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天涯】投稿的故事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创意剧本
“小张,老板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嗯,好的。”   就在小张放下手头工作起身准备去老板办公室时,刚才传话的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小张问他什么意思,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北京医院那人张嘴正想要透露一点内幕给他时,眼神忽然瞥到办公室的紫红木门裂开一条缝,好像老板张开了的厚厚的嘴唇。便又重新合上嘴巴,把那些已经走到舌尖的话语又生生赶回到肚子里。   小张见问不出什么,也就打消郑州癫痫病哪治的好了心思,顶着一头雾水敲响办公室的门。感受着手指骨节触碰在木门上的微微震动,小张的心也慢慢提了起来。随着“砰——砰——砰”的敲门声,心脏也跟着这个节奏“砰——砰——砰”起来。毕竟这关系着自己的去留,实习了这么久,是留下还是卷铺盖滚蛋就在此时了。   敲领导的门是有学问的,在小张初到这编辑部前几天,一位前辈这样告诉他。敲门声调要适宜,高则过于唐突,低则过于谄媚;敲门节奏要适中,太快则令人生厌,太慢则令人不悦……当然,在这些理论之中,那位前辈还“引经据典”列出案例诸多,言传身教让小张顿生醍醐灌顶之感受。心想前日在街上算了一卦,那卦中的贵人莫非就应在此人身上?本着宁杀错不放过,小张当即决定请他到对街饭店吃了一顿大餐,事后又给他买了一条中华,好说歹说硬塞进手中。   由于之前那同事一番吞吞吐吐的行为让小张也忐忑不安起来,故而也就忘记前辈对自己那些的谆谆教诲,猛然醒悟后却被老板一声“进来”打断。在裤腿上抹去手心的汗水,小张硬着头皮扯出一丝微笑推门进去。   一进去就见眼睛被宽大的紫檀木办公桌塞得满满,桌子后是真皮老板椅,黝黑发亮与老板的头顶搭配的天衣无缝。不敢多看,小张匆匆扫过一眼便低下头,默默地不说话。   “咳咳——”老板清了清嗓子。小张赶忙竖起耳朵,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来说,清嗓子的意思就是,本大人有话说,你小子给我支棱起耳朵仔细听着。小张不敢怠慢,头垂得更低,做出一副洗耳恭听模样。可是,一等再等又三等,没有下文了。   小张心生诧异,而后抬起眼皮偷偷看了一眼,这一看可把小张本就高高悬起的心又狠狠揪了起来。只见老板皱着眉毛,粗短的脖子更隐隐有青筋暴露,萝卜一般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面。   小张心想这是什么意思?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脑袋,是了,肯定是老板要我先开口,人家是老板嘛,自然有架子,在人手底下干活可不得低声下气一点吗?想通这点,小张又用十二分力气扯出一弧笑容叫了声“老板”。   “嗯”过之后,整个办公室的气压都好像减小了许多。来不及为自己的急中生智而得意,又听得老板“咳咳——”。小张马上条件反射地回应道:“老板,有事您说!”   老板端起冒着热气的咖啡,缓缓搅动两下,而后轻轻抿了一下。戴在手上的金色大戒指闪闪发光,让小张不禁生出“闪瞎我的24k狗眼”的感叹。但却没敢表露出来,只是换了已经发麻的左脚,把重心放在另一只脚上,整个人也更为恭敬。   看到小张毕恭毕敬的模样,老板很是满意地挪了挪身子,老板椅发出一阵呻吟。放下咖啡杯,老板在他的“溜冰场”上理了理那几根生命力异常顽强的头发,然后又习惯性地“咳咳——”   “小张,说说你为什么把‘老爷子’的文稿退了回去?”   老爷子?小张拼命在脑海里搜索这几日过手的稿件,是了,就是那个写打油诗的作者。记得当时自己还特意跟周围同事分享了一下,可把大家笑得不亦乐乎。语句乱七八糟搞得跟后现代油画一样,佶屈聱牙至极。生僻字的运用更是随处可见,是炫耀自己知识渊博吗?通读之后,虽洋洋洒洒千余字,却不过是空无一物、大而无当。如此诗歌若是刊登在我们这个省级书社刊,不被笑掉大牙才怪。所以就把他的投稿退回去了啊!    现在老板问起这事,小张也就打算老老实实把理由尽数说了出来。哪知道,老板不等他说完,就狠狠拍了桌子,咖啡也像响应上级号召一样急急地从瓷杯里跳出来,灰褐色的咖啡瞬间流到桌子上,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乱弹琴!你知道‘老爷子’是谁吗?他老人家可是国家级艺术家,张书记都亲自点名接见过,平常可是极少写文章的。为了这个你知道我下了多大功夫,求了多少人,送了多少人情吗?你知道有多少杂志书刊哭着喊着要求他老人家写个只言片语,最后他老人家都拒绝了吗?你竟然就那样退回去了?你——简直是……胡闹,胡闹——”   很难想象一副暴发户模样的老板也有这样的文采,批评人都有套路,完全一套组合拳啊!“你知道我们编辑部规章制度第一条是什么吗?”喘着粗气的老板收回刚才的狂风暴雨,换了一种责怪的进攻态势。   “知道。以本部利益至上为荣,以个人私心偏重为耻。”这些由老板亲自操刀的“八荣八耻”被整个编辑部“奉为圭皋”,无不铭刻于心。谨遵前辈教导的小张自然早早地烂熟于心,当下也就利索地脱口而出。   这样的反应落在老板眼里,让他心里的虚荣感得到充分满足,看来下属并没有把自己废了老大功夫,仿照前任主席“八荣八耻”制定下来的东西当做耳旁风。脸上的表情也从雷电交加转成了阴云密布,就是不知道一会会不会再有“晴天霹雳”。   不过,小张却从老板的眼角里看到一丝隐藏极深的欣喜。   “小张啊,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错误是你犯下的,弥补的事情自然也需要你来做,你说是也不是?眼看你实习时间将到,我呢,也早准备给你转正,可你临了犯下这样的错误,让我实在是有点尴尬哪!”老板努力做出一副我为你很伤心很难过的样子,粗短的眉毛纠缠在一块,在硕大的脸盘上显得格外滑稽。   老板停下说话,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又接著说道,“小张,我们文人讲的就是一个敢作敢当,君子之气一己之力,对不对?这样,算是对你的一个考验吧,你自己联系一下‘老爷子’,就说自己年轻不懂事,有眼不识泰山,收回之前退稿。如此,你看怎样?有信心吗?如果搞不定此事,部门里这么多眼睛看着,我也不好徇私情啊!那也只好对你不起啊!”   果然,老板早就想把自己赶出去,可是又顾虑到没有正大光明的理由,所以一直迟迟没有动手。原来,前辈所言“知不该知事,吃不该吃苦果”,早知道就不好奇心了。怪只怪偏偏我撞破老板包养小蜜的事,根据前辈所言,知道领导私密事,只有两个后果,一个是被他培养成嫡系穿一条裤子;另一个就是被找理由扫地出门眼不见为净。很明显,自己很不幸地成为了后者。   表面上是给自己机会,可是一个需要老板低声下气去求爷爷告奶奶才做成的事情,自己一个初出茅庐几乎没有什么人脉关系的小职员又怎会做得成?更何况是国家级艺术家?哎——国家级艺术家?巴拉巴拉手指,好像没有几位吧?把那几位在脑海筛了一遍,刘老?不像,他最近忙着作一副如吴道子一般的百米三峡画卷,没空文字;何老?听爷爷说他老人家最近是迷上修禅,到五台山寻找菩提真因果去了,自然也不会理会这些“凡尘俗事’。那就只剩下自己家里那个老爷子了,老爷子最近在学习李宗吾的厚黑学,在想一想老爷子脾性,搞不好真是他老人家下得“黑手”。   “那行,老板,您把‘老爷子’的信息给我,我去做。”小张想了想,决定先看看是否跟自己想的一样。   “‘老爷子’姓张,具体名字说出来你也不知道,是国家一级艺术家,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是了,国家级的,姓张,在本省也就一位吧。于是,小张也就顺着话接了下去,“张老一手泼墨更是享誉海内外。其笔法浓淡皆宜,色调深浅具佳,古色古香处直追魏晋。张老笔下水墨灵动自如,灵性十足。笔法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处处精致,完笔之前犹如孩童涂鸦,待至最后一笔画龙点睛,瞬间盘活。作法古怪蹊跷,独辟蹊径之处让人瞠目结舌而又不得不自叹弗如。而其人也如其画一般,心思通透宛如返璞归真,随心随性至极,但凡行事必出其心,但有所言必出肺腑。脾气古怪,不可捉摸,有孔夫子之‘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之感。其人也,喜花草虫鱼,喜古玩怪石,然最喜陈氏太极。不论养生而日日晨练,居家出行皆布衫布鞋。惯于白眼看人,一旦入其法眼青眼待之如膝下子孙也。平生最厌投机取巧附庸风雅不知所谓之辈,对此类人或视如空气或恶作剧以调侃之。是以有‘怪张’之称。”   小张侃侃而谈的样子倒是出乎老板意料,以他所想,一个小年轻又怎会接触到文坛大佬级人物?更何况对其脾性了如指掌,日常住行也是熟稔于心。虽然奇怪,老板却也未太在意,如今之际就是让这小子知难而退,自己的破事也就没人晓得了。于是,趁热打铁说道,“没想到你还了解这么多,那就好了,知己知彼嘛,怎么样,可以搞定吗?”   虽然这样说,但看他语气分明就是“明知山有虎,莫向虎山行”,明里暗里告诉自己放弃。哼哼,要不是答应家里说要靠自己闯一闯社会,看一看形态各异的社会群体,也不会小心翼翼地呆在编辑部希望得到转正名额。既然这样,嘿嘿——是时候要“亮瞎”老板24k狗眼的时候了。   “老板,那我现在联系成吗?”   现在?哈,还不死心?好,我就看你耍什么花样。   吉林到哪里治羊癫疯好“我把张老的电话给你。”   “不用了,我有,私人电话。”   你有?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以为随便一个人都有他的私人电话吗?就连我也动用不知多少资源才搞到他的官方办公电话。   打开免提,小张拨通电话。   “老头子,是我,问你一个事。”这话一出,老板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演戏也不要演得这么假吧?老头子?也就他的至交好友才能称呼的吧?可是下一句不但让他眼珠子瞪了出来,下巴也掉了一地。   “哦?!小猴子啊,怎么想起爷爷来?就知道你有事,说吧。”   小张说明原委后,那边却传来一个让老板莫名紧张的声音,那声音的主人是省委文化部林部长的。   “张老,原来您说得好玩就是这件事啊?随便在一小书摊淘来不知名的集子,把内容原样发给一书社,就是想看看文人到底几两风骨,怎么样,您老人家看到了吗?有多重?也不要我给他松松皮啊?”   老板一听这话,吓得跳起来得了癫痫应该如何治,连带着咖啡杯子也被带翻,在桌子上打着旋。松松皮?多少被“松松皮”的书社销声匿迹了?老板只感到喉咙发干,手心里都是汗水。但是,接下来张老的话却没让他“松松皮”,相反让他狠狠松了一口气。   “我的稿子被退了回来!看来,骨头还是可以啊。名人的屁终究不是在哪个地方都是香的。”   听完这话,老板早已没了骨头一般瘫软在座椅上。黝黑的老板椅依旧那般黝黑发亮,一如出了一脑门汗的老板的额头。   “老板,您看我任务完成的怎么样?能留下来转正吗?”   共 402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