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风起江南】路_6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故事会
【风起江南】路(小说) “还好,离四点半还差五分钟呢,没有迟到。”陈紫怡在离学校门口不远处的地方停好车子,习惯性地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自言自语了一句,就向学校门口走去。
   站在学校门口,时不时地看一眼腕表的陈紫怡显得很着急。她一会儿望着学校里面陆陆续续走出来的学生,怕一个不注意,就会和儿子错开;她一会儿又看看自己那辆停在马路边的白色东风本田,怕交警来贴罚单,一次二百元,谁能不心疼呢?
   等待着的时间和平时完全不同,陈紫怡好像觉得时间行走的脚步突然之间慢了下来,和往常一样,站在学校门口等着放学的儿子,这个时候是陈紫怡最为心急的时刻。因为,陈紫怡一方面担心自己的儿子张敏俊会不会被老师留下来,另一方面,她还要回去公司做事,这些天,公司里的事情同样让她焦头烂荆州哪所医院看羊癫疯好额。
   事情往往是这样的,你越着急,它就越有事儿。这不,都已经过了放学时间十分钟了,张敏俊才姗姗地走了出来。
   按理,张敏俊都读七年级了,还用得着陈紫怡早送晚接吗?但现在,从幼儿园到高中,哪个学校门口不是接送孩子的车子和大人?更何况这是老公张英杰交给陈紫怡的一项日常工作呢。
   “唉!第十年了。”陈紫怡又一次自言自语着。想着自己从一辆小电瓶车开始,到如今的东风本田,想着自己这么多年接送儿子,如果把这些年的来回路程拼接起来,该是一条多么长的路啊!
   就在陈紫怡想着这些的时候,张敏俊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陈紫怡看了一眼儿子,问道:“俊儿,妈妈每天送你上学接你放学,这么多年下来,如果我们把这些路程拼接起来的话,是不是可以让你走到很远很远呢?”
   “妈,这条路是无法计算的,因为它是我的一条人生之路,我才没走多远呢。”张敏俊抬眼看着自己的母亲,一改往日的语调,说完后,还没等到母亲说什么,他又接着说了起来:“妈,今天我们上社会课了,敏俊今天才真正地懂得了妈妈这么多年来的含辛茹苦,妈,其实,这么多年来,因为我的淘气,让你也受了不少的气。”
   “哎唷,我的儿子长大了、懂事了?”陈紫怡调笑着说道。
   “妈,我今天又和别人打架了。”张敏俊说完就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再看着自己的母亲。
   “咋?你又打架了?被别人打了?打在哪里?”陈紫怡前一刻刚刚还在心里表扬着儿子懂事了呢,此刻,却又听说打架了,一惊一乍之下,心跳的频率就加快了。但终究是疼爱自己的儿子,所以并没有问怎么回事,而是先问有没有被别人打了、打在哪里。
   “妈,我今天上午上了社会课以后,我就决定要好好学习,用行动来感恩父母,长大以后回报父母。但是,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不小心和隔壁班级的一个同学碰了一下,他就骂我妈。他可以骂我,但我绝不容许别人骂我妈,我要他给我道歉,他不道歉,反而约我去没人的地方单挑,妈,你的儿子会认怂吗?所以,最后的结果是我的后脑勺肿了,他的鼻子流血了。”张敏俊抬起头看着陈紫怡,过了一会儿以后,才缓缓地说出了中午发生的事情经过和结果。
   “后脑勺肿了?万一脑震荡了怎么办?不行,必须得去医院全身检查一遍。”陈紫怡说着就用手一摸儿子的后脑勺,然后,惊讶着叫了起来:“我的妈啊,都一下午了,还肿成这个样子。俊儿,现在什么都别说,妈先陪你去医院检查。”
武汉治疗癫痫病那几家医院好>   于是,母子俩一前一后快速地向车子走去。
   陈紫怡刚想发动车子,想了一想,还是决定先给儿子的班主任老师打个电话,电话一通,班主任马老师说她已经知道了今天中午发生的情况,经过她的了解和问话,得知两个同学都有不同的摩擦,所幸的是没有发生大事而造成彼此之间身体的伤害,于是她就没有向学校领导回报上去。最后,马老师告诉陈紫怡,那个同学也是七年级的,是张敏俊隔壁班级的,叫钟佳俊。
   陈紫怡听着班主任马老师这样子说话了,作为一个家长,自己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在心里按下刚刚那个想要兴师动众地去学校里闹的念头。想了想之后,陈紫怡和马老师说了一句“给老师添麻烦了”,然后就挂了手机。
   陈紫怡脑子里想着“钟佳俊”这个名字,内心之中不由得一惊,喃喃自语了一句:“不会有这么巧合的吧?”
   “妈,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啊?什么巧合呢?”张敏俊看着自己妈妈的那番表情,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妈在想问题呢。”陈紫怡口是心非地回答着儿子的问话。
   想起前些日子来接儿子时,在校门口碰到了大学里曾经深深地爱过的初恋男朋友钟大天。分别了十多年之后,两人第一次相逢,陈紫怡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得知钟大天的儿子钟佳俊也是在这所学校里读书,也是读七年级。
   陈紫怡的心里暗暗地猜想着,同时也有一丝郁闷的心情浮上了眉间。想着那个和自己儿子打架的同学如果真的是钟大天的儿子,那么,自己还真的拉不下脸面去说道呢。
   但是,儿子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去医院里检查一番的,这个可是马虎不得。于是,陈紫怡就决定先不去公司里,而是给老公张英杰打了个电话,简单地说了事情的缘由,就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跑来跑去,一番拍片、检查下来,陈紫怡的脚仿佛不是长在自己的身上那样,酸疼酸疼的。她坐在椅子上等检查结果的时候,看着儿子的后脑勺,心里就突然恨起了钟大天。
   过了一会儿,检查结果出来了,所幸的是医生说没事,陈紫怡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
   回到家,张英杰就迫不及待地追问着儿子是怎么回事。于是,陈紫怡就帮着儿子一起向张英杰慢慢地说了一遍今天中午发生在学校里的事情。
   张英杰听后就勃然大怒,如果不是放学了,他会立即就去学校。陈紫怡好说歹说,余怒未消的张英杰表示明天早上一定亲自去学校里,这个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
   “都在一所学校里读书的,同学之间难免会一些发生磕磕碰碰的,何况也没多大的事儿,你这样勃然大怒干嘛?你就不能冷静一点?难道你小时候就避免得了和同学之间的磕磕碰碰吗?”陈紫怡一边数落着老公,一边又是开导着老公,因为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呢。
   第二天一早,张英杰还想着去学校里,陈紫怡又是经过一番好说歹说,总算是劝阻住了老公。
   陈紫怡送张敏俊刚到学校门口,却没想儿子的班主任马老师正站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呢。
   “张敏俊的妈妈,那个钟佳俊的妈妈已经在学校政教处了,她说昨天那个事儿没完,而学校的意思是,既然一方有事情了,就要你们双方家长坐下来协商解决,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想听听你的意见。”马老师毕竟年轻,说完这番话,脸上就已经是一副着急的表情了。因为对于她来说,两个学生先不管谁对谁错,出了事情,毕竟张敏俊是她班级的学生,她也逃不了。
   陈紫怡一听马老师的话,立即就拉过自己儿子的手,对着马老师说道:“马老师,我本来还想着都是孩子,双方没多大的伤害就算了,想不到人家不想这样算了,那我就去政教处见识见识这个女人,看看人家怎么个没完法。”
   马老师忐忑不安地领着陈紫怡母子来到政教处。一走进门口,陈紫怡就看见一位满脸横肉正在抖动的女人,随着她手臂的挥舞,她那肥胖的身躯把那张办公桌前面的沙发都压得依依呀呀地喘着气。只见女人滔滔不绝地说着话,而那个想必是政教处的老师则唯唯诺诺着,那个女人沙发的旁边站着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身高的男孩,陈紫怡看到男孩的鼻子还是血迹斑斑,而且还有一点肿着的样子。
   “这是一个十分泼辣厉害的女人。她把自己儿子鼻子上昨天的血迹都没有洗去,这是有谋划的,完全是一个她儿子受伤了的证据。”陈紫怡暗暗思索着,想怎么样来开口。
   坐在沙发上面的肥胖女人看到进来的陈紫怡,双眼就盯着她看了一会,而后,只见那个肥胖的女人站了起来,一把拉过自己儿子瘦弱的身子,用手指着他的鼻子,连珠炮般地对着陈紫怡说道:“你看看,你看看,我儿子的鼻子昨晚流了一晚上的血,你也是一个母亲,换成是你,你会不心疼吗?你的儿子为什么这么凶狠地打他呢?”
   陈紫怡刚刚想开口说话,儿子隔壁班级的班主任章老师也在这个时候恰到好处地走了进来。于是,陈紫怡转过身,问着马老师:“昨天不是说两个孩子都没什么大事吗?”
   “是的,我们昨天问了他们,他们都说没事的。”马老师和章老师异口同声地回答着陈紫怡的话。
   陈紫怡走到那个孩子的身边,微微地弯下腰,问着他:“小朋友,你的鼻子现在疼不疼呢?你昨晚流了一晚上的鼻血,一定很疼的吧?那阿姨等一会带你去吃毛血旺,帮你把流失的那些血给补回来,好不好?”
   “我才不要吃毛血旺呢,而且我的鼻子昨天就已经不疼了,都是我妈妈昨天不让我洗掉血迹,我昨晚也根本没有流一晚上的鼻血,阿姨,你想一想,如果流一晚上的鼻血,那我还不流死了?”钟佳俊说完这番话,已经脸红一片,仿佛一张猴子的屁股。
   钟佳俊虽然调皮捣蛋,但他最讨厌说谎,尤其是自己的妈妈刚才说的谎,还说自己流了一个晚上的鼻血,有这样的妈妈吗?
   紧张的场面一下子变得轻松了很多,而站在陈紫怡对面的那个肥胖女人,她那张满是横肉的脸刹那间已经涨得绯红,一双眼带着怨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儿子,她刚想开口说什么,她的儿子看着陈紫怡却又说了起来:“阿姨,对不起,我昨天不应该骂你的。同样的,如果是别人来骂我妈,我也会和他急的。”
   陈紫怡舒心地点点头,她还没说什么,却看到对面那个肥胖女人的脸上浮起了一份笑容。陈紫怡猜想得到,女人刚才的那份笑容,应该是来自于刚才她儿子所说的最后那句话吧。
   “教育孩子成长,是一条漫长的路,我们父母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应该以实际行动来教育他们诚实做人,而你,作为一个母亲,却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说谎,你这样子做,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在以后的人生路上会不会受到你的影响呢?不要说你儿子刚才为你脸红了,作为一个母亲,我都替你脸红。”陈紫怡一边数落着女人,一边把自己的儿子拉到她的面前,让女人摸摸儿子后脑勺那个仍然鼓起着的大包块。
   钟佳俊的妈妈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在现场反水,自讨了一场无趣,还被陈紫怡数落了一通,于是,她满是横肉的脸上,一下子就青一阵白一阵,过了一会儿,她带着一种懊恼的表情就一声不响地独自走出了政教处。
   看着肥胖女人的身影走出了政教处,陈紫怡转过头来,看了那个孩子的容貌,真的有八分神似钟大天,于是,她就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阿姨,我叫钟佳俊。”瘦弱的钟佳俊抬起头看着陈紫怡回答道。
   当陈紫怡听说他叫钟佳俊的时候,她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姓钟,钟佳俊,果然是钟大天的儿子。
   政教处的老师在批评了两个学生之后,就询问陈紫怡的想法。而陈紫怡直截了当地说,都是孩子,免不了磕磕碰碰的。陈紫怡拜托马老师多看着自己的儿子一点,于是,她也走出了政教处。
   走出学校大门,陈紫怡顿时对钟大天有了一股极大的怨气,好你个姓钟的,这才多大点事儿啊,你就不能来和我面对面地说清楚吗?陈紫怡想不明白,钟大天为什么非要自己躲起来?难道是他怕面对自己吗?既然怕面对,上次学校门口碰到也完全可以形同陌路啊。
   陈紫怡坐进车子,并没有马上发动,而是仰靠在座椅上面,微微地闭上眼,想着十多年前和钟大天的那场爱恋,想想如今却各自为家,真的是几度红尘来来去去,那份曾经刻骨铭心的爱,到如今,也早已如云烟那样飘散了。睁开眼,陈紫怡好像一下子想明白了,无论男女,无论大人小孩,每个人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姓钟的后来所娶的这个女人长得也并不咋样啊!”陈紫怡想着刚才在政教处里看到的钟大天的老婆那张满是横肉的脸配上那头染了橘红色的头发,显得是那样的不伦不类,就情不自禁地笑了出声。
   过了二天,陈紫怡刚要从公司出发去接儿子,却接到了钟大天给她打来的电话。
   在电话里,钟大天先是和陈紫怡说了一番自己的老婆这样不好那样不好,然后,才忐忑不安地说,自己前几天出差去广州了,不知道两个孩子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请陈紫怡不要怪他老婆的无理取闹。
   “怡,你家的俊儿没事了吧?”钟大天弱弱地问着。
   陈紫怡气呼呼地回应着:“我叫陈紫怡,有事情就请你叫我的全名再说下去,没事情的话,那么,我就挂了。”
   一听说陈紫怡要挂断电话,钟大天连忙着急地说着:“别,你先别挂,再怎么样,我们也有过一场相爱吧?难道你能够忘得了那些曾经的记忆吗?”
   “你给我打住,那一场爱已经是过去式了,何必旧事重提?人生就好像是一条单行线,我们只能一往直前,而不能走回头路吧?”陈紫怡说完这番话,就果断地挂断了手机。
   想着钟大天的话语,想着儿子在学校里所发生的事情,陈紫怡知道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就像一条大道,总是连接着很多的岔路,因而,总会有一些遗憾发生。但陈紫怡想得更多的还是对于未来的那种美好期望。因为,她知道,自己未来的那条路,是属于儿子的一条岔路。
   没多久,遇到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急救?陈紫怡就来到了学校门口,这次她很准时,没有等待,就看到儿子刚好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张敏俊坐上妈妈的车子,就开口说道:“妈,老师说,我们的人生才刚刚起步,但是往后总有一段路,需要我们自己一个人去走的。老师告诉我们,这是人生之中一种独立的行走。”
   陈紫怡转过身来,看了看儿子,思索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着话:“俊儿,是的,在你往后的人生之路上,既然是需要你自己一个人去走的路,那你就应该勇敢地抬起脚步走,并且一步一个脚印儿地去走完。俊儿,你用心去想一想,假如你不向着前面走过去,你怎么能够知道前面的那条路是平平坦坦还是坑坑洼洼呢?”
   张敏俊听着自己母亲的话,双眼望着车子前面的这条路若有所思着。
   “俊儿,就像读书一样,也有一条属于你自己的路,不是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吗?你以前和同学之间发生矛盾也只不过是一些小插曲,就如同是一些岔路,关键在于你怎么去看待那些岔路呢。好像妈妈现在要开车了一样,路就在我们的脚下,妈妈是先把你送回家呢还是先去公司呢?这都是由妈妈自己决定的。因为,到达目的地的路只有一条,就看妈妈是选择走那条路。俊儿,老师说的对,你的人生之路才刚刚起步,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多获取知识,并且充满信心地走下去。”陈紫怡语重心长地说完这番话,就发动了车子,慢慢地向前开去。
   听着妈妈说的这番话,张敏俊点点头,但是他没有说什么话,而双眼仍然是望着车子前面的这条路,若有所思着。
  

武汉哪家癫痫医院好?v class="flip">共 549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