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神农架,一个诗与远方的家园 (日子征文·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文学

500公里,神农架……红灯路口,我一溜嘴就报出了广告语,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阿来,咱们给妈妈捉个野人去。刺猬掩饰不住的兴奋,又对了副驾座的我得瑟说:老婆,正中下怀。望远镜,也就派上用场啦。

一个破眼镜,损失百元。我扭头向车窗外,不想搭理他。

瞧他那颗秃瓢,像个鼓囊囊的皮球,藏着开采不尽的稚气想法,放出一个,又新生一个。这几年回老家,他非自驾不可,还要四处溜达。他想去的地方,吃了秤砣铁了心,谁也拦不住。神农架,亦是绕不过去了。其实,我的好奇也并不亚于他。那就且顺了他,同去探险了。

在速度与激情的旋律中,车钻隧道,爬兴山,过昭君故里,缘香溪河北行,一弯一弯又一弯,一颗心也九曲回肠,向着神驰的原始生态悠晃而去。

木鱼镇,商铺林立,自酿蜂蜜,土特产,热干面,农家土菜……一条河,一条街,一溜到底,精准抵达老徐家。

刺猬一落坐,就挥笔写了两行吊脚字:土鸡火锅和野山菌炒腊肉。

自驾游,还带了小狗。我是老徐。满脸热切的老板,上完茶水,就一歪屁股坐了下来,一腔倾诉的欲望呼之欲出。

汪……卧在我脚跟的阿来,殷勤地做了简短的回应。

土鸡现杀,原滋原味。除了腊肉,野菜和懒豆腐味道不错,板栗也甘甜可口。他又殷勤地自我介绍说,一家老少都在木鱼镇,围着老徐旅店转,即使春节再也难得回老家秭归过年了。跑车的空档,宅家的他,就喜欢跟客人作陪拉话,天南地北双飞客。

谢谢。我冲他一笑,掏出了手机。

奋强一搏。老徐家“卫生好、饭菜也好”。瞧,就是这个人的图文把我们引过来的。

一张原生照。我把手机横了过去。

一位中年男子闲坐竹椅,对着不可知的远方眯眯笑。老徐精瘦的黑脸漾出了笑,双眼也注入了神采。

独行侠啊!他性情随和,脚力好棒。每日坐上我开的公交车,早出夜归,呆了半个月,三堆河、松柏、红坪、下谷、九湖、天燕垭等乡镇,几乎把神农架兜了个圈。

木鱼镇完全可打造成中国的“达沃斯”……我不假思索地读了出来。

愿景总比现实美。

望成木,秭归木坪人,与瞎母相依,居于森林,以做木工为生。16岁偶得墨线和角尺,根雕盆景,起屋造船,雕龙画凤,样样像,样样精,宛若鲁班再世,成了长江三峡有名的木匠。为茅坪员外家造船建阁时,与员外小姐情投意合,他们的爱情却遭到员外反对。于明月之夜,两人乘坐木鱼出逃。木鱼溯江而上,穿崆岭峡,掠牛肝马肺峡,闯青滩,过兵书宝剑峡,于香溪河口,调转鱼头,径直向神农架而来。但见古木参天,碧水清亮,异香扑鼻,环境清幽,一对有情人和老母喜而安居,生息繁衍。因念木鱼之功,故叫木鱼镇。

木鱼镇,作为神农架的门户和必经之地,是当代版爱情剧《情癫大圣》的拍摄地,也是古老又完美的爱情发源地,虽则穷癖,但绝对是个体验民俗文化和消夏避暑的好地方。

老徐是个健谈的人,有着满肚子的故事。

在等菜的闲暇时间,我们品咂着高山新茶,也咀嚼着神农架的传奇。

神农架自然保护区位于湖北省巴东、兴山、房县三县交汇处,总面积7万多公顷,是殷商、秦汉、巴蜀、荆楚等文化集散地。横衍高峻的燕子垭,奇峰叠谷的金猴岭,香飘千里的兰花山,苍翠如绘的神农谷,逶迤磅礴的太极图像,险峻扼要的石壁栈道,险象环生的大断裂,吱呀颤晃的铁索小吊桥,蝶飞燕舞的香溪河畔……风光无限,时移景异,变幻动人,引来不少中外游客。

这几年来,随着健步走和徒步运动的兴起,神农架一度掀起驴友“阴峪河徒步穿越”热。

传说中的野人,哪一片风景区?刺猬啃着土鸡,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哈哈,大兄弟!你还真相信有野人?老徐抿一口茶,笑呵呵地反问道。

有?没有?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据野人考察队说,他们在小龙潭一带,不止一次发现了野人遗下的毛发、粪便和竹窝。据理论推测,小龙潭是野人出没地。一传十,十传百,就有鼻子有眼,像个真事儿了。但,谁又真正见过野人了?却不得而知。

小龙潭森林,是神农架野人考察队的大本营,也是金丝猴的观察点和野生动物救护站。这个我也知道。我停下疾写的笔,也插上了一句。

一看就是个文化人。快别记了,土鸡得趁热吃。老徐冲着我说。

老徐,科考基地里,有位地质队员兼美食作家古清生?他是客家人,种茶读书,过着耕读生活,在红举村一呆就是几年。写诗、写散文、也写科考论文,出版了不少个性化内容的行走文学文本。

那些科考人员,来来去去。恍惚有人提起过,记不真切了。

板壁岩,金丝猴的天堂,倒是确有事实。怪石兀起的石林,根系盘缠的箭竹林,是灵长类动物最重要最天然的保护屏障。

这些猴群生活在海拔1760至2600米的高山,体型硕大,金毛闪闪,指甲紫色,饮清泉,食叶果,喜洁净,边走边吃,上腾下跃,噫噫探问。它们珍爱环境,一夫多妻,秋季受孕,也有“同志”行为,由全雄单元的猴们站岗放哨,迎接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新的生活。

神农顶位于神农架西南部,在海拔3000米的华中屋脊上,散布着小龙潭、金猴岭、神农谷、板壁岩、了望塔、太子垭等主要景点,有树干硬实的红桦树,有枝条平展的巴山冷杉,有针叶粗短的华山松,也有高大劲挺的珙桐,四季更迭,时移景换,各尽其美。

春夏之交,箭竹繁育,草甸复苏,花儿竞放,神农顶景区变成了天然花海,风光殊胜。

珙桐花开。一张张白苞片在绿叶中浮动,那阵势,就像展翅欲飞的白鸽,搅动春心。

杜鹃绽放。风吹草低,一簇簇云朵,或粉红,或淡紫,或浅白,摇曳在漫山遍野的绿甸中,奇彩,纯粹。

神农架的众生,它们争土壤,夺阳光,聆听却又和谐相生。

史话,歌谣,昭君传说,唐(堂)戏、吊锅、打丧鼓、薅草锣鼓、哭嫁婚俗等民俗文化,青山抱隽水的原生风景,从老徐的娓娓道来中,清泉般涌进了我的脑海。

昭君临水而居,于溪中浣手,溪水尽香,香草流芳,故名“香溪”。王蔷昭君,有选进深宫光宗耀祖之悲,北嫁胡地背井离乡之痛,更有主动请行西域之义举……

这一香溪,那一美女,朝见晚会相与欢,该是何等的美善?

一个半圆形深潭,沁出清泉,波平如镜。人善如水,岁月静好。置身香溪源,凉风习习,我们心里清明一片。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由己及人的吟哦,是否曲解了昭君为和平而舍生取义的初心?

美人爱和平,自然爱西域,也爱她的夫君呼韩邪单于。但,故乡是一种酶,味觉之上含有乡愁。

每一个节日,一袭纯白披风的她,面朝汉中,越过荒漠,极目远望,怀乡思亲。心之所向,便是一个诗和远方的家园——香溪。

回望来时路,但见绿林叠翠,山岚浩荡,流云飘渺,曲径通幽,游人如织。潺潺的清溪,像洁白的绢丝,于漂石翠草间环绕,踏雾而来,寻香而去。

身畔一人,煞有介事,手持望远镜,摆出一副庄肃模样,凝望远方。那持重的神态,调皮的童心,相悖又相和地融于一体,妥帖而自然。我锁眉舒展,抑住了破腹而出的嬉笑。我追着他的目光,也想要饱览一个诗和远方的田野。极目处,不正是曾有野人出没的小龙潭吗?

美女爱英雄,村姑爱野郎。我豁然明了,内心深处浮现出一幅奇妙的交响音画——在混交林边的灌木丛中,邦邦鸣叫的林蛙,闲悠漫步的白冠长尾雉,翩然起舞的金斑喙凤蝶,吹着口哨的梅花鹿,跳来跳去的噪眉鸟,从碧水、草甸,到枝头、山巅,袅然而上,一缕缕似无恰有的音波,颤响着升向了澄澈如镜的高空,渺万里层云。

瞧,又一只苍鹰。它张开轻俏的双翼,盘旋,俯冲,翱翔于云端,它与谁争锋,不倦地玩着温情的嬉戏?

是夜,我梦见了一间爬满青藤的木屋。

一个疏朗的身影,正奋笔疾书,墨香浮动,茶烟袅袅……最骇异的是,他闪亮的光头上,缀满了硕大的红果子。

他是谁?一个野逸闲淡的野人?梦中的我一清二楚,但我不语。

神农架,一个诗与远方的家园。

保定医治癫痫病什么医院比较好?孩子突然抽搐是癫痫病吗北京哪里有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