养了一男孩。人们安慰说“五十得儿不算迟,老子一百儿五十”。因此,给孩子取命“五十”。曹木没命活一百,没过五十岁就带着遗憾,带着内疚去见他的列祖列宗了。他守着祖辈那四合院,十几亩地,过完了他吝啬愚昧的一生。
   俗话说“抱来的是爱子”,“曹五十”命中富贵,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长得可爱极了!曹木妻子可能是几十年求子心切,抱着这个儿子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像自己,她笑成了一朵菊花。奶妈是个周整的女人,这是太太左挑右选的,怕吃奶影响儿子容貌。太太只允许奶妈喂奶,喂完就抱在怀里,不让小五十哭一声。人们说,这孩子可掉到福窝里了。
   转眼小五十长大了,太太更是疼得不得了,捧到手里怕打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要飞机不敢买坦克,只要小公子一开口,马上差人去买。就差架梯子上天摘星星了!
   到了上学年龄了,太太觉得孩子该上学读书了,那知这孩子上了没几天就死活送不走了。在地上直打滚,嚎得人心酸。问不出缘故,“不去就不去吧”,太太把小五十抱在怀里,哄了起来。
   到了下午,校长上门来了。“太太,您这孩子我可不敢留了。”
   “怎么了,校长。”太太问道。
   “他雇人写作业,老师批评了他,他就给老师衣服上,床上放苍耳子,扎得老师浑身痒,摘都摘不下来。唉!同学稍不如意,他就给人身上泼墨水。”
   “校长啊!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这孩子不是刚上学吗?完不了作业,找伙伴帮帮,有什么啊!老师还罚他,怪不得今天死活不去上学了,这老师……”
   这话说的,合者全是老师的错。
   曹五十被养母宠的成了“小皇帝”,花钱如流水,脾气大的很。稍不如意,打滚耍赖,太太不敢惹,一味迁就他。长到快十八岁了,读书不成,干农活嫌累,做生意赔本,就这样吃老本混日子,养成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坏习惯。成了全村有名的混混。再后来,又加上一样坏毛病:赌!没两年,上辈留下的两层楼也被他还了赌债。他们母子坐吃山空,身无分文,现在连安身的房子都没有了,只好搬到早先的长工王长锁家的一间杂物间安身。
   话说长工王长锁,娶了曹木的小老婆为妻,很是知足,这个女人也是出身穷苦人家,当年卖身救父才给人做了小,受尽了大太太的欺侮,现在的丈夫疼她,不嫌弃她,虽没家没业,但夫妻恩爱,勤俭持家,日子清苦但和睦,她的三个儿子,个个懂事聪明。夫妻俩心满意足,脸上挂着幸福的笑。
   解放后王长锁分了田,分了地,虽收入不多,却能勉强度日。后来孩子们长大了,大儿子学会了木匠活,农闲时给人打打家具,给盖房的做做门窗,挣点钱贴补家用。二儿子爱做饭,跟着厨师舅学了几招,谁家有个红白喜事儿,帮帮忙,掌掌勺,也能赚点烟酒肉之类的。后来,乡政府的小灶需要厨师,乡里工作人员大都是城里分派来的,吃饭讲究,村长考虑王家老二贫农出身,根正苗红,是最合适人选,推荐老二进了乡政府当了厨师,虽工资不多,但那个年代钱值钱啊。老三聪明爱学习,弟兄仨数他学历高,高中生那会儿也不多,学树木嫁接,改良种子,十里八乡的能人儿,农业技术员儿,虽挣工分,生产队因为试验田多,新品种产量高,老三家里家武汉儿童羊角风哪家医院好外有脸面,父母脸上也光彩,这一家人热热闹闹,和和睦睦使村里人羡慕至极。
   现在曹家母子落魄,无处安身,别人都说活该。王长锁是善良宽厚之人,看在他们曾经东家的份上,把东屋收拾好,留他母子住下。王长锁妻子一开始不答应,想起当年被那个婆娘欺侮的事,咽不下这口气,经不往丈夫的劝说,最终答应了。
   人们感叹曰“十年河东转河西,莫笑穷人穿破衣”啊。

共 2629 字 1 页 首页1
武汉哪儿可以治疗羊癫疯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