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酒家】燃烧的藤蔓(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伦理小说

邻居二婶很会侍弄园田,和我家挨着的篱笆墙下,种了很多葫芦和南瓜,到了果实成熟的季节,那盘根错节纵横交错的藤蔓,便肆无忌惮地将低矮的篱笆墙缠绕得死去活来。而那些翠绿而旺盛的叶片,便将藤蔓的执着与篱笆墙的无奈遮掩得滴水不漏。那些大大小小的葫芦和一个个傻了吧唧的南瓜,却在白色和黄色的花朵与绿叶的掩映下,理直气壮地将自己壮大了起来。

“小璐,吃葫芦和南瓜自己摘。”

隔着低矮的篱笆墙,邻居二婶热情地对我说。

“谢谢二婶!”

我很感激二婶的慷慨。母亲说,邻居二婶是靠种园田和养一些猪来为儿子还助学贷款的。二婶的儿子叫大青,在读大学,就快毕业了。

“邻居二叔在干啥?”我问母亲。

“在城里打工。”母亲说。

“你二叔在城里跟别的女人过上了。”父亲将半杯白酒一饮而尽,愤愤地说。

“你喝点猫尿,在女儿面前逮啥冒啥,你看见了?”

“二柱子说的,他们在一个工地打工。”父亲很肯定地说。

虽然对邻居二叔的说法我半信半疑,但我绝对相信父亲是个不会说谎的人。

母亲没有言语,只是加了一块肉放在我的碗里,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邻居二婶很勤劳,每当黄昏时分都会在园田摘些瓜果,准备第二天到集市上去卖。二婶的体格很单薄,且咳得厉害。看着她将大个大个的葫芦和南瓜费力地装上人力三轮车(家乡人管这种车叫‘到骑驴’)时,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去邻居二婶家做客是一个晚上,二婶正在吃晚饭。她的饭菜很简单,大米饭外加一碟咸黄瓜。看我进来,赶忙和我打招呼,然后麻利地收拾碗筷,其实碗里还有没吃完的饭。

二婶的屋子还是老样子,家具很陈旧但摆放得很井然,土炕和屋地虽然没装饰过,但却一尘不染。只是二婶面容枯槁,干咳不停。

看样子,二婶的精神头很糟糕,在了解了我在城里的状况之后,二婶若有所思地说,你二叔他……二婶欲言又止,我猜想二婶关于二叔在城里的事,可能听到了什么风声,或者二婶已经知道二叔在城里的所有事情。在以后的交谈中,我尽可能地岔开关于二叔的话题,因为关于二叔的事情,我实在帮不了二婶什么忙,并且我不愿意看到二婶提起二叔那忧郁的样子。我询问了大青的情况,一提起大青,二婶立刻笑逐颜开,和我讲述了很多大青在学校的事情。看得出,大青是二婶的骄傲。

临别时,二婶对我说,你啥时回城啊?我说,过完中秋节。二婶又说,璐璐,以后……二婶有点犹豫,然后又接着说,大青你可得帮忙啊。我望着二婶那乞求的目光便很真诚地说,好啊,行啊,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不知道二婶要我帮大青什么忙,工作上的,还是经济上的?

忙能帮还是要帮的,小的时候二婶对我就很好。二婶怀大青的时候,我才七八岁。那时爸妈地里的农活多,我放学后一般都和二婶呆着。二婶教我写作业,帮我梳辫子。告诉我小女孩应该梳什么样的辫子好看。比如,齐刘海的齐肩梨花头,弧形刘海双马尾头,齐刘海双马尾麻花辫等。一次在街上玩,二柱子突然将我的红色发卡从我的头上摘下就跑,我急得大哭。邻居二婶得知,气呼呼的追了二柱子很长时间,才将发卡要了回来。

母亲说,二婶的日子始终过得很紧吧,二叔是个农民,而农田又不多,二叔是在全国开始时兴房地产开发时,在一个工程队里学的瓦工。以后便在一些城市打工。由于二婶的身体原因,将农田承包了出去。我的印象中,二叔是个脚踏实地,心地善良的人。

一天中午,隐约听见二婶家有说话的声音,还有二婶猪圈里猪的骚动声。母亲说,大青回来了,二婶和大青在猪圈里看猪。我说呢,回老家几天了,二婶的院子里除了二婶的咳嗽声,还没听过二婶的说话声呢。

二婶和大青是晚上到我家来的,大青抱来一个不大不小的葫芦,还有一兜鲫鱼。二婶不好意思地说,大过节的,二婶没条件给璐璐买好吃的,只知道小璐爱吃鲫鱼炖葫芦,璐璐可别挑二婶呀。

二婶的日子过得如此艰难,我有啥理由挑二婶呢。

大青很腼腆,长得浓眉大眼,脸色白里透红。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腹部就已呈现发福的状态。他不善言谈,问一句答一句。亦或许是和我们没有什么话题吧,在一边一直玩手机。

二婶说求我帮大青找一个实习单位,说大青自己找了好几家公司都没成功。大青是学电子的。于是,我拨通了我的闺蜜小琴的电话,小琴的公司正好和大青学的专业对口。小琴听说是我的亲戚,就答应了下来说试试看,并让大青将简历寄过去。她是公司的总经理助理。

二婶听说以后,高兴的不得了,连说,谢谢璐璐,谢谢璐璐。

农历八月十三这天,母亲对我说,璐璐,你把咱家的鱼虾还有水果月饼给你邻居二婶送一些去,就要过节了,我看你二婶就买了二斤肉,你二婶苦啊。接着母亲打了个唉声。我很为母亲的善良所感动,也为有这样一位菩萨心肠的母亲而自豪。

母亲一阵叹息之后,背着父亲告诉我关于二婶的一个惊天的秘密。母亲说,你二婶得的是肺癌,而且是晚期!我震惊地望着母亲,呆若木鸡。

母亲说,二婶的病情只有母亲知道。二婶到医院看病是母亲陪去的,诊断结果出来以后,二婶很镇定,二婶说,她早就有预感。二婶一再要求母亲帮二婶保守秘密,她担心大青知道后会影响学业。母亲答应了,连父亲都没告诉。

二婶在大青几岁时,父母就相继去世了。二婶的娘家离二婶很远,所以二婶跟前也没有至亲。二婶家有个大事小情的,父亲和母亲就帮前忙后的,农村的邻里就是这样,要不咋说远亲不如近邻呢。何况母亲和二婶又处的很好。母亲说邻居二叔一年没回来了,其实,大青上大学的时候,都是二婶张罗着给大青办的助学贷款。

第二天一大早,在母亲的一再催促下,我不太情愿地起了床。如今的农民已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了。他们大多拂晓就开始劳作,黄昏也不愿休息。父母如此,二婶更是如此。

我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发现二婶在园田忙了多时了。篱笆墙下,刚掐下来的藤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间或还有几朵南瓜花。二婶说她在掐蔓。

“这么好的蔓,怪可惜的。”我说。

“心疼了吧。不掐下来,会影响主蔓结果,这种蔓不结果。你看这南瓜,公花和母花不对上,就不结果,和人一样,哈哈哈……”二婶说着哈哈地笑了起来。

二婶的笑声过后,接着便是一阵强烈的咳嗽。我没有笑,反而心猛地一沉,母亲昨天对我说,医生说二婶就剩几个月的时间了。望着二婶那憔悴的面容和她那乐观的样子,我的眼睛湿润了。

“大青没起床?”我偷偷地擦掉眼泪,随便问了一句。

“早呢,晚上不睡,玩手机。起来也没用,农活也干不好。就看将来……”二婶说到将来,停住了,表情沉重。

是呀,将来,将来……我在心里重复着。我不想和二婶说下去了,我似乎觉得不敢面对二婶。正当我想离开的时候,二婶叫住了我。

“小璐,待会二婶卖猪,你过来帮二婶看看秤,和你爸说了,他也过来。现在收猪的可能虎秤了。”

“行,只是我还没看过卖猪呢。”

“没事,你在一边看着就行,站脚助威。”

二婶说着,“咔”的一下又掐下一颗长蔓,随之,一片晶莹的露珠闪着霞光,撒落一地。而那些留下来的藤蔓,便在茂密的叶子的覆盖下,继续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地履行着它的责任和义务。或许,它们将根须扎进泥土,让幼芽看见蓝天的时候,就已注定它们要为它们的花朵和果实奉献一生。那些星罗棋布,肥头大耳,湿湿漉漉的葫芦和南瓜就说明了一切。也许这些藤蔓有时也会渴望着阳光,或者也许它们根本不想见到阳光,因为它们见到阳光的时候,就是生命消亡的时候。

母亲说,二婶那院收猪的车来了。我来到二婶的院子里的时候,父亲早已在那等候了。

车上下来三个人。一个人带着蛤蟆镜,梳着大背头,西装革履,手拿皮包径直奔猪圈而去。另二人穿着工作服,像是“哈墨镜”雇的小工。

“哈墨镜”跳进猪圈,手脚并用地将那些大个大个的,懒洋洋的肥猪一个一个地哄起。不一会儿,那些肥猪打哈欠的打哈欠,抻腰的抻腰,撒尿的撒尿,拉屎的拉屎。“哈墨镜”说:“这叫啥猪,大胳膊大腿大脑袋,没法给价呀。”

“这猪还不好?啥猪在你们眼里都没好猪。”爸爸看着“哈墨镜”生气地说。

“主人呢?”“哈墨镜”一边收寻着一边说,“谁是猪的主人?”

“我是。”二婶凑到跟前。

“你想多少钱卖?”“哈墨镜”问。

“你这人真会问,我们是卖主儿,越多越好。随行就市呗,实的惠儿的给个价。”二婶说。

“昨天不是八块四吗?”父亲说。

“哈墨镜”“说:“今天降价了,再说,你这猪……”“哈墨镜”还没说完,电话响了。他接电话时大声说:“什么?还降?八块二都不行?”

二婶闻听此言,面色很是难看。

“哈墨镜”接完电话,很为难地对二婶说:“大姐,没招了,愿意卖我给你七块九,你的猪太不行了。刚才的电话你也听见了。”

“怎么可能呢,昨天还八块四,降这么多,你给加点吧,她一个妇道人家,又供一个大学生,不容易啊。”父亲焦急地说。

二婶沉默着,犹豫着,也没说卖,也没说不卖。最后还是“哈墨镜”开了口:“这样吧,我是个热心肠的人,看大姐一个妇人供个大学生,我给你八块。”

“不能再加点了?”父亲说。

“不能,这也就是我,换别人肯定不会给这个价。”“哈墨镜”说。

“卖吧,过完节,大青要用钱。”二婶无奈地说。

“哈墨镜”大手一挥:“抬秤,逮猪!”

其实,谁都能看出“哈墨镜”是在故意压价,但是大青急等着用钱,二婶实在不能拖了。既然二婶想卖那就卖吧。

两个小工稳好了秤,将带笼子的小车推到秤上。父亲主动地来到“哈墨镜”的前面说,我来掌秤。

“这个笼子和车总共七十五斤,看好。”父亲稳好了砣,大声说。

“哈墨镜”点头表示认可。两个小工一个进了猪圈,一个将小车推到猪圈的门口。逮猪开始了,只见那个小工将一个袋子猛地套住猪的头,那猪就胆怯地向后退,那人便顺着猪一点一点地将猪推到门口小车上的笼子里,外边的小工瞬速将笼子的门关好,然后推到秤上。不愧是专业收猪的!我心里说。

当最后一头猪过完秤之后,小工想将小车装上汽车时,父亲急速地来到推车的小工面前,厉声说:“先别往汽车上装,把车子给我!”

看到父亲的举动,众人都被震惊了。只见父亲神情严肃地将带笼子的小车推到秤上,说,再称一下!只见父亲的手在颤抖,很长时间才将秤砣稳住。之后,双眼怒视着“哈墨镜”:“你过来,好好看看!”

“哈墨镜”来到秤前,作详视状:“哦,怎么……七十斤,开始……怎么称的……开始称错了吧。开始是你亲自称的呀。”

“小子,别装了,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你们太缺德了,一个妇女养点猪一瓢水一票面的容易吗,快点把车把里的东西拿出来!”父亲已气急,看表情,像是要把“哈墨镜”生吞活剥了一样。

我和二婶还有大青都傻站着,不知道父亲在车把上发现了什么端倪。只见“哈墨镜”脸色煞白,吞吞吐吐地说:“大哥……不,大叔……这个玩笑可不能开呀,既然秤看错了,就按现在的斤数算,一头猪补五斤。再说,大叔你看见谁在车把往外拿东西了?”

“我若是看见,汽车给你砸了,我告你欺诈蒙骗!你的车把开始看是实心的,现在看是空管的。做人不能太缺德了,迟早会有报应的!”父亲浑身都在颤抖。

我们仨人终于明白过来,只见大青猛地上前抓住“哈墨镜”的脖领挥拳就打。我和二婶赶忙将大青拉开。二婶上气不接下气地对父亲说:“大哥,他们把称给补回来就算了吧。”

“既然弟妹这么说,就算了,算账,一称加五斤!”父亲喊了起来。

“哈墨镜”颤抖着给二婶查完了钱,递给二婶:“大姐,查一遍。”

二婶查完一遍,“哈墨镜”说:“对吧?“

二婶含混地说:”可能对。“

“那我们走了。”“哈墨镜”说着奔汽车而去。

汽车缓缓地离开,二婶不放心地又查了一遍钱。突然,二婶猛地喊了一声“钱”便飞快地向汽车追去。我感到情况不妙,一定是“哈墨镜”少给钱了!我和大青也迅速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汽车追去。二婶被我们撇下,汽车终于停了下来。“哈墨镜”从车上下来问:“咋了?”

“钱……钱不对。”我上气不接下气。

这时,二婶也赶到了。她已无法说话,脸色煞白,似咳非咳,瘫在地上艰难而痛苦地喘息着。好一会,二婶才缓过来一些,只听她对“哈墨镜”说:“钱……你多给一百,多给……一百。”

我的天!二婶呀二婶,你……嗨,我真想狠狠地踢一脚坐在地上的二婶!只见二婶拿出一百元钱,递给大青:“大青,还给他。”

“哈墨镜”说:“大姐,这钱给你吧,你是个好人。”

西安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的好啊北京癫痫病医院成年人癫痫发作怎么急救癫痫病治疗是不是好的比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