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派】邻家哥哥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还好,他睁开了眼,挣扎着站了起来,若无其事地告诉我就是有点累,还取笑那两个远去的人是孬种,不经打。   因为帮老师统计期中考试的分数,忘记了回家的时间,没想到真在路上遇上了两个小流氓,在危急的时候,潇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很庆幸刚好遇见了他,他却谴责我怎么这么晚才回,让他在校门外等了近一个小时。   我犹疑地望着他,突然想起每次下晚自习他都走在我的身后几步远的地方,难道是巧合吗?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股暖流骤然间沁入了心田。   我是一个在孤独中长大的孩子,从小就羡慕别的孩子可以由父母带着去游乐场,逛公园,买各种好吃的食物。而我除了上学就是被关在家里,母亲是个冷漠的女人,脸上很少出现笑容,家里常年不会来一个客人,我们也从不到别人家做客,哪怕邻居间的串门也没有。母亲告诉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没有父亲呵护的孩子要学会独立。   我五岁的时候就认识潇,那个夏天的傍晚,我趴在我家的窗台上,看到他在门口的草地上抓蚂蚱,穿着一套蓝白相间的小海军服。我忘了母亲的嘱咐,不自觉地走了出去看他抓,他又捉到了一只,用一根小草茎绑住提到我面前,浅浅的笑容溢满了他的脸:“我叫潇潇,你呢?”   “我是语儿。”   “我比你大,你叫我哥哥,这蚂蚱送给你。”   还没等我答话,一个中年女子冲了过来,打落了他手上的蚂蚱,训斥道:“谁叫你到处乱跑,快跟我回家!”   以后的许多个傍晚,我都会守在窗口,等待他的再次出现,然而他再也没有来抓过蚂蚱。他家住在我家斜后方的一幢房子里,我常常可以远远地看到他。   我们住的那个地方是矿山的宿舍区,叫枫树湾,名字很有意境,可是比较偏僻。到了读高中的时候,许多同学都选择了住校,通学的越来越少,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因为我不愿意把母亲孤零零地扔在家里,母亲也不放心我的住校生活。   潇高我一个年级,我们都是各自年级里的尖子生,常常一起领奖留影。尽管从那次抓蚂蚱后,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彼此是熟悉的。   我说:“你就是那个送我蚂蚱的男孩吧。”   潇笑了:“你还记得呀?别忘了,以后要叫我哥哥哟。”   2、谁是你妹妹!我不要做你的妹妹   每天下晚自习的时候,潇都会在校门外的那棵桂花树下等我。看到我出来,他就冲我笑笑,然后转过身,等我走了几步远,他才走。一路上,我们并不说话,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行进。他先送我回去,等我进门了,开了灯,他才从一条侧道回自己的家。我会趴在我的窗口,看着他高高瘦瘦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夜幕中,想着他淡淡的笑容。   我常常想象着有一天潇会突然告诉我他喜欢我,我设想了很多种场景,预演着自己的言语和行动,可是这天迟迟没有来。   高中部的篮球赛到了决赛阶段,争夺冠军的是我们班和潇所在的班,我站在我们班的啦啦队里,紧张地注视着潇投篮。“进了!”我激动地大叫一声,四周射过来一道道疑惑而又责备的目光,我的脸红了,才明白自己鼓错掌了。   中场休息,我的眼光一直跟着潇回到场下,看到一个清秀的女孩给他披衣服,为他递饮料,潇对她笑着,还捏了捏她的脸蛋。那份亲昵刺得我心痛。晚上回家的时候,我提前五分钟出来,不想再看到桂花树下的那个人影。可是,走出校门一看,那人影已经在那里了。我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他还是在我后面几步紧跟着。我加快脚步走,想甩开他,可是,我怎么快也快不过他。半路,下起了雨,我书包里有伞,却不撑开,就想让雨把自己浇透,最好再生一场大病,死了更好,反正没有人在意。   他把伞遮在我头上,左手自然地扶在我肩上,我挣脱开他,冲进雨幕中。他又追了上来,抓住我:“你怎么啦?这么大的雨,想生病呀?”   “生不生病与你何干?”   “怎么无关?你是我妹妹呀!”   “谁是你妹妹!”   “你不是我的邻家妹妹么?”他像个小无赖似的看着我说。   “哼,谁知道你究竟有多个好妹妹?”   “嗯,不多,你算一个,班上还有一个。”他的脸上现出邪邪的笑容。   “我不敢高攀,去找你班上的妹妹吧,让她给你披衣递水好了!”   “告诉我,你是不是吃醋了?语儿,你真的吃醋了吗?”他的激动溢于言表。   “我才没那闲工夫吃这干醋呢!管你有多少妹妹都与我无关,反正我不是你妹妹。”   “确实是干醋,我哪有那闲工夫去认什么妹妹?班上那个倒真是我妹妹,我亲叔叔的女儿。”   我望着他,泪水盈满了眼眶。   “我的傻妹妹。”他把我揽入怀中。   “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在他的怀里委屈而又娇嗔地说。   3、我的傻妹妹,一定要好好的   “语儿,喜欢大海吗?”   “喜欢。”   “我报考海运学院行么?将来带着你航海周游世界。”   于是,每天睡觉前,我都会想一会儿大海。   录取通知书来了,潇果然考取了北方的一个海运学院。   我走进家门,看到母亲铁青的脸。   “说,跟你搂抱在一起的那小子是谁?”   我沉默。   “说,是不是刚考进海运学院的那小子?”虽然她从来没有慈祥过,但我也从没见她发过这么大的火。   我颤抖着点点头。   “你知道海运学院毕业是干什么工作吗?”   “他说将来要当海员。”   “那你还和他混到一起?!”   “我觉得当海员挺好啊,可以周游世界。”   “啪!”她的手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指印,“以后不准和他来往!”   我并没有听她的话,趁她上班的时候,还是偷偷地与潇约会。我告诉潇,我母亲不准我和他交往,潇说爱情的力量是势不可挡,披荆斩棘的。   我送潇出门,看到了我熟悉的那个女人——他的母亲。她打落了我被潇牵着的手,满脸厌恶地说:“小狐狸精,还在读中学就得到你家那老狐狸精的真传了!离我家潇潇远点!”   整个暑假,我都在等着潇来敲我的门,可他一直没来,直到他要走的前一天。   他牵着我的手来到我家后面的小树林。   “语儿,我要走了,下晚自习没有哥哥的陪伴要注意安全,早点回。”   “嗯,会的。”   “为了你不分心,我们暂时减少联系,高考完了哥哥会回来找你。”   “我会想哥哥的。”   “想哥哥的时候就硬着头皮看书,读好书才可以找到哥哥哦。”   “嗯,我会好好读书的。”   “我的傻妹妹,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幸福。”他的泪水沾湿了我的衣裳。   4、有一个这样的哥哥,我也很幸福   寒假,潇要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没有回来。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潇还没有回来。   我要去上大学了,潇终于回来了,挽着一个身穿海蓝色连衣裙的女孩。   “这是我的邻家小妹妹。”他向那女子介绍我。   我忍住泪,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掉头而去。   我的四年大学生活一片苍白,没有一个人可以代替潇在我心中的位置。没有一个人能再让我相信爱情。   后来,我收到了潇寄来的一叠海的照片,还有一封信。信中说出了一个他原打算保守的秘密:那个暑假,他的母亲告诉他我是他的父亲和我母亲的私生女,他不信,去问我的母亲,我的母亲竟然默认了。他痛不欲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么多年后他才慢慢让自己平静,现在他觉得能有我这样一个妹妹,也很幸福。希望我不要恨自己的母亲。   我欲哭无泪。   大学毕业,我回到了故乡那座盛产煤矿的小城,陪着母亲。然后,嫁给了一个银行职员,日子平淡而安静。   那天回母亲家,她告诉我潇死了,因为海难。我觉得那是一个遥远的名字,可是眼泪还是模糊了我的双眼。   “有一个这样的哥哥,我也很幸福。”我喃喃地说。   “其实,他并不是你的哥哥。”母亲叹了口气说。   “你不是在他面前默认了吗?”   “我这样做只是希望他对你死心。”   “你就那么不喜欢他吗?甚至不惜损害自己的名声。”   “对我而言早就没有什么名声了,我不承认人家也这样认为。你的父亲曾经是个海员,一开始我们是那么相爱,他一出海,常常要几个月,日子久了总是疑神疑鬼的,潇的父亲是个热心人,时常会帮我干些重的力气活,因此招来了一些闲言碎语。而你是个早产儿,你父亲回来后左算右算就是不相信你是他的女儿,和我大吵一顿后就弃我们而去。于是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和潇的父亲做了出轨的事。我害怕你再走我的老路,不想让你的命运与海员有任何交集。所以当潇来向我求证的时候,我默认了你是他妹妹。”   武汉老年人癫痫的危害专业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睡觉时突然抽搐是因为癫痫吗宁夏主治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