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母 亲(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的话

昨天农历冬月二十四日,是母亲逝世四周的日子,也就是民俗中所说的“四七”。母亲犯三七,民俗中所说的犯七其实是好事,表示逝者安心生者安康。如若不犯七的话,子孙必须要去周边的村庄讨百家饭,即去讨一百家米粮回来,在满七那天一次性地煮熟并吃掉叫“散福”,否则后代儿孙就会没有饭吃。母亲在世的时候,有一次文友聚会,交心谈心的时候,文友问起家庭的具体情况,我说起自己的父母亲,并着重地介绍了自己的母亲,文友说:“看来你母亲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你何不就以母亲为体裁好好地写一下自己的母亲呢?”我很想写自己的母亲,写她的伟大写她的平凡,写她那些鲜为人知的苦难经历,然而数次拿起笔来总是下不了决心,生怕一个不留神加上自私心里的作怪,写出来的却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母亲形象,从而贬低或高抬了自己的母亲,脱离了一个写作者的良知与写作操守,如此一来,笨拙的思绪却无从何处下手。俗话说:世上本无完人,何来惊艳完美?或许人世间从来就缺少十全十美的事,也没有完美无缺的人。写自己的母亲,既要写母亲光辉灿烂伟大的一面,又要写母亲思想狭隘阴暗的一面,这样才能够对得住先人。

——题记

有人说:小说最创意的一面就是大胆地虚拟,北京的头海南的脚,北方人的手南方人的脸……作品来源于现实而高于现实,只要立足于实际再加上大胆的构思,运用艺术渲染夸张的手法玄幻奇异悬念迭起起离奇越刺激越好,这样就能够完成一篇奇峰突起波澜起伏,引人入胜的好文章好小说,实事上也是如此,作家的笔是七彩五味无所不能的,可惜我却不是个善于此道的写作者,且自古以来“本、表、纪、传”而非小说,大抵是不需要这样的造势的。我写我的母亲,如果只一味地美化颂其伟大的一面,把母亲书写成一个完美无缺的光辉形象,那就不是在写一个真实的母亲了。其实母亲的一生是波澜曲折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从她的家世、出生、为人子为人妻为人母无不平凡普通,而又与众不同。母亲的一生细细读来,不是一两句话便能真实完全地概括的,如果有心人用灵性笔柔情的纸,悲悯的心赞扬的目光去为母亲作传的话,那么她的一生足够写一部厚厚的书,拍一部长长的电视连续剧,而且毫不夸张地说,将无一处重复无一处乏味。幸福的家庭,每个人的成长境遇大同小异,而贫困的家庭则是千奇百怪的辛酸。人生是一本连自己都读不懂的书,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一段不平凡的经历。“母亲”,这个概念太大了,大得我渺小到羞愧。天大地大,不如父母的恩情大;江长海深,不如父母的感情深!“青山留不住,毕竟东流去”父母恩深似海,生老病死却是人类发展的自然规律,儿孙再怎么孝义也是无法挽回,该走的时候纵然百岁开外,这条道路谁也无法逃避无法解释。古人寻仙问道,求一个长生不老之诀,其实人类最平凡的长生,不就是追求的是一个“香火遗续”,家族不灭,民族不灭,国家不灭,精神不死一代传一代而至万代,不就是“长生不老不死”吗?母亲八十八岁高龄无病而终,虽然让我不免在今后有一种“母亲在,家就在,母亲不在了,到哪里还能够寻找到一个有老母亲在的家呢?”之感慨,不免今后有一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孝敬未完的心愿,然母亲终归还是去了,去到了她日夜虔诚信仰的国度“极乐世界”。

时间过得好快,一晃就是母亲离开的“四七”了。老伴对我讲:你母亲真会替自己安排,怕你没有时间回去跟她烧香烧纸,便安排自己离去的每个“七”都放在星期天,好让你一个“七”都不落下。其实这是冤枉母亲了,母亲生前曾经交待过,在她去世的时候,一不许哭,哭就是阻碍她前往极乐世界;二不许动荤,佛曰戒杀生;三不要烧纸,纸钱对她没有用极乐世界也不用纸钱,一柱清香足够了。母亲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我写自己的母亲,一时还真不知道该从哪里写起,既然动了写母亲的念头,还是清香一柱,薄纸一张,聊表自己在痛定思痛之后,对母亲深刻的怀念吧。

一、莲心浮世

我母亲是出生在刘氏家族的一个生活水准属于小康型的大户人家。连绵百里的幕阜山脉从赣南药菇山一路欢歌走来,淦河水直源头开始成长流过“三十六人泉”的传说,在金米山脚下夹道而驰,两岸青山蜿蜒曲折连绵延伸,拨刺而鸣的水面流过险滩在宽阔的河床里,仰望群峰伴随着季节在狭长的山谷中东流远去……。刘氏家族就座落在南川之滨金米山脚下,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千百年来这里土地肥沃民风纯朴,文脉昌盛人才辈出。走进村庄你不难发现,刘氏家族青一色的青石板铺成的廊道厅堂,五六个门楼一进五重,飞檐斗角青砖到顶二百多年的老屋,在破败垮塌的今天看来,也依稀能够品读到刘氏家族往日的辉煌与兴旺。母亲出生在这样一个繁华的大家庭,也算得上是大家闺秀出身了。母亲知书达礼,针织女工无所不通,祖祖辈辈商农传家,书香门第,曾祖是当地晚清有名的秀才。外祖父兄弟二人,薄有田产。听母亲讲,子承父教外公年轻的时候一直是集文、商、农于一身,多才多艺且一表人才,剑眉朗目身长七尺(古尺寸,相当于现代的一米八左右),英俊潇洒吹拉弹唱无所不精;懂医药,好曲艺,善经营,尤爱青衣小唱。成家后更添喜爱交朋结友,老少不论。白沙古街上有一二间中草药铺面,常年请懂医精通药理的老先生坐堂看诊抓药,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一个农民开药店的。每逢农闲时,常约二三位知己好友,煮一壶清茶,摆上一付古筝拉上二胡,来上一两段小曲清唱自得其乐。每逢节日盛况,婚庆祭祀,有钱人家的大户,请戏班唱戏,架不住人家三言好语,外公也会登台客串,一显身手。用母亲的话说,外公那时真可谓风流倜傥潇洒自如,且交流广阔朋友遍布天下。外婆更是家势显赫世代务农经商,王氏家族坐拥良田百亩铺面数间,有铜钱生锈陈谷烂仓之说。据老人传说外婆初嫁时,婆家四人抬的大花轿,娘家十八抬礼担礼盒,礼乐迎亲鼓乐喧天。当年外公披红挂彩高头大马,喜气洋洋傲视群雄。外婆凤冠霞披风姿绰约,莲步轻移举止优雅。迎亲与送亲队伍集汇到一处,浩浩荡荡连绵半里,引得通乡十八里,羡慕的羡慕,嫉妒的嫉妒,赞叹的赞叹,看热闹的人群比迎亲送亲的队伍还要多,一时间成为了长河上下,近百年来婚嫁的神话。

其实人生就是一个“缘”字,缘起缘生,缘定缘灭。佛说:人生每一次相遇都不是偶然的,而是前世今生的必然。母亲是家里的独女,出生于上世纪旧农戊辰年九月,即公元一九二八年九月。外婆在生下母亲后,再无所出,母亲便理所当然成了外公外婆的掌上明珠。那时候的鄂南,曾经经历过一次大革命失败后的“鄂南秋收暴动”,兵刀战祸幸好很快就过去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段长达十余年的平静生活,农商短暂的繁菜一直维持到日本入侵中原,将战火扩展到鄂东南大地,给世代“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百姓,重新常来了整日里提心吊胆忧心匆匆的苦难生活。

母亲的童年是个快乐无忧的童年,听她叙述,曾记得年幼时家里雇有奶妈侍候,教她针织女工。母亲足有一双灵巧手的人,会书画,善刺绣。我不懂刺绣,对于绣品的知识完全不知,我想,当年母亲的刺绣大许是属于湘绣一列,湘绣仅次于苏绣却又是那么独居风格。关于绣品,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母亲的七彩绣线及大小花绷,特别是那一对白底红彩的《白毛女》剧照“太阳出来了”刺绣枕套,人物图画惟妙惟肖形象逼真,是母亲照着宣传画临摩后精心刺绣出来的,让人一看就可以看出母亲绘画刺绣的深厚的功底及其内涵。还有许多诸如“双龙戏珠”“单凤朝阳”“鸳鸯戏水”“喜雀登梅”等刺绣枕套及布鞋、鞋垫等等绣品。最喜欢穿的是母亲纳的“千层底”布鞋,这类鞋用竹笋衣、布片毡、底布、内布等廉价材料,主体分三层千针万线手工制作,属于纯传统工艺。鞋面上往往是黑丝绒缎面或黑洋布面,再绣上花花草草等饰画,穿出去让人羡慕得很,想来拜师学艺的来学艺,嫉妒得眼红的却又不得不佩服,可惜这么好的手艺及艺术细胞却不曾遗传下来,姐姐及妹妹半点都没有遗传到。外公会亲自教幼年的母亲识字断文填描习字。

母亲记得快七八岁的时候,外公晚上带她外出看大戏时,恐她看不见台上,还特地让她坐在肩上看戏,这在当时的封建社会上,可是绝无仅有的事,可见外公当时对母亲的宠爱。不过外公却不让母亲学习曲艺,连古筝瑶琴都不愿意教她,致使母亲在“琴棋书画”上的造成不可弥补的缺陷。一方面外公自己精通曲艺且热爱,一方面又认为“戏子与王八同类”是三教九流中下等的下等,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大许外公是期盼母亲做一个高雅的女子吧。母亲还记得,当年也是七八岁的光景,外婆带她乘着二人抬乘的朗桥,到潜山古寺去上香许愿。母亲与外婆一道跪落佛前,虔诚礼拜,听法师梵音诵唱,闻佛道清香。母亲清楚地听得外婆佛前许愿云:求佛祖保佑我儿健康美丽快乐成长!如若今生不能陪我儿幸福到老,来生愿做一个清纯孝义的女子常伴在我儿身旁,直到人世百年。几十年过后,母亲每当忆起满面幸福,说言犹在耳。母亲年幼一直不解外婆此语,直到稍微长大些,知道外婆暗地里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地下革命组织,在懂得了外婆在佛前许愿的深意。

外婆是在生下母亲之后,帮忙外公打点药店料理家务时,主动请缨随王氏家族娘家叔伯兄弟一起学做生意,帮助药店购买珍贵稀有中草药时结识了共产党人的,在他们的引导下加入了革命队伍的。

在母亲前后出生的女子,绝大部分家庭多少都受了一点新文化运动的冲击与影响,不再用“三寸金莲”那种弘扬古代美女的形象来束缚当代的女子。母亲是幸运的,虽然当时她的祖父一再要求刚满几岁的她裹脚缠足,终因外公外婆思想的进步而放开了自由的脚板。外公外婆虽然思想进步,但总归是在几千的历史传统文化氛围中长大的成年人,终究逃不脱“仁信礼义廉”及女子“三从四德”的封建礼制影响,逃脱不了小资产阶级的弊病。在母亲十二岁时,外公特地为母亲花钱卖回了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女孩来陪伴她,名义上是丫鬟,正确上来讲是卖回一个小姐妹,两人不仅同吃共寝,衣食住行不分彼此,而且同样享受奶妈下人侍候。外公自视高洁,虽然交游广阔却不与太俗的人为伍,外公后来也加入了共产党,是在外婆的劝解下加入的。又有一说,是外公结识共产党人在先,同情并资助过共产党人而不屑加入,才落在外婆的后而面,但可以确认外婆不但加入了共产党,而且与当时抗日游击大队长雷同的夫人胡平交好,她们从相识到交友谈心,到谈革命理想革命道理,外婆完全被胡平的气质,宏伟的革命事业及“巾帼不让须眉”勇于献身的精神气概所感动,才不顾身家性命家庭危机,而答应为共产党游击队运送药品无偿帮助的。又有人说外婆只是出道义并没有真的加入共产党入党宣誓,可国民党的抓捕,抗日游击队的几次营救却是铁的实事。至于胡平其人其事,据说是当时任中共地下党“湘鄂赣特委”的何功伟大学时的同学,早年热血青年曾经一起参加学生爱国运动,而后投身于革命事业的。

雷同幼年时就与何功伟认识,并受其革命思想的影响,从而参加地方武装革命的。胡平是何功伟推荐并排遣到地方来协助雷同,担任地方抗日游击队政治指导员,在后来的抗日战争中,革命友谊结成革命伉俪的。胡平在鄂南的抗战史,鄂南老苏区柏橔一带至今还流传着一段,“胡平挟带受伤的雷同激战二十四墱”的传奇故事。母亲对我这番话的时候,两眼闪烁着激动的泪花,说:到如今还记得胡平摸着她的头发,同时给了她一包糖,当时的那种清丽瘦长女英雄的高大形象,及她那微笑满面目光坚毅慈祥的模样……。每当母亲叙说这段往事,她的目光就变得那么的深遂而充满憧憬,仿佛回忆将她已带回了当年童年的时光。但不管怎么说在世人的眼里,外公外婆也是算得上,是一个勇于追求光明理想有血性的中国人了。

二、苦难历程

古语云:十世修来同船渡,百世修来共枕眠。有人修得好夫妻,有人修得好父母,有人修得好儿女,而有的人什么都不是,母亲的阅历的是如此的不堪回首。可能天下的父母,直古至今都是一样地痛爱自己子女,母亲年幼年修得了好父母,外公外婆很宠爱她,象天下所有做父母亲宠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并无例外。外公外婆是个懂文化善经营有心计的人,做事一向未雨绸缪小心谨慎,多年里暗地参加共产党抗日事业,劳碌奔波千辛万苦,冒着生命的危险为新四军鄂南抗日游击队,畴措钱粮购置医药,却半点都不让家里人知晓,母亲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出嫁后家里遭遇塌天大祸时,才明白外公外婆的事业,才明白他们不让自己知晓的良苦用心。

外婆在再无所出后的十多年里,在外公家终于迎来了刘家的第一个男丁长孙时,一直对母亲对丫鬟都是一视同仁,那男丁却是母亲嫡亲的叔父,第二次婚姻结出的硕果。根据曾祖生前留下的心愿,第一个男丁长孙当属于长房长子,这样,这个男丁自然就过继到外公的名下,成了母亲的亲弟弟。外婆喜极而泣,除了专门雇请保姆照顾外,还亲自地带在身边,喂养换洗,起夜尿床视为已出。

西安治癫痫哪家医院好癫痫病出现的原因是什么原发性癫痫产生的原因有哪一些哈尔滨治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