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故乡那山水 故乡那景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科幻游戏
破坏: 阅读:3425发表时间:2013-07-02 15:11:09

【江南】故乡那山水  故乡那景(散文) 合川,旧称合州。据《合州志》载,洪荒混沌之初,濮族人居于此。公元前11世纪安徽小儿羊癫疯哪里治疗的好,周族姬发(周武王)建立西周王朝,封宗姬于巴,爵子。巴子在城区铜粱山下建巴国别都,名“巴子城”——合川历史由此延续。星移斗武汉治疗癫痫费用要多少转,时光巡梭,历朝替代变迁,沧海桑田,仍就不改三江水系交融的厚泽和滋润。历经三千年风霜洗礼的故乡,自然雕琢的八大景观,闻名遐迩,远播九州;从小便由父辈欣许的眸子,烙嵌于心核,一代一代相传,难以忘怀。
  
   一,鱼城烟雨
   于城中瑞映门东望,云遮雾锁间,钓鱼山倚天拔地,雄峙一方。涉踏嘉陵江水,翻越八角亭侧,金戈铁甲、刀枪剑戟的重影扑面而来。七百年前的莽莽铁蹄、浓浓硝烟,演绎的“东方麦加城”,仍就在时空中漫延;隆隆的炮声,激昂的呼号,让“上帝折鞭”的古筝律,仍在天穹下回荡;这场持续了36个春秋独钓中原雄风的盛宴,洗濯了血野沙场、马革裹尸的重负,浓缩在钓鱼石的插竿孔里,任凭着时光流逝的诉说。
   伫立于“古钓鱼城”石刻壁前,放眼眺望岩崖千仞,巍峨险峻;古刹峥嵘,墨香环绕;江水澜波,溢彩绚秀。题壁刻痕相辉相映,翠鸟绿荫相辅相幽;千年古松轻诉着护国寺的风尘,袅袅炊烟弥漫着忠义祠的丹心云表……
   恰与疏阔细雨不期而遇,轻溅的一丝雨帘,洞开时空交融的幕墙。潇潇薄雾,蒙蒙霭色,沉浸的心境便有了“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快畅与淋漓。
   夕阳晚佻,落日将云染成凄绝的艳红,层层相叠,化成朵朵耀眼的玫瑰,在天空里绽放。于是,回忆起往日夜梦中化着燕雀的感觉,扇动的翅翼,飞舞在春花艳丽、夏荷田田、秋色缱绻、冬景温婉的钓鱼城垣,静赏烟雨飘过的繁华与灿烂。
  
   二,东津渔火
   沐着楚辞的暮雨,撑开唐诗的纸伞,踏着宋词平仄起伏的青石板,聍听东津沱畔飘曳的渔歌。喘急的涛声,是跌宕的音符;澎湃的浪花,是蜿蜒的韵律。江风轻拂,情愫漾溢。再眺一眼,或泊息于岸、或自任逐流的逍遥渔舟,点点渔火在微波细浪中闪烁,与岸上人家万千灯火相映争辉;偶尔有晚泊渔舟,置灯火于舱舷,似萤虫飞舞,若魔若幻。仿佛你便踩碎了时空烟雨,脱落了岁月尘痕,纵情于三千年风烛草霜的浮艳。独享这暮色的诱惑,心中便沸腾起几许诗人的情怀。
   渔家人的脸庞,是风吹雨打浸蚀不竭的骄傲;红尘在江潮舒卷中流逝,洪魔枯涸的沧桑,却永远随着舟子的吃水线刻在渔家人的胸膛。
   一个幻呓时常萦绕在脑际,那浅吟渔歌的少女,轻浆摇曳的江花水月,淌漾着怎样的相思恋语?岸边,凭窗赏芳的情郎哦,又会如何勾绘这江风漫溢的儿女情长?
   东津渔火,延续了多少个世纪不泯的风景,仍旧在梦寐中永恒般闪烁。
  
   三,金沙落雁
   鸭嘴侧畔金沙碛,凤舞落雁美景致。终于耐不住与时间长河的赛跑,奔腾的嘉陵江放缓了脚步,与涪江牵手在鸭嘴侧畔沉积下一片又宽又长的沙滩——金沙碛。
   金沙碛,这个受大自然馈赐的金沙玉盘,三江之水历数万年孕育的宠儿;厚积日月精华,自然雕琢磨叨,壮观而爽神的沙洲;天长日久,波浪漫卷,轮翻宠爱,赋予了你溢金流彩的气质,雍容雅丽的品格。
   每当秋果烂漫的季节,湛蓝的天空,总会传来雁鸣声声。这些寻觅理想、纵情南飞的精灵,只是飞翔中不经意的一瞥,金沙碛的美貌便撞疼了心扉。头雁昂首的一鸣,雁群便在欢快中冲向碛滩,钟情于这南归的驿站。雁群时而“人”字型展翅盘旋、时而一鹤俯冲拉出笔直挺拔的一字线;然后,轻落沙洲,扑塄双翅,抖去旅途疲惫,接受江波的洗礼。驻足沙洲,或酣饮小憩、或结伴私语、或浅醉夕阳、或追逐嬉戏……
   爪印金沙,雁声啁啾,给文人墨客临摹一幅生机盎然的和煦盛景,诗情画意由然而生,文笔花潮、画卷曼妙,曾经诱出几多锦绣文章……
  
   四,涪江晚渡
   烟波浩淼的涪江水,微澜涟漪。江岸帆船叠层,柳絮婀娜。走码头、讨生活的脚力、棒棒、挑夫,接货、贩运、洽商会谈的商贾、掌柜、帐房往来其间,人影叠荡,或从容不迫,或闲暇信步;岸边阶梯侧的茶馆,不时传来小二续水的招呼声;童龄老叟贩卖香烟、瓜子的吆喝声;还有江湖艺人说《水浒》、唱折子戏高腔宏亮的喊嗓声;汇成一幅古色古香、清平和谐的生活画卷。
   小南门码头与江对岸的南津街码头间,设有一渡口,连接南来北往客,曰涪江渡口。渡口是时川东通向渝州的必经之道,客流往返,川流不息。
   “划得着,推过河”是老合州人的口头禅。旧时过渡,得先于岸旁买一过渡竹牌,竹牌一分钱一枚;一人一牌一渡;渡船通为什么癫痫病一直很难治愈呢常只有一名艄公,负责撑舵控制航向;船头置有撸浆数支,客人自愿撸浆者,免付过渡牌,如此即过了渡,又不用花过渡牌,便有了口头禅的流传。
   江面上逆水而上的船只,从耸立的船体桅杆上甩出一根粗壮的蔑条牵绳,赤膊裸体的纤夫肩攀牵绳,躬身伏腰,唱吟船歌沿岸上行。顺水而下的船只,则高挂白帆,纤夫改为撸浆的壮汉,高扬巴蜀号子,和着江水浅唱,顺江而去渐行渐远,直至帆影与江波融为一体……
   夜幕降临,行船歇岸,唯有渡客的轻舟,逶迤江面。偶有夕阳余辉染浸客渡,鳞波红晕共江天一色,蔚为壮观。亦或暮雾浅薄烟锁朦胧,若隐若现的只影浮泛,晃如仙境,令人心旌摇曳……
   涪江晚渡,好一幅“船在江中走,人在画中游”的水墨油彩……
  
   五,濮湖夜月
   山高水长,地老天荒。耳闻着濮岩寺传来的暮鼓,俯瞰着流淌不息的江水,似一潭平湖,超凡脱俗,傲然天外。
   洁净浩淼的湖水,珠圆玉润,犹似铜梁洞上与张三丰毗邻而居的妙曼仙子,婀娜婉丽,曲沃多姿;波光潋滟的湖面,飘逸洒脱,宛如似曾相识初嫁朱门的少妇,辞谢了青涩与羞涩,落落大方,雍容而雅淡;湖水中那轮流光溢彩的皓月,皎洁柔美,恰似嫦娥浅饮桂花酒,娇颜羞红轻舞袖;湖面嵌镶如梦如幻的玉盘,虚饰淡雅,亦即佛心空灵愫清明,尘缘非烟褪华莹。
   端午夜聚,荡舟湖心,斟一壶温酒,击鼓起歌《离骚》、《九章》;微波浅和,轻风低吟;“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衣;沧狼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警世辞藻的淡凡,悠悠兮可慰吾心。于轻舟品粽,顺暮景临摹大夫忧患之心,几分萎枯的意蕴便在湖波中重生,简澜漾溢……
   中秋之夜,夜阑人静,文友几枚,放舟湖色,望天空,满月如轮,似乎伸手可及。在月华如水的清辉中,浅薰吟咏,畅舒古今雅俗,趣与红尘春秋,波平如镜,涟漪生辉,那景致、那惬意、那神韵、那格调、真是妙不可言;酣醉其中,便有了登临仙界之感、融入圣地之概……
   “江月去人只数尺,风灯照夜欲三更。沙头宿鹭联拳静,船尾跳鱼拨剌鸣。”诗圣杜甫于《漫兴》中书下的这千古名句,可曾为夜游濮湖的结晶?史实考究,众论不息,且待后人评说矣。
  
   六,瑞映清风
   伫立铜梁山巅北望,蟠龙山凹凸错落的地壳岩貌,自然嵌镶“天下太平”的字模。传曰时三江水常予泛滥,民苦其害;逐向天祈愿;苍天为合州百姓向往安宁、祈福祥瑞所动,使鬼斧神工所致。于是,顺天意尊,改蟠龙山为瑞映山,兴筑巍巍城墙,开建瑞映城门,横亘山峦,俯瞰全城。瑞映山,四季清风徐徐,宛若修行千年的得道高僧,叙说着古今合州星移斗转、沧桑变迁的峥嵘。登高眺望,远山郁郁葱葱、修竹茂林;眼下街井叠层、星罗棋布;目张之处,翠鸟点点、白帆摇曳、三江奔涌、一泻千里。
   城门侧畔有“总神庙”,庙宇辉煌,居高临下,揽视苍生;阅尽日月更易,刻印风雨激杨。顺城门直下千余阶梯至申门亭,沿阶梯两侧民居密布,层层错落,在绿荫苍翠间如云驹飘渺,幽深而壮观。
   城墙下有一代民族资本家卢作孚先生捐立的瑞山学堂,及兴办的水厂、电厂、航运企业,为古老合州夯筑起现代文明的基石。瑞山学堂解放后更名为合川第七初级中学校。笔者便在这里度过了三年“朗朗书声碰城壁,回音绕梁三千日”求知而欢乐的少年时光。
   回眸城墙内外,一抹绿色,把阳光染上色彩的缱绻;一缕清风,让你肌肤沐浴阵阵清凉;一处浓阴,朦胧中送给你一帘幽梦;一声蝉鸣,带你回到那逝去的童年;一个古老的传说,讲述着一个夏天的惬意……
   瑞映清风,不仅是悦爽绝伦的景致,更是古合州人淡泊宁雅、广播善福的情怀。
  
   七,甘泉灵乳
   临城东隔江而望,八角亭巍然独立;黎明晨曦,红日于亭尖喷薄而出,瞬间,将古合州大街小巷、楼阁亭榭,尽染五彩的霞光。涉江而过,踏踩着殷红的土地,攀行在坎坷迂曲的田间小径,洒落几滴汗珠,伫立于亭前。八边形的亭身,逐檐层层上收。上下檐之角,层次错落,不相呼应却别具形态。迈步入亭,只见壁刻篇赋,题名《养心亭说》,笔者周敦颐。细观刻文“山之麓,构亭甚清净,予偶至而爱之”,顿悟醍醐灌顶清爽而养性之途;揣摩一字一句,竟意绪《爱莲说》之钵喻,含蓄而更富有深意。
   亭侧甘家坡,藏一深邃山洞,初临顿觉青烟袅袅、紫气飘飘;抚壁而入,清新的泉水从石缝中浸出,滴答滴答地敲击石乳,声如排琴、音如古筝,神韵仙律,悦耳动听,回声婉柔,余音绕洞。闲暇,农人取泉水煮茶,其味甘醇绵厚、异香扑鼻。便有了“不是甜汁,胜似灵乳;并非玉液,却胜琼浆”的美誉。千百年往复,文人骚客、了尘智叟纷踏而至;赏心悦目之余,鉴品甘泉毛峰,一缕清新至口腔滑落,过五腑、闯六藏,于丹田沉淀,去秽存真,复溢清香,漾动整体身心,不禁闭目神往……
  
   八,照镜含波
   从小南门码头泛舟而下,至龙洞沱,湾过尖嘴滩,远远可见一面硕大的明镜,嵌于江心。江波碧水,岸线翠柳,折映镜面,溢光流彩,婀娜婆娑。
   轻舟逐流临近,细睹详观,竟是一页岩石屹立,“正圆如月,其根崭岩,如云捧之”;只不过岩面受千载万古日月波涛的冲刷洗涤,光滑成了一面奇特的镜屏;大江东去的豪迈,白浪滔天的雄浑,船工放逐的号子,纤夫悲壮的挽辞,尽在其中。
   镜石从何时屹立江中?是江洪冲床于前?或于后?两岸乡民们已争议了数千年,难有定论。但坚固的镜石,在沧桑中巍巍挺实,冷看风狂雨急戏岁月,笑视沉舟侧畔千帆过;依稀烙印着汉唐的炊烟,明清的蓬帆。深邃的镜面,藏纳了日出日落,斗转星移,历经天地光华凝炼,承典风霜搏击洗涤,任江涌潮拍,凭冬夏熬煎的漫长画卷。
   隔岸远眺,镜面含波,或涟漪微澜,或波涌浪阔,或侧映白帆,或折射落日。船来舟往,行色匆匆,总不忘面对镜石舒予惊叹的慕容。
   照镜含波,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也是历史岁月梦萦千古万载夙愿的结晶。
  
   故乡总是让人眷恋、牵挂,不论你身在何处,不论你漂泊了多久,那养育你的山川河岳,那伴陪你度过童年的小桥、流水、大杂院,那记忆了你嬉戏欢乐的城门、清风、石阶梯,总会在你经意不经意的时候,浮上脑海,刻烙心田。
   阔别故里三十载,重回旧貌换新颜。随着现代化建设发展的步伐,城市成几何形的快速扩张,一些传承了千年万载的名胜风景,被挤压、风干,被以文明的名誉抛弃、淘汰。
   “鱼城烟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正规呢雨”,如今仍在。但重资修缮围筑的墙堡,斩断了袅袅炊烟的飘曳,风干了雨雾环绕的霈帘;一张价值不菲的门票,冲淡了古战场的风云,扼吭了缅怀凭吊的激昂和情悸。
   “东津渔火”早已被豪华游轮上沸扬的人声、KTV的喧啸、朱门狗肉的肥膩所替代;只不知曾经浅吟轻歌的渔家少女,在这灯红酒绿的红尘中迷失在了何方?
   嘉陵江上层层截流蓄积的水位线,将“金沙碛”连同龙洞沱的“镜石”一道,无情地埋葬进江底;城市的喧嚣、钢筋水泥混杂的高楼大厦象一柄利剑,早已吓坏了南飞的孤雁,就连飞翔的航线也被迫无奈地修正改换……
   如今的故乡,早已结束了涪江无桥的历史。随着开放的深化,涪江上一桥、二桥、三桥、四桥,连同钓鱼城大桥,共五桥飞架南北;不仅可供行人闲步,解放城内交通,更快捷方便了高速通行、铁道畅达。延续了千年“晚渡”的风景,完成了它应有的使命,走进了历史的博物馆。
   杜甫曾经放舟的“濮湖”,如今已被鳞次栉比的摩天大厦拦腰斩截,夜月依旧在,只不识旧颜。濮岩寺的暮钟已沉寂了多久?那曾令人心旌摇曳的玉盘,也不知流葬在了何处?
   瑞映山上的城门洞,倒是犹存。但城亘侧畔挺立的钢筋水泥,将曾经空旷的山峦填实得密不透气,难见习风,唯闻狂风蓄意囤积,伺机穿凿高楼间隙而发出的悲愤的哀鸣。
   再望八角亭,依然巍峨。与记忆不符之处,在于夜幕环绕,亭身已不再隐匿于黑暗,而被亭壁角檐上缠绕的五颜六色霓虹灯闪射得金碧辉煌。亭侧的甘泉灵乳,虽乳柱犹在,却因洞壁干涸难续半滴珠玑,尽失灵乳美誉,不竟甚惜惋叹。
  
   时代总是在不断前行,当火耕文明颠覆了原始洪荒;当工业革命替代了刀耕火种;当现代化的气息,弥漫洒遍河岳山川;每一次变革都会伴随着不堪的阵痛和稀虚。尽管,烙印脑际古合州秀灵斑斓的八大美景,只能留下残存的记忆;但飞速发展的变迁,显而易见。
   由于筑坝蓄水之故,原奔涌不息的三江,如今象淡雅低眉的妙龄少女,静静地横躺在城市的怀抱;沿岸整齐雄美地拉开十里滨江长廊,江堤浑厚,绿荫蔽日;每至拂晓黄昏,市民结伴相拥,或信步休闲,或倚拦垂钓,心舒意适,流连忘返。
   依文峰塔而兴建的文峰街古朴古香,亭榭林立,旌幡漾荡;置身其中,仿佛穿越过时空,两汉檐瓦,大唐雕凤,宋瓷蝶彩,清满宇台,迎面扑至,目不暇接,物思摇曳。
   新兴的步行街、购物圈、大学城、商住区、休闲区、开发区等现代化建筑群,鳞次栉比,星罗棋布,毗邻婆娑;整洁的街道,车水马龙;都市的间隙,人流不息……
   50平方公里的城市圈蓝图,正在将古老合州从朴实的江南小城雕塑成为青春漾溢、生机盎然的国际化大都市。
   合川,我的故乡,愿你日月腾飞,更加美丽,更加朝阳。
  

共 524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