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暮歌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故事会
摘要:当我们在这冷漠而残酷的世界里感叹真情难觅时;当我们惋惜某一对深爱多年的恋人分开时;当我们冷眼旁观太多患难夫妻劳燕分飞时;当我们在岁月中静候平淡的流年稀释掉最后的那抹温情时。只要听听这个迟暮而坚守的故事;只要看看这两个发已白过近半、命已入土一半的两个老人的故事,我们的心里是否会多了一份希望?我们的人生是否会多了一份渴盼?我们的寂寞时光里是否会多了一份殷切的等待?原来人间不是没有真情在,只是我们不够坚持;只是我们不够勇敢;只是我们不够深情。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黄昏的夕阳,在接近夜晚的时刻展现了她的绝美,给人们留下了深刻而震撼的美好记忆。正如同这个迟暮而动人的故事,在我无数次为它难眠、为它感动的夜晚,总在心里催促着自己早日拿起笔,把它分享给更多对世间感情失望和看淡的人们:人间原有真情在,只是我们不够坚持;只是我们不够勇敢;只是我们不够深情。   我的大伯,是个苦命的男人,也是个典型的好男人、模范丈夫。在家里,他会做饭、洗衣、缝缝补补,家里里里外外都整理得干净整洁。在外面,大伯是40多年的老建筑设计师,他会画建筑图纸,会测量和预算整个房子的用料和费用,会建筑各式各样漂亮的楼房,从他手下出来的徒弟有100多人,分散在湖北的各个角落。五年前,伯母因为肝腹水和肝硬化在医院里长期住院,伯父放下手中建筑工地上的活,一直在医院里照顾着她。伯母在病魔的折磨下脾气变得极其暴躁,常常对大伯大声呵斥和责备,但大伯却始终好脾气的守在她的身边,为她端茶送水;为她宽衣擦身;为她端屎端尿;也无数次把伯母从医院的一楼背到八楼。大伯说,当他一次次的背起伯母,感觉她的体重一次比一次轻时,他的眼泪都是偷偷的流。后来医生让大伯把人接回去,尽心照顾到最后时刻,这话无疑让大伯伤心绝望,但他却在伯母面前始终坚强,陪着笑脸。在伯母住院到离世一年半的时间里,一米八五,之前体重140多斤的大伯,到最后只剩下110多斤,似乎一阵风吹来就会倒似的。当我们在伯母的葬礼上看到大伯那个样子时,都忍禁不住哭了起来。那一年,大伯61岁。   伯母离世后,大伯一个人呆在老家,每天早上骑着那辆电动车去工地干活,到晚上吃完晚饭再赶回家。回到家,空荡荡的家里只有他一人,那时候的大伯是孤独而凄苦的,有几次,他给在北京的我打电话时说着说着就哭了,也让电话彼端的我心里酸酸的,眼角湿湿的。后来,我跟堂哥说,让家里人给大伯物色一个老伴吧,人老了,是很怕孤单的。当我们跟大伯提起这事时,他拒绝了,说自己已经这把年纪了,没有多少日子可过了,就这样过下去吧,让我们不用操心。   两年后,大伯经不住我们的好意劝说,终于接受了别人的介绍,和同村早已丧夫的秀秀阿姨开始了解和相处。大伯说第一次给秀秀阿姨打电话时,他问秀秀阿姨对自己是怎样的看法,秀秀阿姨对他说,其实她早就看好他,因为他是个好男人、好丈夫。就这样,大伯和秀秀阿姨的黄昏恋在平淡的日子中开始了。   今年春节前,我带着全家回老家去看望大伯和爷爷。在大伯家,我惊讶地看见大伯拄着拐杖走来走去,我问他腿怎么了,大伯对我说:“孩子,你还不知道吧?是我让他们不告诉你的,怕你担心。你差一点就看不到我了,我经历了这一生中最大的磨难,在医院里住了2个月,在家休养了也快两个月,才有现在这个样子的。”说完大伯掀开了他的上衣指给我看,胸前背后都开过刀,伤口已经没有明显的痕迹,下巴上也看不出任何开刀的迹象,而头因为做过开颅手术,三条非常狰狞的疤痕出现在我的视线。而大伯的嗓子,也因为声带被损坏,再也回不到我们曾经熟悉的那把声音了。看到大伯这个样子,我的心里很难受、很心痛,也很震惊。当我问大伯事情发生的经过时,旁边的秀秀阿姨非常清晰的告诉了我所有想要了解的细节。   为了互相有个照应,大伯把秀秀阿姨带到了他在家乡干活的工地上,在工地上干活的建筑工人很多,有40多人,秀秀阿姨除了做两餐饭给大伙吃,还在工地上开了一个小卖部。每天忙得不亦乐乎,而她和大伯的感情也在日益升华中。也许是上帝妒忌他们迟暮的幸福,也许是上天故意考验他们这份迟暮的感情,那不幸而让人撕心裂肺的一天来临了。那天,大伯同往日一样在工地上干活,却一不小心从10米高的护栏上失足掉了下去,他沉重的身体犹如燕子一般坠落在堆满杂物的地面上。当秀秀阿姨在其他工人的陪同下踉踉跄跄、两眼含泪地跑来抱起奄奄一息的大伯时,仍有一丝知觉的大伯对她说:“我......现在这个......样子,是很难......活下去了,你......离开我......吧,别......管我了!”当时秀秀阿姨流着眼泪对大伯大声说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不管你以后怎样,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大伯被送到了市区医院抢救,当时就因为病情严重被转到了武汉协和医院抢救。到协和医院时,大伯已经陷入昏迷中。经检查,大伯全身的肋骨全部断裂,断裂的肋骨伤及到了内脏,其中肺部尤其严重。另外,大伯的下巴、腿都摔断了,头部因为有头盔保护,但也摔伤了,内部有碎骨和淤血,要马上进行手术抢救。当大伯挂着氧气被推进手术室时,秀秀阿姨瘫软在外面的长椅上泣不成声。   经过11个多小时,手术终于结束了,医院经研究把大伯立马转到了重症监护室。被推进监护室后的大伯,一直陷入昏迷中没有醒来,而医院也规定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每天只有在中午12点钟时可以探视一下。那个时候,堂哥和弟弟都在医院,但都无法进去照顾他。而秀秀阿姨也一直在大伯的门外守着他,她常常在门上那个小窗口望里面看,那个时候的大伯忍受着病痛无比的折磨,全身肋骨的连接,下巴的连接和矫正,腿骨的连接......大伯的身上多了一条又一条刀口,那种痛在麻药过后是噬心的。秀秀阿姨看着看着就流泪,那段时间,她一下子苍老憔悴了许多。   日子在煎熬中慢慢逝去,大伯终于在27天后被推出了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出来的大伯乍一看就如同刚从狱中放出的劳改犯一样:胡子、头发老长,也脏兮兮的,当时秀秀阿姨一看就哭了。她找病友借来了一把刮胡刀和理发的手推剪,给大伯洗了头发和脸后,在医院里给大伯当起了理发师。她细心的为大伯剪短了头发;耐心的给大伯刮干净了下巴上的胡子;认真的给大伯修理了鼻孔内长长的鼻毛;温情的给大伯掏了耳朵里快要溢出的耳屎......那一刻的大伯,如同一个听话而温顺的孩子,任她摆布,任她使唤。他闭着双眼,感受着她温情的抚摸;感受着她细心的关怀;感受着这份迟来的珍贵的爱!   因为大伯的肋骨、腿都在康复中,是急需要营养的,所以之后的日子里,秀秀阿姨天天为大伯煲好骨头汤往医院送,大伯每天喝,喝得他一闻到骨头汤的香味就没有胃口了,但看到秀秀阿姨那殷切而关心的目光,他总是耐着性子喝完。在秀秀阿姨细心的照顾和护理下,大伯的身体康复得很快。在转到普通病房后的第16天里,又被重新推进了手术室做开颅手术,去除脑部碎骨和淤血。7个小时后出来的大伯,大小便完全失禁,秀秀阿姨往往刚给他换了床单,一扭身床单就又脏了。但秀秀阿姨始终没有不耐烦,依然细心的照顾着大伯,清洗着床单,为大伯擦身洗衣。她为大伯所做的一切,感动和震撼了堂哥和弟弟,他们开始敬重她,开始在心里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17天后,大伯的身体完全痊愈从协和医院出院回家了。从大伯进医院到他痊愈出院,这期间一共花了27万元。回家后的大伯,被秀秀阿姨带回家去照顾和护理了一个多月。有一天,秀秀阿姨的儿媳妇回来了,在看到大伯瘸着腿,在她家进进出出时,她很嫌碍眼,烦躁的对大伯说:“你自己没有家吗?怎么老呆在别人家里?你现在这个样子,能给我妈妈什么样的好日子?”大伯当时很狼狈的骑着电动车回家了,回家后的大伯哭了几次,想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了,遭人嫌弃是很正常的。人家也说得很对,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自理都难,以后又能给秀秀什么呢?那段时间,大伯想到了放弃和结束。秀秀阿姨也在儿媳妇的反对下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看大伯,但她私下给大伯打过几次电话,说她不会放弃大伯的,让他耐心等待,等她做通儿媳的思想工作后就会回到大伯身边的。就这样,大伯的心情又开始变得快乐起来。   当我听完秀秀阿姨和大伯两人互相补充讲完的这一个故事时,我在心里感叹医学技术的发达,心痛大伯的多灾多难,感动秀秀阿姨对大伯的这份崇高的不离不弃的深情。看到大伯和秀秀阿姨在一起,不用说,肯定是秀秀阿姨已经完全说服了儿媳,取得了他们的支持才回来的吧!当我感谢秀秀阿姨把大伯照顾得这么好时,她说:“谢什么啊,就算他是一个跟我关系一般的人,我也不会不管啊。何况我们关系这么好,感情这么好!你大伯值得我这么做,他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这一辈子我都不想离开他!”朴实的语言胜过一切,正如同这段朴实而令人震撼的深情。在心里我深深祝福他们,希望历经苦难和考验的他们能够在以后的日子里平平安安、快乐幸福。   当我们在这冷漠而残酷的世界里感叹真情难觅时;当我们惋惜某一对深爱多年的恋人分开时;当我们冷眼旁观太多患难夫妻劳燕分飞时;当我们在岁月中静候平淡的流年稀释掉最后的那抹温情时。只要听听这个迟暮而坚守的故事;只要看看这两个发已白过近半、命已入土一半的两个老人的故事,我们的心里是否会多了一份希望?我们的人生是否会多了一份渴盼?我们的寂寞时光里是否会多了一份殷切的等待?原来人间不是没有真情在,只是我们不够坚持;只是我们不够勇敢;只是我们不够深情。   沈阳专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好?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疾病西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浙江癫痫病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