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美】我不转弯_3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摘要:全篇的每一个自然段,都以《盛夏的光年》的歌词为起始,抒发了作者在成长与生活中,始终保持特立独行的情怀――题记 “我骄傲的破坏,我痛恨的平凡,才想起那是我的最爱……”一曲杨子的《盛夏的光年》,总是让我喜欢;每当我在快节奏、高分贝的曲调中嘶喊;每当我在旋转的、眩晕的霓彩灯下摇摆;那是我怎样的一种肆意,怎样的一种忘怀,寓情于歌,我常常在悲怆中泪流满面……我不转弯!   “让盛夏去贪玩,把残酷的未来,狂放到光年外……”父母的基因,童年的磨难,传统的教育,在我幼小的灵魂中,凝固了一道别样的风景线。修身的、励志的、爱国的,等等,我娴熟了好几箩筐的“精言”。如,“七十二行,贼名难当”“三人行,必有吾师焉”“人若无志,与禽兽同类”“为中华民族的崛起而读书”……我身体力行,向往着做孔子般的圣人,渴慕着同华罗庚一样的出名,如果需要,我还愿意像董存瑞似的为国献身!结果,我都没有如愿。那些年,我付出的种种努力,仅仅换来这样一句美赞:“多听话的一个娃儿哟!”震慑于父母的威严,也有那么一点儿虚荣,这句话,扼杀了我多少原本的舒展?!但是,我还是愿意做听话的孩子……我不转弯!   “放弃规则,放纵去爱,放肆自己,放空的未来……”读中学时,当西方的生活方式、民主自由等都比中国的好,当“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我无法接受“前卫”的高论、阔谈,舌战群雄,不欢而散。我成了古董,成了异类,也成了他人嘲笑的本钱。我也曾苦闷自己,放不开、看不透、看不远,可是,我依然修着小平头,穿着打补丁的“四口袋”,说着家乡的方言,昂首挺胸,迎着逆流阔步向前。我依然认为,“文革”确实存在缺陷,可并不是为了一己之念。我依然认为,八九学潮,那只是过眼云烟。我依然认为,祖国是我的母亲,母亲是在曲折中前进……我不转弯!   “……我要我疯,我要我爱,就是我要我疯,我要我爱……”到了谈情说爱的年龄,有人说,男人的眼里只有色,女人的眼里只有钱。我却相信,人世间,一定还有超然于相貌与物外的情感。我却相信,易逝的是青春,永恒的是灵魂。我却相信,一见钟情,生死相依,相敬如宾……因此,我总希望以诚换诚。曾经,有位好心人告诉我,女孩要找的人,必须在三十岁以下,他要我谎称自己只有二十九岁。结果,我如实说,自己刚刚满了而立,黄了,气得好心人拂袖而去。几句话,我也损失了几百元,那个年代,钱还很值钱!……我不转弯!   “让盛夏去贪玩,把残酷的未来,狂放到光年外……”老天眷顾,爱妻“弱智”,我结婚了,还有了一双儿女。在孩子们的面前,我总是一本正经、语言文明、不怒自威。我要求儿女们尊老爱幼、尊师重道,背古诗、看名著,用餐时,碗里要一粒不剩。在平常的日子,我要兄妹俩参加劳动,还说辞振振:一劳动可以强体健身。二劳动可以学到技能。三劳动可以创造财富。四劳动可以陶冶性情。做我的儿女,也实在是辛苦,没坐相,无站姿,不挺胸,我都会及时的纠正。在我对孩子的教育中,没有二月十四日的情人节,只有七夕的牛郎织女星。没有平安夜圣诞日,只有过年和春节。我还不厌其烦地,讲述着属于自己节日的故事。亲友们的孩子宠过头了,我还会义正言辞,“惹火烧身”……我不转弯!   “放弃规则,放纵去爱,放肆自己,放空未来……”亲戚朋友们都很有钱,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唯有我除外,家人都很着急,可是,我一脸的坦然。钱多时多用,钱少时少花,何必把钱看得那么重?与家人平日里的相处,你是否享受了细柔的情感?路边不起眼的小草,你是否驻足静观?人生旅途中,这样或那样的风景,你是否在欣赏、拍照、美篇?   “……我要我疯,我要我爱,就是我要我疯,我要我爱……”投资有风险,我失败连连,负债累累,有人说,你的亲朋那么有钱,你的债就无需还了。这事不能干,我做人有我的底线: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人没讨,自己确实有困苦,有钱还钱,无钱交话,迟一点,但是,不能赖账,不能影响家人的生活,不能让儿孙为自己的行为买单。这样活着,才会让后辈明白,什么是担当,也才活得有骨气与体面……我不转弯!   “现在一万首的MP3,一万次疯狂的爱,灭不了一个渺小的孤单……”人生在世,如履薄冰,尽管你小心翼翼,还是有人飞长道短。我抗争、反省、忍让、沉默,都无济于事,原来,无论你怎么修行,即使你终生为别人而活,也难顺百人心,于是,我已看穿。让小人在毕生中去跳、去煎熬,我问心无愧,独自在温馨的人间、美丽的山水中悠闲。我品佳文、写拙作,乐此不疲。相汇交融的泾水渭河,终究难分你我,可我相信,前者氤氲着骨子里的浅欢,“浊者自浊,清者自清!”……我不转弯!   “我要我疯,我要我爱,就是我要我疯,我要我爱……”没事可做的时候,我总爱查看自己的人生账单:剩下的短暂几十年,我该去把哪些地方走遍?我没肝没肺,想到哪就说到哪,往往换来他人的讥笑不断,可是,我不会在乎,我继续宣传着自己的梦幻。或许是吃不了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吧,我总爱说钱多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用!可是,我常常又带着馒头包子辗转。有时,我还想象自己带着心爱的人,一边游览名山大川,一边书写今世华年。我还想象自己住进了高耸云端的马虎界,与心爱的人抱守暮年的浪漫。为此,很多人笑话我,她也不赞成……我不转弯!   “盛夏的一场狂欢,狂放到光年之外,难道成长是人生必经的溃烂……”父母亲八旬多了,君老臣也老,孩子们还在省城求学,生活之困,生活之难,可想而知!多少次,老表邀我去打工,不去远方,就在长沙,可以照顾十四岁的女儿,离爸妈也不是很远。我没有心动,古训:“家有父母不远行!”更何况双亲八十多岁了?我守在家里,让年迈的父母踏实,让自己的内心安宁,让在外的“手足”放心。我时常在内心祈祷:我家能产生两位百岁老人……我不转弯!   “放弃自己,放纵去爱,放肆自己,放空未来……”蓦然回首,大彻大悟,不适应潮流,只会惨淡人生!然而,九九归一,在法制与道德的空间里,自由的呼吸,又何必格外憋屈自己……我不转弯! 北京儿童癫痫专业医院武汉癫痫病到哪里治最好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羊癫疯哈尔滨儿童医院癫痫病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