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万元寻爱犬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高考作文
张芳听妈这么说,吓了一跳:“妈,您说啥,小白伢不见了?怎么丢了?”   “都怪妈,我当时走累了坐在长椅上,打了个盹儿,一下子惊醒,瞧见小白伢正被一条藏獒追着跑,我哪追得上它?唉,小白伢跑丢了!”   张芳丢下电话听筒,赶到百合公园和妈会合,然后母女俩分头去寻找。   张婶转悠了一圈,回到公园,不见女儿,便去找她。好不容易才找到女儿,这时夜幕即将降临。“小芳,先回家吧!”   一脸焦急的张芳走在路上,头也不肯回,路上的熟人好言相劝都不管用。初夏的清风吹起缕缕发丝,吹不干她额上的汗水。她忘了疲倦,忘了饥饿,她一心牵挂的只有心爱的小白伢,哪怕是传来一声犬吠,也能勾走她的魂儿。   张婶眼眶有点潮湿,欲言又止,只好对女儿说:“这么找好比大海捞针,要不,咱们回公园等小白伢回来吧?”   一路搜寻了半天不见爱犬,张芳只好返回公园。这时夜幕已降临,灯光下亮如白昼,公园里那片百合花清香淡淡,又是一番艳丽迷人,张芳却视而不见。张婶正为女儿发愁,张伯来了:“小芳啊,吃晚饭吧。也许小白伢自己跑回家里呢。听话,回家吧!”   张芳只得听爸妈的话。一夜无眠。   第二天请了假,张芳不去上班,骑车到处跑,大街小巷都有她的身影。忽然,从巷里奔出一条小狗,胖嘟嘟的,一条小尾巴摇来摆去,小眼珠子盯着车轮,一边跑一边叫喊着什么。她停下车,弯下腰去抱起小家伙,嘴里呢喃说:“多么像我的小白伢!喂,小黄儿,你有没有见过姐的小白伢?”   那条“小黄儿”遍身毛黄得扎人眼,它正用一双小眼珠子盯着她,却说不出话来。她轻轻叹息了一声,便继续寻犬之行。   张伯见女儿这么死心眼,心里既担心又心疼,忽地有了主意,于是,老人家到处去张贴寻狗启事。张婶见了,摇摇头说:“谁有空帮你找条小狗呢?老头子,省点力气吧!”   张伯来了倔脾气:“我花五百元作酬金!”   他说到做到,在启事上写了“酬金五百元”,可是一整天都没回音。   傍晚女儿才回来,只得一脸的失望和疲惫。张婶心疼地说:“你爸已贴出启事,你也别太费劲了!”   张伯说:“对。女儿啊,别让爸妈替你担心!爸妈把消息发上了朋友圈,大伙儿都为你操心,表示乐意帮忙。女儿啊,明天上班去吧!”   “爸、妈,您们真好!”张芳点点头。      二   张芳翌曰上班,下班走在路上,她满脑子都是小白伢的影子。就在一个星期前,她住院了,在病房里,她竟然见到小白伢。那时侯,她抚摸着它的小脑袋,这小白伢已不是一条爱犬,简直是她的孩子。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张婶带着小白伢从百合公园前走过,有人喊“刘英”,张婶回头看认出是老同学娇姐。娇姐问:“匆匆忙忙的,上哪儿?”   “去一下医院。”   “要带这小狗入去吗?”   “我也无奈。女儿住院了,非要见到她心爱的小狗不可,闹着要我把狗带进去,她说这样能加快她的康复。”   “这行不通。”   “难道我要带女儿出来见小白伢?”   “办法嘛有的是……”娇姐又问,“你女儿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说估计过几天吧。”   “这小狗蛮可爱呢!”   “它叫小白伢,我女儿对它比妈还要亲!除了上班,所有时间都放在小宝贝的身上,连找对象都说没时间,怕人家不喜欢小白伢,理由可多着呢!”   “这么下去会玩物丧志,得想办法让她的心思端正。”   “当妈的,怎会不明白?苦口婆心地说,她却劝不听。”   “办法倒是有个,不知你愿不愿意?”   “说来听听吧。”   娇姐说出第二个点子,然后说:“就这样吧。”   于是,张婶按照老同学所教的去做,果然把小狗顺利地送到女儿面前。当张婶走进病房时,张芳不解地问道:“妈,背什么?我的小白伢呢?”   “在里面。”张婶说着,放下背后那个特大的背包,拉开了拉链条,一个白花花的小脑袋露了出来,张芳当即乐了。小白伢不等张婶抱起它,它已跳出了背包,迫不及待地跑过来,跑到病床前。它摇头摆尾,仰面看着张芳,一双眼珠子滴溜溜地转。   “小白伢,姐想死你啦!”张芳有病卧床,伸出手来逗着它玩,嘻嘻哈哈的,就像大孩跟小孩在玩耍。   张婶“嘘”了一声,做个手势示意女儿小声点。她在门口望风,发现有护士来,急忙把小狗藏在背包里。那护士指着背包问:“那是什么东西?”   张婶连忙说:“里面只是些衣服。”   “衣服要放在衣柜里面。东西不可乱丢!”   “是的。”说着,张婶将背包往衣柜里塞。好在小白伢懂事,没有发出叫声。   护士走后,张婶才把小白伢放出来,离开病房时又藏在背包里。辛苦了张婶,背着大背包进进出出医院,天天如是,倒也神不知鬼不觉,直到女儿康复出院。   张芳刚出院不久,小白伢突然跑丢了,令她这两天心绪不宁。小白伢,你到底去了哪儿?老天爷,请您可怜一下小白伢吧!千万不要让它遇到恶犬,更不要遭遇那些恶人。老天爷,让小白伢平安地回到我的身边吧!   今天下班的路上,她想着心事,一步一步走回家。      三   这天家里也不平静。   只见张伯丢下手里的报纸,背着双手在客厅里踱步,晃来晃去,张婶不耐烦了:“有完没完!老头子,你啥烦心事?”   “为了女儿,我能不着急吗?”张伯生气地说,“我看你没有把女儿放心上!”   “你,浑老头!”张婶也有气,走过来说,“女儿是妈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女儿的事就是我的事。”   “好啦,好啦!”张伯只好坐下来,心不在焉地看报纸。   一会儿,他又说:“唉,都两天了,还没下落,看来小白伢凶多吉少啊!”   张婶说:“你少费心思,小白伢一定能平安回来。”   “说得倒轻巧。我是担心小芳,没了小白伢她会怎么样?”   “再过几天吧,让小芳的心渐渐地淡忘,用不着别人插手。”   “我看没这么简单。”张伯想了想,说,“我偏不信邪,酬金加到一千元吧!”   张婶说:“告诉你,就是一万元重酬,也没人找到小白伢。”   “我偏不信邪!”一句话刺激了张伯,他推开报纸,取出笔墨纸砚,挥笔在启事上写“一万元重酬”。虽说小白伢是条名贵的狗,也不至于上万元吧?张婶想。要知道,女儿心中,小白伢何止万元呢?张伯这样想。其实,他们心中,女儿是他们的无价宝。   张婶见劝不听,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摔门而去。当张婶买回菜,张伯已出门,去了街上张贴那些“万元寻犬启事”。   “这浑老头,真是个榆木脑袋!”张婶叹息之后,拿着手机说,“娇姐,我女儿去上班了,总算稳住了她。这可把老头子急糊涂了,天天在瞎折腾,我拿他没办法!”张婶急切地问,“娇姐,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   “老张是爱女心切,真是辛苦他了!”那边娇姐不急不缓地说,“阿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急不得!下一步我自有安排。”   “谢谢娇姐!辛苦娇姐!”说时,张婶仿佛看见娇姐,满面春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张婶相信这个老同学能帮大忙。从小学到初中,她俩都是同学,知根知底,这娇姐有主见,有能力,爱给别人出点子。现在退休了,热情不改,她仍然为青年男女撮合姻缘。   张婶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正求助于娇姐呢。      四   再说张芳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到百合公园外,一声熟悉的犬吠声传入她的耳朵,她心头一阵惊喜,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她迈入公园,眼前有一条白影,雪白得扎人眼,它欢叫着,撒着欢儿。可惜啊!不是她的小白伢,它是谁的小家伙?她抬头看去,空中一只绿色的飞盘绕圈飞行,那小家伙追着跑着,追逐它的猎物不知疲倦。   “嗨,美女!你是张芳吗?”   张芳瞥见一个年轻人,冲她点点头,微笑着说:“老同学,我是王长安,没忘记吧?”   “噢,你是‘小白脸’,记起来了!”   “很久以前的事,甭提了!”提起高中时的外号,王长安有点不好竟思。   “张芳,听说你大学毕业后进了个好单位,发展得不错呢!”   “还可以吧。”见王长安搭讪,张芳问,“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王长安点点头说:“是娇姨约了我来这里的,她告诉我这里有同道中人。”   张芳好奇地问:“同道中人?‘’   “就是像我这样爱犬的人,我们可以互相认识,分享经验,交流心得。”   “这么说,我们是同道中人。”张芳淡淡一笑。   “那你的小爱犬呢?”王长安用目光往她身后扫视过去。   “我的小白伢跑丢了!”   “真可惜!我认识不少爱犬人士,可给他们打个招呼,帮你找一找。”   “那先谢谢你了!”张芳又问,“这个小家伙招人喜爱,它可是你的爱犬?”   “对。”王长安招一招手,喊道,“雪儿过来!”   只见雪儿一阵风似的跑过来,嘴里叨着那只飞盘送到主人跟前。王长安伸手接过飞盘,亲昵地说:“雪儿啊,芳姐姐来看你了!”   雪儿从鼻孔发出“唔唔、唔唔”的声音,似是在问候,它把一条雪白的尾巴摇得很好看,那雪白的脑袋探过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张芳的手指头。一副萌萌的样子,逗得她咯咯地笑,一下子把它搂在怀中。多么轻柔软滑,多么温暖馨香,真切地感受到了,要是小白伢,那该多好啊!   一旁的王长安呆呆地看,思绪飞回到从前的时光,那个高中女生,那张瓜子脸总是笑盈盈的,俏丽中透着一丝傲气。不知不觉间,他爱上了她。终于他鼓足勇气,写了所谓的诗句:“我千年的苦等,为了与你今生的牵手;我千年的苦修,为了与你今世的厮守。”   他把心声记录在纸上,再将这张纸折成一个“心”,偷偷夹在她的书本里。令他心碎的是,她将那个“心”打开,折成了一只纸飞机,放飞窗外去,再也飞不回。现在他心想:在她的记忆深处,还有那段小插曲吗?   这时候,一阵轻风徐徐吹来,不经意间,张芳察觉到对方投来了异样的眼神,那神情似熟悉又是那么陌生。忽地,她心弦颤动,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她的脸美得就像白合花,王长安暗暗地想。      五   终于,娇姐来了,她姗姗来迟,却来得恰当其时。   “真巧啊!你俩都来了!”娇姐仔细地端详着张芳,说,“好啊,我带你俩去爱犬之家吧。”   路上的娇姐笑呵呵的,她对张芳说:“告诉你吧小芳,那里有的是良犬,你可以拣一条爱犬回去。”   “娇姨,感谢您的好意!我想不必啦,我要等我的小白伢。”   王长安赞叹:“说得感人,难得这么好的主人!我想你才是真正的爱犬人士啊!”   说话间,娇姐领着他俩走进了爱犬之家。张芳惊叹:“原来这儿有一片新气象!”   娇姐介绍说:“爱犬之家,由一群真诚的爱犬护犬的热心人建立。正是他们的无私奉献,才有了爱犬们的安乐窝。”   果然是爱犬们的乐园,欢叫声,奔跑声,吵吵嚷嚷,好不热闹。只见大大小小的狗儿,或悠闲自得,或追逐或打闹,一个个小家伙快活地过日子。   娇姐又说:“该有二百条吧,一部分是爱犬团队自费买的,另外一部分本来是流浪犬,都给收留下来了。”   眼前是各色各样的狗儿令人目不暇接,张芳用目光扫视着,仔细辨认着,她最后失望了,没有小白伢。这么多狗儿,多么可爱的小狗,都不如她心中的小白伢。   身旁的王长安一直注视着她,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他用手逗弄了一下在她怀里的雪儿,亲昵地问:“雪儿啊,是不是很喜欢芳姐姐?你愿意跟芳姐姐回家吗?”   雪儿摇着尾巴,从鼻孔发出“唔唔”声,当是答应了。   张芳脸一红:“雪儿怕生。再说我怎么能夺你所爱?”   娇姐笑呵呵的,不失时机地说:“可以每天见一见嘛。小安下班较早,可先到百合公园;小芳下班较迟,回家时经过公园,可来见见雪儿,逗它玩一玩。”   “是个好主意。”王长安接着说,“正好明天后天是双休日。”   张芳点点头。她心想:我们俩上班的地点都不远,都有双休曰,可算是个巧合。   娇姐笑呵呵地说:“来吧,我们继续参观爱犬之家。”   只见一间又一间的犬屋,一块又一块的场地,井然有序,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   娇姐介绍说:“主人们轮流值班,精心喂养,倾注心血。哪个生病就找来兽医;哪块活动场地在烈曰下暴晒,主人便给它们送来遮阴的太阳伞。”   王长安感慨地说:“好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主人们是善良的,是无私的。”   娇姐又说:“这里的主人欢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建设爱犬家园。”   “我要写一些文字,告诉文友们,让所有人都知道爱犬之家那些感人的故事。”王长安说。   郑州能治母猪疯的医院在哪克痫系列临床应用药理特点及用法河南哪家医院治癫痫更可靠癫痫大发作应该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