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秋天不返来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景观

  转眼之间,时节已经到了秋天了。  记得结业二十年的同学集会的那天,正好是立秋。而别离了二十年后重又相见的步入不惑之年的我们,或者在人生的季候中,也正迈入到秋天的季候了吧。  秋天,是一个什么样的季候呢?  小时候,我长短常的盼愿秋天的到来的。那是,还没有明明的秋天的观念。只知道,若干个暴风暴雨的日子事后,小河涨满了水,两岸的庄稼隐也没在连成了片的浅水中了。雨后的晴空下,不经意的向屋后看去,有一个佝偻的矮小的身躯,却背着大口袋吃力的蹒跚着趟过河水,向我家的偏向走来。是谁非要这样冒险渡水呢?我们这样望着,想着。比及人稍稍近了些,天哪,竟然是外婆!我们跑着迎了上去,有几分感动,更有几分好奇:外婆的口袋里,背的是什么呢?  “昨天风雨很大,打落了一地的梨,有的熟了,我怕坏了,这几天你不会去,给你们背了来……”外婆的耳朵早年就已经聋了,只自顾自的说。  本来如此!外婆家种了许多几何梨树,每年都要结好的的梨,而这些梨都不卖,只是自家吃与送人。我徐徐的长大后,每年都要去她家多次,出格是梨子成熟的前后。我成为那些梨的最先与最后的尝客。对付我来说,秋天,就是可以吃梨子的季候。梨子的甜,脆,那种汁水的滋润感,是我秋天的所有的影象。  稍微大一些了,我念书了,徐徐地感受到季候的存在了,春天,是播种的季候,夏天是发展的季候,秋天是收获的季候,冬天则是储藏的季候。  再大一些,读的书又多了些,秋天这样一个季候给人的感受没有那么简朴了。“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灰暗,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凛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寞。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寥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夫秋,刑官也,于时为阴;又兵象也,于行用金。是谓天地之义气,常以肃杀而为心。”——欧阳修老先生如是说。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目前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辛弃疾笔下的秋天只一个“凉”字已然尽收。  而郁达夫的《故都的秋》,除了饱含他对“故都”的自然光景憧憬、眷恋,更感受出字里行间隐含的的几分忧郁,几分孤傲。通常念及谁人时代的、社会的风云,他的令人唏嘘叹息的遭际,秋天,又让人觉出了些许的苦涩。  秋天,我仿佛懂了一些,又仿佛尚有许多不懂。四十不惑,照旧四十不必惑,——算了,要真正弄懂秋天,太难了,或者,这一生,都弄不大白了。

白山市癫痫病科医院电话广州癫痫河南省羊癫疯医院哪里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