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在喜鹊声里思念_1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摘要:喜鹊枝头闹,乡思心头绕。无论我们走得多远,岁月怎样变迁,故乡总是在眼前浮现,不是梦,又仿若一个贴心的梦。 一   时至初冬,晨间,听到窗外“叽叽喳喳”地嚷,推开窗户,发现庭院里碗口粗的松树上跳跃着几只喜鹊,它们时而扑腾,时而叽叽喳喳,鸣叫的声音清脆悦耳,心情都被喜鹊唤醒了。乌黑的羽毛包裹其身,配上肩部和腹部的一些白色羽毛,看上去整个身子黑白层次分明,小小的俏模样很是可爱,造物主把美给了喜鹊,可人不妒忌,她带给人的是更美的感觉。虽然我听不懂它们叽叽喳喳说了什么,但我知道,喜鹊是最有灵气的“报喜鸟”,莫非今天家里有啥好事?喜鹊的叽叽喳喳声,勾起了我对儿时故乡的回忆,让我一个早晨温暖得都不想动了。   小时候,很长时间我在外婆家住过。我自幼生于江南的山水画廊,长于乡村的外婆家,同外婆朝夕相处,与山水为玩伴。   记得小时候外婆常说喜鹊是吉祥的鸟,又称报喜鸟,它的叫声是一种好兆头。外婆不识字,可不知哪来那么多的喜鹊故事,喜鹊站在牛角上与老牛对话啊,希望老牛不要再喊“哞哞”声,要跟喜鹊学美声,让我听得如醉如痴。记得更清楚的是喜鹊感恩的故事,外婆还教我学唱那首歌。那时,我的心都被喜鹊给占据了,仿佛喜鹊就是我朋友,梦里也想着。   外婆家门前有条小溪,小溪不宽,差不多二十来米的样子,溪水从高山的峡谷而奔来,每天都带着荡漾的心情,用跌起的浪花抚着鹅卵石,一路哗啦啦地从外婆门前流淌而过,奔向远方。想妈妈了,我就常常一个人站在岸边看溪水,真的希望溪水可以带着我去找妈妈,可溪水流走的方向不对,我不知有多失望。   小溪对岸的山坡上翠竹隐隐,还夹长着一些野果的树木,无论是春暖花开,还是寒冬飘雪,喜鹊总是不经意间三五成群地飞来,在竹林间穿梭,它们时而立足于树梢上,又忽而跳跃在竹枝上,叽叽喳喳,撒欢嬉闹,那种画面总令人感到特别温馨,人的灵性也被喜鹊唤出了。外婆告诉我,树上那些果子可不能摘,是留给喜鹊的,她也是我们家的丁口,说得让我觉得就像真的似的,却不知喊喜鹊是姐还是妹,也不好意思问外婆,生怕外婆说我傻。      二   每当此时,在门口捡菜的外婆看到喜鹊叽叽喳喳的画面,总会对我说“你母亲快来信了,你母亲应该快回来了”。外婆每次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个穿着花布衣,梳着两个小马尾,皮肤白白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就会坐在外婆门前的石级上托着小腮帮,两眼期期地看着外婆门前的桥头,痴痴盼着那个背着邮包骑着自行车的邮差叔叔能路过外婆的门前,更想看到母亲回家的身影。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显得很安静,生怕弄出动静,邮差叔叔调转了车头跑了,更怕妈妈生气,只在桥头看几眼就转身。可好多次,外婆的话并不应验,我知道,她也是在骗我,是哄小孩子的一个办法而已。   盼着,盼着……有时喜鹊真的如外婆说的一样,叽叽喳喳传来了喜讯,邮差送来了母亲的来信。那一刻,女孩的我拿着母亲的来信撒开腿蹦蹦跳跳地去找哥哥读信。母亲的来信常常都是千篇一律对外婆的牵挂和问候,但更多的是对我们的思念,信的最后母亲总是会问上一句:“妮妮,又长高一点了吧?”是呀,母亲很久没有回来了,她真的不知道那个从踮起脚尖、把着桌角仰头看哥哥读信的女孩真的长高了很多。信里母亲的字迹工工整整,很隽秀,哥哥一字一句地念,女孩一字一句听得很认真。每次哥哥念完信,女孩的我都会牢记母亲的话,并把它妥妥地熨贴在自己的心窝里,随后小心翼翼地把信件折叠好,重新装进信封里,当宝贝似的收藏在自己的抽屉里。   当年从外婆家回城,我要带走那些信,妈妈就是不允许,说,那是给外婆的信,可信里也有我的影子啊。妈妈是把给外婆的祝福留下,那时候,我真的不懂得,还觉得妈妈太不讲理了。      三   随着山村的朝阳一天天升起,夕阳在余晖中慢慢西落,日子在一起一落里过得飞快。女孩的我到了读书的年纪,背起了书包,咿咿呀呀地读起了书,在学校识得很多字,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可以给妈妈写信,读书的目的好简单,简单得就像石子可以投在门前的小溪里。每到漫天繁星的夜晚,女孩常遥望银河里的那颗星,开始思念远离故乡的父母,女孩也开始提笔歪歪扭扭地学着给远在他乡的父母写信,信件寄出的那一刻,女孩就每天翘首期盼着那灵气的鸟儿能来外婆的门前撒欢,期盼邮差那匆匆路过的身影,女孩深信那些灵气的鸟儿一定会给她带来好消息。   假期是儿时最快乐的时候,夏日杜鹃早已开满山野。喜爱杜鹃花的我,邀了三五同伴去山间采摘。山里树木浓郁,沿着崎岖的山野小径上山,起伏的山峰亦被袅袅的薄雾轻抚着,如梦,如幻,静静的山谷还时不时地传来布谷鸟“咕,咕,咕”的叫声。山野两旁的杜鹃花正烂漫如火般地绽放着,置身花海中,花香亦醉人,我们兴致勃勃地折了花枝,坐在地上编起了花环带在头上,大家一起欢快的手拉手唱着,疯笑着,笑声就这样一阵阵回荡在静谧的山谷中……   女孩子的我,也是顽皮无度,不知什么是危险,那日爬上河柳,想折下柔柔的柳枝去赶河岸上的牛,不小心,手被柳枝划碎一道口子,献血流个不止,外婆见状气得要命,一顿教训,让我恨死外婆,尽管是一时的,可勾起了妈妈比我好的想法,就是在外婆的怀里,还是想着妈妈何时可以来看我。   那几日,我无精打采,远离外婆的视线,跑到村口的那座桥上,瞭望远方是否有妈妈的影子,但更加失望了,我无助的心情席卷了小小的心脏,甚至连妈妈也觉得不爱我了。但妈妈站在面前的时候,外婆、妈妈,还是那么温暖可亲。   风静日闲,整个暑假都陪在外婆身边,白天外婆在菜园里打理各色蔬菜瓜苗,我在庭院折枝扑蝶嬉戏,外婆溪畔洗衣洗菜,我于溪边戏水玩闹。空闲依偎着外婆坐在门前听溪岸的喜鹊叽叽喳喳,她牵挂她的女儿,我思念我的母亲。夜深人静,外婆灯下穿针引线,我提笔书写给父母的信。假期的日子里,一度是我给父母写信最多的时候,也是那段时间我期盼最多的日子,盼灵气的鸟儿来栖枝欢闹,盼望他乡的父母能早日回归。      四   日复一日的鸿雁传书,终于盼来了母亲的回归,许是好久未见母亲的缘故,那些日子总喜欢围绕在母亲身边,看着她立于灶前,柴火烧得喜乐,几盘家常小菜,香气袅绕,久别重逢的喜悦,让女孩的我每顿饭都吃得很香,很多。总之,她觉得母亲做的饭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饭菜。母亲难得回来,女孩都珍惜着和母亲相处的简短日子。夜晚和母亲同塌而眠的时候,她告诉母亲,她对父母的想念和对喜鹊叫声的期待,她喜欢这样灵气的鸟儿,总是能给她带来很多惊喜。   相聚总有离别,那一日,母亲就要启程,女孩和外婆站在离别的桥头,目送母亲远行,看的出母亲是没有勇气回头看两鬓白发的外婆和年幼的我。母亲知道这一生她最惧怕的,亦是回娘家的离别,每当她背起行囊,行囊里总是装满了很多的牵挂和思念,远行的她总是在负重前行……   时间似流水,缓缓流过,曾几何时,那个从天真烂漫,不喑世事的小女孩的我,也跨过了外婆门前的小石桥,走出小山村,走过了蜿蜒山路,经历过四季轮回,一路兼程随同光阴的流逝长成了今朝模样。这些年,无论我走得多远,最幸福的日子还是外婆拉着我的手漫步在风景如画的小山村,最温馨的画面莫过于儿时和外婆相依坐在门前听喜鹊的叽叽喳喳声。如今外婆已离去,唯独留给我的是故乡长河里的回忆。   此时,窗外和风熙熙,喜鹊“叽叽喳喳”的叫声还在耳畔回响,心中仍旧期待着你再次给我带来美好的夙愿……   在最难的日子里,遇到不顺心的事儿,我总是想起喜鹊在外婆的家门前叽叽喳喳地叫,声音和婉,驱散了那些不快。人可能都有寄托,心意总有安放地,我的念想都在那些喜鹊的叫声里。可我也怕,乡思也随之喜鹊来袭,好吧,还温暖,我喜欢。 石家庄哪家癫痫医院较好?武汉看羊癫疯哪家正规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导致青少年患上癫痫的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