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冬之味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感人的话
破坏: 阅读:448发表时间:2018-12-13 14:01:35
摘要: 越是寒冷,就让人越脆弱敏感,越渴望温暖慰藉。

照例这应该是一个暖冬。近几年受温室效应的冠名,习惯了对每个冬天的轻视,甚至持有非分的想法。而当窗前的梧桐被迫缴纳最后的叶子,火炬树熄灭最后的星火、枯槁灰败了去,日历上的冬至似乎遥遥无期……今年的冬,在经历断崖式温度的一度跌落里,应和着心的冰点,惶惶而来。
   近些天,我无思无想,慵慵怠怠。孩子穿的臃肿,她对此很是不满,多次告诉我“穿多了很麻烦,自己穿不好”。我对此也很无奈。加之流感来袭,担心她扛不住风雪,时常门诊都是人满为患。前几日她输着吊液,泪水涟涟却又郑重其事地对我说:“妈妈,我不喜欢冬天”。细想来,很长时间没带她出门了,她贪玩当然不乐意长久地待家里。可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冬天还长着呢!
   越是寒冷,就让人越脆弱敏感,越渴望温暖慰藉。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好诗就是这样熨帖生动,寥寥数笔平铺白描,我的眼前乃至身心都融化了,暖暖地似乎被甘冽的酒气氤氲陶醉了。想必天欲雪,想必留人天,想必今朝醉……
   这样的时节里,吃食或多或少能带来些许安慰,暂且归咎于哪门子的物理学或者生物学道理:饱满的胃才能支撑起摇摇欲坠的心吧。看看这山河萎顿、意性阑珊,夜里星子也被寒冷擦拭的锋芒咄咄,街灯彻夜不眠,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个季节冻伤的流浪的晚归的。
   “腊”,冬天的至味,无“腊”不欢。单从字面上看,象形会意字,月是肉的意思,昔日的肉在数九隆冬里,松柏枝或果木枝熏腾过后,久久悬于咆哮的北风中,深感霜雪浸渍,水分完全脱干,低温迫使纤维凝聚再凝聚,口感变得扎实绵密,又有塔里木盆地晌晴的阳光恩泽,腊肉悄然质变、回味无穷。
   从古至今人们烹饪调制食物,都离不开火,故很多字带“火”字旁,“炸、烤、煸、炒、焖”如是。而“腊”如此特别,不需要任何人为的做法,只需一味时令—农历十二月。巧借大自然的彻骨的脾性,淬炼提味、百炼成钢。腊肉自然是人们顺应武汉羊癫疯的专业医院时令,反复咀嚼寒冷,枯燥贫乏的胃对美味的诉求,那寒冷就不斥为一种天的赏赐。
   折耳根正是这样一味需要以冬佐味的食材。学名鱼腥草,既是一种草药又是一道美食,四川人冬天桌上常见的菜,多以凉拌食之,做法简单,味道极其鲜美。初尝时,多数人无法忍受那股刺激的“鱼腥味”,留下了不公正的评判。然而,接受后态度大转,到了大爱的程度。那种“鲜”在冬日的寡淡里最难能可贵黑龙江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冬天吃到折耳根,味觉大为一震,冬眠的味蕾一一苏醒,折服于它的鲜爽甘冽。也只有冬成就了它,换成别的其他时节,它出挑另类的口感都会相克相冲。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儿时,对这首诗的印象是极深的,认为这就是纯粹的冬。黑色毛笔粗线条泼洒,连绵的雪山冰天雪地,大面积留白里,两笔染就的孤舟上,佝偻的老翁头戴斗笠肩批蓑衣,偌大时空里独自垂钓。铺面而来的浓厚意蕴,仿佛自己就置身于皑皑白雪里,能听得到落雪簌簌、北风呼呼……天地间,亦静亦动,垂钓者亦无思无想,无边无际、禅意悠然。
   谁说寒冷不是生活的必备调味品呢?不用去抵触不用去自怨自艾,欣然接受它,接受它的万物萧索,了无生趣,接受它的凌冽和直来直往,它的漫长清淡和郁郁寡欢。甚至接受持久旷日的心情感冒,没来由的低落无助,懒癌和拖延症的烦扰。所有的坏的病的统统接纳。这样一来,我们周身感知的无形触手焕活了。能敏锐地察觉混沌莫辨的气息里,有一丝丝腌萝卜和雪菜的微酸清甜,老屋房檐下风雪烹调成紧实光鲜的腊肠,有松柏乡和愈加浓重的乡味。寒冷久了,就连投射进来的阳光,都能闻到新出炉的面包似的唇齿生津的味道。这是其他任何一个季节都不曾给予的,这就是冬天寒冷的魅力,它让人知足知乐。
   说也奇怪,室内的绿植在冬季反到迎来了生长旺季,这大抵是北方冬天的好西宁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处,供暖后,三角梅陆续开放,粉的红的紫的,团团簇簇,蟹爪莲在日光的抚慰下,也悄悄吐露红珠,垂死的万年青忽然冒出数瓣新芽,阳台上暖意融融,完全不管不顾室外无边落木和寂寥的长街。喜欢侍弄这些生命,换土、洒水、观赏,拾起落英做书签。算作对春暖花开的殷殷思念了。

共 162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