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往事既已如烟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红色经典
再有五天,儿子就要走了。走到异国工作,且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合同。灵芝虽万般不舍,却希望儿子能有更好的前途。于是,个把月前,灵芝提前给儿子准备好了要拿的东西。昊天这个爸爸呢,自然忙得不亦乐乎。他一会问长问短,一会又反复打开箱子查看缺啥,弄得灵芝都有点不耐烦。儿子却跟在后面呵呵笑。   儿子前阵办好护照,再把机票买妥当,随之和同学们做了个简单的分手,这几天,又拜访了几位恩师。今夜,儿子疲惫至极,就这还是坐到爸爸身边,说着让爸爸多保重的安慰话。昊天对这个儿子,掏心的不得了,他伸展开了习惯性的动作,不仅抚摸着儿子浓密乌黑的头发,说,帅很。还从外套里面的夹层掏出一张卡说,拿着。   儿子接住爸爸递过来的卡,以往都说,谢谢。这会却低头不做声了。灵芝赶紧问,从谁借的?儿子接上话茬说,肯定是私人贷款。昊天笑了,说,知他的莫过于儿子了。灵芝由不得黯然神伤对儿子说,到那里稳当住了,一定要鼓劲偿还。儿子这才收起沉重的神情,且十二分感动地说,谢谢老爸!昊天也趁此涌起了无限酸楚,连续跑了几天,借到的根本不够儿子所需,但儿子争气,又懂事,所以,他难免豁出去,贷了私人五万五千元的款,且给人家每年出一分八厘的高利息!   灵芝当时接到儿子被录取的通知,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录取率不高,儿子却是如此幸运。难过的是,大学四年儿子享用的本来就是国家发放的无息资助款项,加上这次出外的费用,不超出十万也接近十万元。这对于工作一般的昊天,的确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再者,儿子在国外若不服水土,或因别的而被遣返,谁又能承受这样的后果?   昊天却说,机会实在不易。儿子也说,他同学之前去了一批,环境不错,工资也高,不出三两年,就能还完。灵芝反倒不知所措了。没想到,昊天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走上了高利贷这条路!这叫灵芝更加不能退缩。儿子一向知足,可他为了改变家庭的拮据状态,身心皆表露出强烈想去的念头。   灵芝一直把期望寄托于昊天,昊天说不去,她也不会勉强。而昊天在对待儿子问题上,从来都是在所不惜,灵芝纵然有满腹想法,又怎能说啥呢?然,一想到昨夜那个陌生号码的打搅,灵芝完全被眼前的美好幻想淹没了。昊天也是同样的心思,他催促儿子快去睡觉,随后示意灵芝再做商量。      二   那个号码,是灵芝的前夫辉打来的。   二十六年来,灵芝从未和他有过任何交集,偶尔在大街碰见过几次,却丝毫不搭话。灵芝是因为辉的懦弱主动提出离婚的,原因是辉的弟弟要娶媳妇,而让他赡养老人一时,灵芝都愿意,辉却不痛快点头。任凭亲朋好友磨破嘴皮,辉就是无动于衷。灵芝觉得辉再对她好,要是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接受,那么又有什么意义?   出于礼貌,她问辉,那么晚了,有啥事?一旁晕晕欲睡的昊天得知是辉后,也没当回事。辉先是问候了灵芝一家的近况,其次说了一番发自肺腑的道歉话,接着却吞吞吐吐起来。灵芝以为他说完了,就欲挂断。谁知他像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说,想见他的亲生儿子一面,还想让娃知道他这个亲爸的存在!   灵芝一下就坐不住了,唯恐影响昊天的情绪,她立即动用逃避的口吻说,这与你无关,请你以后不要找我了。辉的号码却再次显示过来,灵芝顿时被触及灵魂,问,你想干嘛?辉说,这是事实,为什么不让娃知道?灵芝说,娃心里永远只有一个爸,那就是昊天!辉不罢休,他让昊天接电话,灵芝却恼怒地关了机!   昊天全无睡意了,他拥着全身发抖的灵芝,劝她冷静点,不要在这节骨眼打击儿子的热情。灵芝说,儿子就快出发了,她怕辉前来捣乱。昊天说,辉也不是一时冲动,他绝对挣扎了这么些年,如今看儿子长大了,就想沾点名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灵芝气不打一处来,说,难道就凭这股血缘,故意损伤我们一家的感情吗?再说,都平静了这么些年,何以不让人好过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昊天的手机五个未接电话,附带着三条信息。意思是,这事不给个明确的交代,不但不会完,还会对簿公堂!有必要吗?值得吗?灵芝无心做饭了,亏得儿子不在家。昊天更是瘫软的无语。还是灵芝回拨过去,问辉是想出抚养费,抑或想要赡养费?辉说,啥都不,就想听娃叫他一声爸。灵芝说,即便娃叫了,他能听得心安理得吗?娃长这么大,一没吃过他一颗糖,二没穿过他一件衣服,三不知他是谁,他突然冒出来,娃哪有心理准备?   那端的辉,终于愧疚地说,对不起。   这下,轮灵芝心软了,她诚恳而动容地说,辉,你曾经对我的好,我会记到老,你对儿子的思念和牵挂,我也会找个合适的时机慢慢告诉,但娃的事业迫在眉睫,你先不要着急凑热闹行不?昊天为了儿子,也跟着灵芝摆出了态度,辉,你放心,等娃那边铺排好了,我们这就告知,到时他也有了消化的过程。      三   昊天特意出去割了一块肉。顺便买了韭菜和生姜。   灵芝其实心慌意乱,却依然硬撑着给儿子包饺子。刚才儿子打电话了,说他换好外币就回来,还说,多带了一个人。昊天回复说,馅已经和好了。儿子非要听妈妈亲口说,灵芝就勉强笑着说,妈将面也揉好了,就是多带两个人来,也够吃。儿子的兴奋灵芝没看见,却听到儿子说,老爸,老妈,爱你们哈!   灵芝掠了掠额前的几丝白发,吩咐昊天帮忙拔掉。昊天靠近前预备拔时,灵芝却看见昊天的两鬓边也白了许多根。   面前的这个男人,都五十好几了。灵芝的回忆却到了昊天的而立之年。那年,她记得很清楚,也就是在这个冬至前夕,昊天为了宴会上的一面之缘,居然得罪家人要娶她为妻。她原来猜想着,若是坦诚告诉她肚子里有辉三个月的小生命,昊天定会坚决地放弃,昊天却破天荒不嫌弃。且还带她飞快地领了结婚证。   儿子出生了,体弱多病又木讷。昊天开始不在乎,三五年后,人家孩子都上学了,他们的儿子却在学走路的阶段。昊天再也隐忍不住了,先是改了口气说,你儿子那么笨傻。再是,找他亲爸出抚养费我也不想要。后来干脆说,找个僻静的地方,看谁要!灵芝再有理,却难以诉说,只好把泪吞到肚子里。   但这样也避免不了事故的发生。   有天,门口有人叫灵芝搭把手抬箱货物,无奈的灵芝,就把儿子放在不远处的石头上。昊天下班回来见饭没做熟,就把气撒在儿子身上,谁料,被吓哭的儿子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台阶下,台阶下正好放着一辆加重自行车,儿子就那样被压在下面。昊天恐惧极了,他知道孩子是灵芝的精神支柱,要是孩子真有个三长两短,别说灵芝饶恕不了,就算离婚,也是必然的。   果不其然,半个月后,灵芝从医院接回了儿子,也把离婚协议放在他跟前。他爱灵芝的优雅和温柔,就说,再给他一次机会。旧伤看似愈合了,可他对娃仍旧没有心劲。直到他哥们有次来家,说他儿子的顽疾不难治,只要花大钱,就能和正常孩子一样。昊天半信半疑,可灵芝已经看透他那点纠结的心思了,要是不拿出一番挚诚的作为,灵芝暗地里无疑会另做打算。   昊天决定赌一把。这几年,灵芝没工作,娃又不停歇地喝药输液,他是没存下什么钱,而他父母留下的三百平米的房子好歹能买个高价。他哥们却说见了专家再做定论。真是老天保佑,娃不用动手术,只是服用了提高免疫力和人家研制的各项专用中草药,就在多半年后活蹦乱跳了!昊天欣慰的是,不用卖房了,欠的这些债,是不少,可急啥,慢慢还不迟!   从那后,昊天就把你儿子改回我儿子了。就在他挽起袖子大干的多半年后,腰却在一次意外中扭伤了,且以腰间固定了六根钉子为代价。昊天一下气馁了。而儿子却在这时候,和他培养起了深厚的感情。倒尿端屎,一概是儿子跑前跑后;渴了饿了,也是儿子大呼小叫灵芝。病床上的昊天,以为暗无天日了,没想到儿子把他的伤口缝合了。      四   一病两年,逼债的越来越多。   灵芝说把儿子放到托管,自己则出去工作。昊天却说,娃身体才痊愈不久,学业又没赶上,工作的事压根不要想。继而说他盘算好了,把房子卖给熟人,咱租住,到时有了赎回来就是。灵芝说,纵然有卖的钱,也撑不了几年。昊天却说,撑到儿子高中,那时他也应该好了。   就这样,灵芝安心照管儿子,昊天扣除了房租,把剩下的这笔房款搁置着和灵芝撑。每天下午放学,儿子一进门就喊,爸爸。然后,放下书包,不是给昊天讲学校的所见所闻,就是讲稀奇古怪的趣事。每天早晨送儿子走,昊天都望着娃的背影发半天呆。儿子呢,带着帽子,摇晃着小手,像只无忧的小兔子欢快着说,爸爸,不敢乱跑,等着天黑给我辅导作业啊!   每天夕阳西下,昊天都会准时剥好干果、切好水果,静静地等待儿子归来。人在病中,极其脆弱,昊天看着儿子禾苗高的个头,享受着儿子带来的一系列温馨和暖意,丝毫不觉得日子有多难熬。他甚至自我宽慰,有儿子这颗开心果,此生就足够了。   高二的期末考试,灵芝照常开家长会去了,儿子却和班里一个同学在校门口大打出手!占上风的儿子还不解恨,居然无视班主任和其他同学的拉扯,继续用指头指着那孩子的脑门警告!灵芝不知道娃的性格这么凶猛,她冲过去喊儿子停手,接着和老师们一起查看那个孩子的伤势。   儿子一言不发。事后,班主任才解释,其中一个同学说灵芝儿子的亲爸是他叔,儿子受不了这种玩笑,直接上去就朝人家眼脸上捶了两拳。灵芝带儿子回到了家,昊天却像以往那样,给儿子剥好了坚果、削好了苹果,煮好了冰糖梨。儿子早已不是昔日的娇小模样,他今日更是一反常态,对着爸爸,露出无比生疏的怨气说,你真不是我亲爸么?   昊天怔住了,他不知该怎么回答,还是灵芝过来圆了场,她爱怜心疼地抓住儿子的双臂说,不管亲生与否,他都是你爸!儿子阳光,帅气,昊天越来越感到遥不可及,可他无数次备好了安眠片,却因儿子一句“爸爸”,让他重新扬起活下去的风帆。最近,他的余款不多了,儿子再有几天就是高三,他上次给哥们说好了,把儿子陪到高考结束,就去人家远处的分厂看大门。   儿子见灵芝不肯正面回答,就欲往出走。灵芝却再也不顾体统,紧抓住儿子的后背问,你要去哪里?儿子一把甩开她说,不用你管!灵芝却心灰意冷地放下手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儿子无意回过头,却发现灵芝腿软地倒在了沙发上!   你妈血压高了,药在床头那个抽屉。昊天不由分说凑近,且搂抱着灵芝急促地呼唤……      五   孩子,你这一走,咱们这个家就毁了。我和你爸,也没什么可过活的了。灵芝一醒来,无助的眼神就袭击着儿子。   儿子看起来青春阳刚,可他骨子里绵软。灵芝晓得娃在外受到了委屈,可这不是逃跑的理由。灵芝说,如果觉得真假那么主要,那么尽管走,也不要顾及他们两口的死活。儿子震动极大,看得出,他再不满,都不想破坏这份亲情。昊天则取出了儿子出生时的第一张照片,说医生把被褥里五斤半的小不点交付到他手上时,他确实没想过真假带来的区别。   儿子低垂下了眼帘,灵芝再无忧虑了,昊天也释怀了。儿子握着妈妈的手,说,妈,我明早就按时到校。又扭头对充满乞求的爸爸说,爸,我保证给你考个名牌大学。昊天不知怎么形容自己激动的心情,就说,冰糖梨都凉了。灵芝起身说,她去热热。儿子却不要他们两个费劲,感染的昊天不由提议去外面吃。   经过了灵魂的洗礼,一家人的感情更加牢靠。风雨过后是彩虹,儿子以620的分数上了本科,昊天用四年的看门工资,换来了儿子的毕业证。助学贷款是没还,但儿子走上了正轨,这就叫灵芝心花怒放。当国外的招聘书下达到国内的校园时,儿子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参加了笔试和面试。拿到录取书的那天,灵芝破例买了一股香,虔诚地下跪在佛祖面前谢恩。   一个接一个的坎,皆一步步走了过来,灵芝本想着,儿子在那里呆上三年,所有的债会还清,连同这套房子,也会被赎回来,到时,昊天就在附近找个活干,她能多照顾,一家人也方便团聚。辉却上演这么一出。她是恨过,也想过上法庭,可纠缠来去,受伤的还不是儿子?她也反省过了,这是迟早的事,总得面对。昊天也通情达理,他说,就算儿子叫辉一声爸,也不会抹灭他在儿子心中的位置。说白了,血缘远远不及情缘。嗨,这小子说好回来吃饭,还说带一个“稀客”和“贵宾”来,怎不见踪影?   就在昊天和灵芝将一切收拾的差不多时,背着包的儿子一路风尘开了门。昊天正要迎上去开口,儿子却用眼神示意爸爸看下手机。   爸,今天没经过您和我妈同意,就把这个给了我生命的人带来。我明白,妈生气别扭,您也不顺畅,但你们都老了,就不要计较过去种种了。我一走,你们也都没力气僵持了,不如好好珍惜余生的日子。爸,说真话,做了您二十六年的儿子,别的也许我没学会,但您大爱的胸怀却让我佩服至极,换做我,不见得能做到。您却把这份父爱演绎得胜似亲生。我是您的儿子,就要以您为坐标,因此,听同学说他叔患了严重的脑梗,且附带老年痴呆症时,善良促使我在临走之前见他一面,且做个暂短的告别。我妈还没彻底转过弯,这个工作由您来做,我同学他叔就在咱家门口等待着,相信您能以最快的速度将我妈说服,也希望您能继续宽容的人格魅力……   荆门看癫痫哪里权威苯巴比妥溴化钠片治癫痫怎样武汉癫痫病正规医院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疗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