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怀念我的岳父(散文)_1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话语

一、一个叫“毛毛”的狗狗

昨天夜里,被一阵切急的小狗的叫声惊醒,辗转起来,便再也没有睡意,沏了一杯茶,坐在电脑前想写些文字,明儿便是清明了,一年一度的,过得真快。

翻开电脑里存的老照片,一张小狗的影像,我怔住了。它温热的眼神,眼睛里深情的光,静静地透过屏幕迸射进我的脑海里。

它叫“毛毛”,是岳父给它起的名字。岳父是在溜街的当儿,看到它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便顿时生了怜悯之心就把它抱回家了。很快,小狗便成了家中的一员,岳父每天一大早就给它端来热腾腾的牛奶,每天中午给它生喝两个鸡蛋,晚上又给它炖上一块油花花的肥猪肉。毛毛这家伙可真是不认生,吃得尽欢,吃完了便汪汪地绕着屋子跑几圈,没几天就生龙活虎起来。岳父瞅着这小家伙,心情格外地好。于是搬个小凳子坐在门口的街道边,用梳子粘些香喷喷的沐浴水给他梳毛儿……

小动物的世界也许是那么天真无邪,而又无忧无虑的。转眼间毛毛变成了一个漂亮的王子,全身雪白光滑的毛,晶莹剔透的,一见到陌生人就汪汪大叫,岳父便越发开始疼爱它,疼着它,像是自己的儿子,形影不离的,岳父坐在树下乘凉,它就卧在那里舔他的脚丫;岳父躺在床上休息,它就跳上床去,用鲜红鲜红的舌头吻岳父的脸……

我和老婆相识,是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底。故乡的天气,已开始渐冷,每个未婚的男子,在第一次见未来的岳父和岳母都是有点胆战心惊的。当然,我也并不例外。我精心着装了一番,在附近最大的超市里买了几盒燕窝之类的时尚礼品,便提着去了。

一走近老婆家,便劈头迎来了一只白狗,(这就是后来听大家叫毛毛的狗),这家伙真叫个漂亮,一直在我前面带路,末了,把我带到了堂屋里。

第一眼看到岳父,精瘦的脸、深陷的眼睛,头发不多,胡须却刮得很干净,瘦高的个子,黑色的大衣,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声音很大,一说话耳边嗡嗡地作响。虽然是大病的样子,精神很矍铄。

这个叫毛毛的狗一直卧在我的脚裸边,不住地用嘴轻咬我的裤腿。岳父只顾着给我说话,便没有理睬它的放肆,却一直关注着它的举动。

那天,我们聊得仿佛很投机。从时事政治聊到当下形势;从饮食习惯聊到居家健康;从性格爱好聊到布居风水;岳父没有儿子,膝下只有两个女儿。老婆和小姨妹坐在旁边,听我们漫无天际地聊天,毛毛也坐在我旁边,天很快要黑了,夕阳从玻璃门上照进来,屋里一层的金光,岳母立在卧室的门框上,时不时地问上几句。屋子里就会时不时地传出一阵阵咯咯的笑声……

岳父很健谈,直到走时,却有些教人依恋。

毛毛坐在我身边,一直不叫嚷,却一直咬我的裤脚。岳父乐坏了说:“看来,我们的确要成一家人了,这小东西怪通人性的,要是放到平时,早把陌生人咬得满身是疤不可!好吧,儿啊,你回去准备吧,我答应了你这桩亲事!”

“可是,我现在没有房子,也没有车子,我家住在农村,您是县城里的,俗话说得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您忍心把您的女儿嫁到农村吗?”我战战兢兢地说。

“回去吧,儿,我一不图你钱,二不图你房,三不图你家境,我只看中你这个人,以后对我女儿好点,就足够了。”岳父说完,大手一摊,催我回去准备。我看着他,精瘦的身子,骨头铮铮地凸起来,黑色的大衣裹着他,来回地晃动,里面的空间许是太大,有些风不住地往里灌,嗖嗖的使他有些发颤。我鼻子陡然一酸,我可怜的可敬的未来岳父,竟被这病魔折磨成了这样。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孝顺他。

临走时,岳父叫着我说:儿啊,以后再回来,可千万别再买这些贵重又不中吃的东西了,第一次过来,我理解你的心意,你们年轻人,经常在外面跑着,瞅着这些东西看人才显得有档次!说完又怕损伤我面子,便又说,嗯嗯,我活这么大,第一次吃燕窝,竟多亏了你!

我走出岳父家,天已经很黑了。街道的路灯贼亮贼亮的,照得我的脸暖烘烘的。

二、羊之死

我和老婆是在腊月二十左右订了婚,我们豫宛的风俗,结婚之前要先订婚,然后再举行婚姻大典。

毕业之后,我一直生活在深圳,于是,匆忙过了年,正月初八我便准备南下。岳父同意我带着未来的老婆一起去深圳看看。临走那天,岳父显出少有的沉默,我瞅着他从我身边走过去又走过来,如是再三,终于忍不住了说:“儿啊,我这闺女自小娇惯,至今未下过厨房,甚至些许蔬菜竟也不识得,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去靠丈夫,她若不对,你就狠狠地骂她,好好教教她,让她学点妇道的本领!”我瞅着岳父说完若有所思的样子,又试了试嘴,想补充点什么,却又停住了。忽然转过身子,坐在堂屋里。我叫的出租车终于开到门前,我们收拾了行李,坐上车,向车站奔去。

老婆说:“你看,爸!”

我慌忙从出租车的侧镜里看,老远便看到了岳父。他骑着摩托,风吹卷起他的大衣,吹打着他不多的头发。瘦骨嶙峋的样子,在春冬的街道里,教人瞅着揪心。

老婆泪一下子流出来了,我不敢转头看岳父,瞅着他一直跟着汽车走到车站又折回身子,我坐在大巴车里,心情很沉重。

大约过了几个月,和岳父通电话,听他的口气,很是不快,再三询问,才知道毛毛被人屠了,卖了狗肉。岳父在电话里不住地责怨自己,都怪自己没把毛毛照看好,以为它在家久了,带着他逛逛街,看看风景;都怪自己记性太不好了,走着走着竟把它给忘记了;那么好看又有灵性的狗狗,怎么说丢就丢了呢,怎么说被人宰了就宰了呢?前些天我还给他买了一个漂亮的铃铛,还没来得及给它戴怎么就丢了呢。岳父不住地说,说了很久,最后终于累了才停下来。

小姨妹两个月前也出去打工了。家里只剩下岳母和岳父,还有这只漂亮的毛毛。现在,连毛毛也离他去了,岳父的确很伤感。我于是就劝他,买只奶羊吧。正值春夏之交,田野里的草很肥沃,奶羊又长得快,等喂上一个月,下了奶每天就有新鲜的羊奶喝了,岳父顿时很兴奋,连声说这是个好主意。真是不谋而合。岳父愉快地挂了电话,很快便张罗着去买奶羊了。

事情很平静,我每周按时给岳父打电话,问他的身体,给他讲这里有趣的事情,他很开心,说这羊真让人省心,每天下午往对面的田野里一栓,大口大口地吃,一个半小时的光景,竟吃得肚子鼓鼓的,一个月下来,现在每天早上便可以挤羊奶了。岳父说着兴奋极了,说自从喝了羊奶,精神一下子也好了很多,体重也渐增了。听着他兴奋的样子,终于忘却了毛毛逝去的伤感,我也有些欣慰。

好景不长,记得是一个周末,一大早的我正躺在床上想睡个懒觉,不料老婆的手机响了,是邻居陈姨打来电话,说:小卯(我老婆的名字),你快点打电话问问你爸吧,你家现在来了很多警察,都在拍照呢!我刚才去看了,你家的奶羊被人夜里来偷,让你爸看到了,出门拦截,结果小偷看带不走羊,便用刀把奶羊的头割掉了!你爸现在报了警,正在录口供呢!陈姨正说着,却被岳父一把抢过来,大声责怪说:谁让你舌头那么长,这点事情,你要给他们说,说了叫他们怎么能安心上班,我家的事,不用你多管闲事!岳父在电话那边大声嚷着,陈姨不敢多说,挂了电话。

老婆很难过,说,岳父一生很要强,却又很孤独,唯一是没有儿子,现在我们都出远门了,他有病,身子弱,家里居住在街道边,很不安全。什么动物都养不住;父亲又是比较闲不住的人,这下子羊又死了,他又要会伤心一阵子了!

过了两天,我们才敢打电话回去,岳父在电话那边笑嘻嘻地说:“这下好了,前些天我还想着太累了,准备宰了吃肉的,现在竟有人帮我把它杀了,省了我不少事呢!”我们挂了电话,能想象到岳父难过的样子,只是他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就表现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了。

三、女儿诞生

转眼我和老婆已结婚两年了,终于上帝给了我一个天使。我希望她的生活能够过得温馨典雅,于是就把女儿的名字叫作馨雅。

岳父高兴坏了,女儿一出生就忙着给他买尿不湿,买奶粉。岳父说我们喝奶粉,不要像别人一样,天涯海角地去跑着找,找什么进口奶粉,港产奶粉。这些奶粉又贵又不安全。因为进口奶粉都是给外国人喝的,外国宝宝的体质与中国宝宝的体质相差是很大的,太过于生猛,咱不喝,咱就喝中国的老品牌飞鹤。咱生为中国人要爱自己的品牌,这种品牌比较实惠又适合我们自己孩子的体质,何乐而不为。我们说好好,一切依岳父。

孩子刚刚三个月大,岳父就从书店里买来一大堆张贴画,有蔬菜,有动物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堂屋的墙上贴一张,卧室贴一张,桌子上贴一张,总之,可以贴的地方,他都要贴。他告诉我们:“孩子的教育要从小抓起,从小给他培养一种学习的环境,于是,每天学会一点点,等着上学的时候,他的学习肯定会比别的小孩学习好。于是,每天早上,晚上睡觉前,他要岳母和他轮流给孩子读音标,读词语,一天天,一个月一个月,从不间断,我女儿现在上小学一年级中考期末考试都是双百分,我想这与岳父岳母的提前教育是分不开的。

孩子小,喝奶淘气手乱抓,洒得全身湿淋淋的。岳父就说,以后小孩的衣服湿了就要换,哪怕每天换10次也要换,孩子小抵抗能力弱,容易感染,所以要保持全身干净清洁;女儿喝奶粉喝得时间长了,岳父又说,孩子小正是吸收长身体的阶段,我们不能只叫她只喝奶粉,还要喝些羊奶,羊奶低热,比奶粉容易清理肠道;于是,岳父每天早上就去挤奶羊的地方给女儿接羊奶,他说要亲眼看着奶从羊身上挤下来,否则怕不良的商家往里面兑水。

女儿一天要喝很多次奶粉,于是时不时要拉屎拉尿的,岳父说,别再给她换尿不湿了,孩子小,捂着难受她也不会说,干脆我们给他垫尿布吧,湿了可以看得到,湿了就换,省得捂得慌,岳父把一些上好的棉布撕开,足足撕了百十个,于是岳父每天都不停地洗尿布晒尿布,忙得很。

我每次视频回去,岳父都在忙着女儿的事,满头的汗,脸上却笑开了花。女儿被岳父养得白白胖胖的,像个男娃子。在家里,她可是上帝,为所欲为。她总是调皮地把自己的小脚伸得老高,坏坏地往岳父的嘴边伸,岳父瞅着女儿的调皮,心里蜜似的甜。

女儿每天都在岳父家快乐地成长着,岳父对她的爱,超乎对自己亲生女儿的爱,他总说,那时她妈妈小的时候,家境困难;吃的穿的都很欠缺,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要把欠她妈妈和小姨的全都弥补在女儿身上。

四、四年之痒

人都说,夫妻之间,在一起久了,就像是牙和舌头。同在一个屋檐下,难免有些磕碰。

和老婆结婚四年了,一起在外面工作。有时竟会争争吵吵。

老婆自小娇生惯养,脾气异常火爆,少有不顺,便会离家出走,此类事情屡见不鲜,每一次老婆离家出走,都会挂断电话,让我到处寻找,十分恼火。

我一直记得岳父第一次把老婆交给我的画面,在寒风中,送到车站又折回身去。那种不舍和怜爱烙印一样印在我的脑海里。我遇到老婆屡次的离家出走,无计可施,但又不能责骂他。

我一直把岳父当作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对待,结婚四年了,一直如此。我尊重他,爱戴他,从不想伤害他,以及他的女儿。于是,我每一次在老婆离家出走的时候,就会打电话告诉岳父,岳父就会打电话把老婆叫回来。

岳父终于有一天,在电话里狠狠地骂了我一顿,我心里十分委屈,我们貌似的忘年之交,没想到他居然不了解我的心思,从此我们便反目成仇,再也没能回到从前。

小姨妹也从北京打来电话,来责骂我,骂得极其难听,说,要是再把我和她姐的事情告诉他爸,他爸有个三长两短,非用刀剁了我不可。

之前温馨的家,四年之后,便变得水火不容。好一段时间,我都陷入极度的崩溃之中。

五、东窗事发

二零一五年六月中旬,老婆突然接到岳母电话,说岳父住院了。

辗转了两个医院,始终查不出问题,有医师说,许是六年前癌症术后又犯了。

岳父在医院里吃得很少,每天靠喝稀食养着。但是他却精神很好,每天很健谈,每天积极配合医生治疗。

有一天,岳母在帮岳父擦身体时不小心碰破了一块皮肤,于是血流不止,医生足足止了一上午,居然止血不住。

医院的老医师叫住岳母说,你们有个心理准备吧,他现在的血液里白细胞很少了,血小板几乎快耗尽了,再没有止血功能了。他体内的癌细胞就像一个蛀虫一样,把他体内所有营养的东西全部吞噬掉了,就像一灯油,即将耗尽了。

岳母把这消息告诉了老婆,姨妹。娘仨痛哭不止。

老婆电话里催我,要我快点回去,见岳父一面。

我驱车回去,一走到医院,岳父躺在病床上,瞅到我回来了满脸堆起了笑容。我扑上去一把拉住岳父的手,感觉他的手很硬,手掌心的表皮全都皱皱地窝在一起,皮肤很松驰,头发全部掉光了,近近地看着,像一颗骷髅。

眼睛上翻、身体抽动是癫痫症状吗呼和浩特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导致继发性癫痫的病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