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厚土 三十一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科幻游戏
第三十一章 建立信仰
  
   流光最是无情,一转眼,秋走了,冬来了。
  
   在北方的冬天最美丽的景致就是雪了,那是冬天里的花朵。
  
   是傍晚的时候,身穿长襟的灰色呢子大衣的欧阳紫玉,双手插在大衣兜里,正匆匆行走在清华园里。
  
   她是来找有信的。
  
   时间真快,来到北平,眨眼的功夫都三个多月了。
  
   跻身于女师大这座知识的圣殿,三个月的时间,让紫玉心界大开。
  
   原以为奉天城就是最大的了,到了这里,紫玉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她在给父母的信里,天真地说:“爸妈,女儿一直都是井底之蛙呢。到了北平,我才知道,祖国的文化底蕴是如此的博大深厚,我真的好爱我们的祖国啊……”
  
   此刻,紫玉手里捏着父母的回信,急切地在寻找着沈有信。
  
   她想跟他一起分享亲情的快乐。
  
   就在刚刚,她还在读着父亲的来信:“丫头,看来北平没白去,知道热爱祖国了。呵呵,老爸老妈为你高兴……”想着爸爸的话,遥遥地看见沈有信的宿舍,紫玉心里一暖,不觉自己微笑了。
  
   她加快步子走过去,推开宿舍的门,看见几个男生正围坐一圈,窃窃地议论着什么。
  
   看见了她,众人收起书刊,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唯有顾磊笑着对沈有信说:“亚当,你的夏娃来了!”
  
   “去!”金宝,不,现在他叫沈有信了。
  
   沈有信回头擂了顾磊一拳,顾磊夸张地大叫着:“哎哟,疼死了,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下死手吗?”
  
   沈有信再次举拳,看顾磊“恐惧”地缩成一团,不觉得意地一笑,拿起外套披在身上,走到紫玉的身边。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地走了出去。
  
   暮色中的清华园里,一片洁白。
  
   两个年轻人并肩走在这片洁白里,听着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紫玉的心里是惬意的。
  
   她觉得这份洁白仿佛就是她跟沈有信的那段感情最好的注释。
  
   想着,她不觉抬头去看有信。
  
   三个月的时间,有信似乎又长高了,像一棵被阳光特别眷顾的白杨树,修长伟岸。
  
   那张原本如女孩子一般秀气的脸儿,添了几分成熟的癫痫抽搐吃什么药好呢书卷气。唇边有了一层茸茸的小草似地髭须,隐隐透出一股阳刚的味道……
  
   有信显然察觉了紫玉专注的仰望,不觉有些羞赧。歪过头来,望着紫玉问:“过来找我有事?”
  
   紫玉点点头,却转移了话题,问:“你们在说啥呢,看见我就住了口,是怕人的事吗?”
  
   “没有,怎么会有怕人的事呢?”
  
   紫玉绕到他的前面,一边倒退着走,一边恶狠狠地说:“哼,你做事最好别瞒我,否则我饶不了你的!”
  
   有信失笑起来,说:“什么时候跟你姐学得一个德性了?我会有什么事瞒你啊?再说,朝夕相见,我又哪里瞒得了你呢?”
  
   紫玉转过身,背着双手,微笑着,说:“哼,算你识相!”
  
   沈有信抢前一步,捉住她的肩膀,将她转过身来,说:“不准将后背对着我,我要时刻看到你的脸。”
  
   紫玉吃了一惊,听到有信后面的话,心里忽而涟漪荡漾。
  
   还没来得及说话,有信早已微微弯下身来,目光炯炯地望着紫玉说:“紫玉,你的脸真漂亮!”
  
   闻听此言,紫玉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使劲甩开有信的手,说:“哎呀,你这家伙,脸皮越来越厚了。哪有这么当面夸人的,羞死了。”
  
   “我啊,我说的可是实话呢!”
  
   紫玉瞪着他,没好气地说:“坏家伙,来北平,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油嘴滑舌了,嗯!”
  
   有信终于嘿嘿憨笑起来,说:“人家就是想哄你高兴呢,怎么不领情天津羊角风医院哪家最专业啊!我知道,你找我一定有事情,是不是欧阳伯父来信了?”
  
   “嗯,我爸在信里要我们寒假回家过年。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
  
   “我爸说,咱们俩都不小了,这次回去,顺便……”
  
   “伯父要给我们办婚事对不对?”
  
   “嗯!”
  
   有信忽而沉默了,独自一人往前走去。
  
   “哎,你怎么回事?难道说,你,你不愿意?”紫玉追上他问。
  
   “不是?”
  
   “那为啥?”
  
   “我只是觉得我们都还年轻,还要有许多事要做。这么早结婚,对彼此都是一种负担,你不这么认为吗?”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现在军阀混战,美丽的祖国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做为热血青年的我们,理应以救国为己任,岂能只考虑个人的卿卿我我,我说的对吧?”紫玉唇边漾起一抹迷死人的微笑,望着有信道:“ 所以,我们干脆别结婚了,嗯!”说着,那抹笑意倏然隐去,掉头就走。
  
   有信追上去,一把扯住她的胳膊,道:“紫玉,你别发小孩子脾气了。你刚才这一番话说得好。我们的祖国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做为热血青年的我们,理应以救国为己任。只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我突然死了,你怎么办?”
  
   “你胡说啥呢?”紫玉扭脸瞪视着他。“究竟有什么事瞒我啊?”
  
   有信微笑,道:“看看,我说的是假如……”
  
   “没有假如!”紫玉打断了他的话,眼里慢慢晶莹起来,“今生今世,我都缠定你了,休要逃脱,知道吗?”
  
   这话让有信心里有些酸酸楚楚的,他下意识地一把将紫玉抱在怀里,抱得紧紧的,生怕一松手,紫玉就飞了。
  
   “有信,你一定有事瞒我,对吧?”紫玉被有信搂得有些喘不上气,心里慌慌的,不觉再次问道。
  
   “没有!”有信吻着紫玉芬芳的头发,喃喃地说:“寒假我们回家结婚!”
  
   黄昏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唯有沈有信还呆坐在座位里,他面前摊开的笔记本上,潦草地写着:逻辑学三个大字。
  
   他的手里夹了一只钢笔,不停地旋转着。但整个人的神情却很专注地呈现出一种思索的模样。
  
   跟紫玉一样,来到北平之后的日子,有信发现了一个更宽更广大的世界。尤其是看到了那些《新青年》、《新生活》、《奔流》……等等之后,有信心里的一些疑惑,渐渐找到了答案。
  
   他还记得初秋时节,自己离开流花岛的那个早晨,淡淡的薄雾,轻纱般缭绕在小岛上,朦胧飘渺,宛若仙境。
  
   事实上,处于渤海湾边的流花岛,以及周边的四个岛屿,真的很富饶。海产丰富,陆地肥沃。但岛上的乡亲们,无论怎样努力,拼命,却总也摆脱不了贫穷的阴影。
  
   还有,父亲跟林伯伯之间的血拼,直到现在想起,他的心都会隐隐生疼。
  
   那会子,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原本亲如兄弟的两家人,怎么就会为了一点蝇头之利,而痛下杀手。
  
   特别是父亲,在自己的记忆里,父亲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无论寒暑,父亲从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哪怕只是在炕上小憩一会儿?
  
   从来都是放下筷子就出门下地,或是赶海,一年四季,就没有闲在的时候……现在,他有些明白了,苛捐、多子,以及土地大多集中在少数地主的手里,让他们有特权不公平地支配着平民的劳力,使得身处底层的平民日子,宛若茫茫暗夜,见不到一点光明。
  
   而封建专制,又让弱者彻底失去话语权,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穷怕了的人们,挖空了心思,去淘摸金钱,甚至为了金钱,可以摒弃做人的良知。
  
   自己的大姐,十六岁的花朵儿年纪,就被父亲卖到镇上,给人家做媳妇。
  
   而且,明明知道,那个男人是个狂躁的精神病患者。
  
   而父亲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之所以如此,仅仅只为了三百块大洋。
  
   还有可怜的二姐,她跟远杰哥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依然因为利益的驱使,被父亲生生拆散,最终只能双双到黄泉,做一对苦命鸳鸯……而父亲之所以能做出如此丧失人性人伦之事,则源于父亲对贫穷的恐惧,对金钱的贪婪。
  
   有信还记得,在自家的家祠里,供桌下总是放着一担箩筐。
  
   每年的正月初一,给祖宗上香时,父亲都要给他絮叨一遍那担箩筐的故事。那种消骨噬心的穷苦日子,已经在父亲的心里留下了一道永不愈合的伤口了……
  
   可是,如这般命运的人,偌大的中国,又何止父亲一人?
  
   怎么办?身为年轻人,这应该是自己要思考的问题。
  
   就像《新青年》里讲的,年轻人是中国的未来,是中国的希望。从这一刻起,就该肩负起自己的责任,为信仰,为黎民而战,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有信,你在干啥呢?我等你半天了?”
  
   有信吃惊地从深思里回过神来,定睛看时,只见紫玉站在门口,围了厚厚白围巾的一张脸笑吟吟的,像一朵绽放在雪里的红梅。
  
   “哦,可真是的,天黑了!”有信站起身,跟着紫玉走出教室。
  
   清华园里,已经没有行人了。偶尔有风掠过,吹起粉末般的细雪,带着微微的薄凉的气息,吻上两个人的脸。
  
   “不知道,奉天有没有下雪!”紫玉自语般地说。
  
   “是不是想家了?”
  
   “嗯,有点!”紫玉抽抽冰凉的小鼻子,“有信,假如没有你陪着我,只怕我早就跑回家了。”
  
   有信没有接言语,只是低下头,用力踢打着脚下的积雪。
  
   紫玉站到前面,挡住他的去路,道:“有信,这几天,我就觉得你有心事。到底出啥事了,你告诉我,我可以跟你一起分担的。”
  
   有信停下步子,眼神定定地望着紫玉,说:“紫玉,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想,面对一个列强欺辱,军阀混战多灾多难的祖国,我辈应该怎么做?我觉得,应该肩负起我们的责任。虽然,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只要我们努力,奔走呼吁,唤醒同胞,让千千万万如我这般平凡的人,团结起来,就会汇成一股洪流,就能够摧毁这个黑暗的世界。让天下的穷人都过上好日子,让天下如你我一般相爱的人都能成眷属。紫玉,这将是我今生活着的动力跟信仰。为实现这个理想,我恐怕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会……”
  
   一直静静倾听的紫玉,忽然伸出冰凉的小手,掩住有信的嘴,黑亮的眼珠,久久地注视着有信,半晌才云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说:“别说了,我知道了,也了解了。其实,那些进步书刊,在我们女校也有,我也看过了……”
  
   “什么?你也看到了?”
  
   紫玉点头,说:“有信,从今天起,你的那些理想和信仰,都要放在心里跟行动上,只是不要放在嘴上,明白吗?”
  
   有信点头,说:“紫玉,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要慎重考虑我们之间的事。因为,我可能为了信仰……”
  
   “我知道。”紫玉淡定地望着有信,“所以,我才要跟你结婚。假如有一天你为信仰献身,但你的灵魂会附着在我的身体里,谁都不会将我们拆散!”
  
   有信心里一热,他伸手给紫玉把围巾重新围严实了,说:“紫玉,你不怕吗?”
  
   紫玉摇头,道:“我会与你一起,为中国的崛起而战!”

武汉哪家医院能根治羊癫疯ip">共 37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