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如雪纯净(散文)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语录

风干了树叶,枝桠寂寥地在寒风里摇曳,窗外升腾着雪后的阳光,银色的霜花包裹着一个银色的梦影。脚下的雪被阳光温暖后,复被寒冷冻结,在冷冽的晨风里,被脚印踩得支离破碎。喳喳地响着,那是梦碎的声音,还是思想断裂的声音,我不能过多的联想,否则很伤感,抑或很颓废,不想在一天的开始就埋没在无休止的郁闷里。

刚刚硬化的马路很坚硬,覆盖着一层薄冰,车辆很小心地赶路,行人寥寥无几,别是太冷的缘故吧?我一个人在冷冷的马路上,小跑或是散步,惹得过路车辆里司机怪异的眼神。我喜欢聆听雪冰被踩碎的声音,在瞬间即可碎裂和重组。仿佛在消灭过往的痕迹,又像埋葬一个旧梦,撕碎一段记忆,是无意的必然,如此,便有一种难舍又释然的轻松。石子路上一半是碎石的路基,一半是寒冰与积雪,历经几个阳光的照射,消融得差不多了,沿途两边是麦田和油菜地,都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不曾大面积消融,只有向阳的旮旯里,露出几处青绿色的脑袋,被寒夜和清晨的风霜洗礼,像个冻僵的孩子,缩成一团,和埋在积雪里的那些同伴相比,他们反而是最不幸的,俗话说,“冬雪三层被”,这些小可怜,真像极了衣衫单薄的孩子,看着有些不忍心。

碎石的小路尽头,有一条分叉的通往地头小路,说是小路,其实是被杂草和积雪深深覆盖的地埂,是务农的乡人为了方便,临时踩踏成的,应验了鲁迅先生的那句“天下原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这条小径,便是在洋槐林和庄稼地之间,勤劳的乡亲们那双沾满泥土和草色的粗布鞋黄胶鞋一步步踩出来的,沿途都弥漫着油菜花和麦子的香味,还有洋溢在丰收的架子车边一张张黝黑脸颊上的淳朴的笑容,如今都被白雪一一映照呼唤,突然就想回家,回到奶奶的土炕,想吃一碗馓面饭,大白菜的酸菜,胡萝卜丝丝或豆角腌制的咸菜,简单而有滋有味的吃一碗,在老人慈爱的目光里,放下碗筷,或是蹲在阳山旮旯里,眯着眼睛晒太阳,摸着大黄狗的毛毛,抱个泥做火炉,燃料是燃尽的玉米棒子,常常放在有风的高台上,趴着吹火,弄得满脸的黑烟渣滓,一抹,就成了十足的黑煤娃,可心里很暖和,穿着母亲缝制的粗布棉袄,活像个棉花球,玩滑雪,打雪仗,鞋子里经常湿的淌水,手脚时常冻得裂成口子,可从来不在乎。那些快乐,是现代的羽绒服,是饭馆的山珍海味,游乐园的高当玩具所永远无法替代的。

我试着在一个陡坡的冰雪上滑行,想溜溜冰,可新买的旅游鞋底太厚,涩的滑不开,当年我们穿的都是母亲从集市上几毛钱划来的胶皮鞋底,溜几下就滑的很,不小心就会摔跤,摔倒了也不在乎衣服被弄脏,直接趴在地上往下溜,我和弟弟经常弄得全身上下都是泥水冰水,虽然免不了回家一顿臭骂,但心里开心得不的了。

如今,这种快乐,到底成为永远的回忆了,只能故事一样的珍藏了,夜半讲给年幼的女儿,看她黑亮的眸子闪现出的惊喜和羡慕,就很莫名的惋惜,进而愈发感慨愈发怀念。

社会在步入文明和进步的同时,的确带给了我们无比的幸福和便利,却又不可避免的弄丢了很多朴素和本真的美好,把我们的童年,锁进了记忆和怀念的抽屉。而现代社会赋予新一代的幸福,都很局限的被定格在物质拥有的层面,自由被界定在约束的范围内,显得拘谨而腼腆。

我们的社会在发达,在文明进步,不可完全同时拥有,相容远古和现在共同的美好。这是遗憾,这也是遗憾造就的美丽,一种活在怀念和记忆里的永恒的美丽。

越是远离,越是令人不舍弃,每每想起,倍感温暖,亲切。

思想真是神奇的东西,可以越过时空千万里,去任意驰骋,我此刻双脚还踩在两千零九年十一月早晨的雪地上,思绪却穿行了二十多年的岁月,帮我捡拾几度丢失和疏离的童年,啾啾的一阵鸟鸣,把思绪复又拉回到当下。

还会有什么鸟在歌唱,还会有什么鸟在寒冷的清晨,比人们的梦更早的呼唤太阳。

远处是白茫茫的一片,实在看不清楚,唯有离学校和小路不太远的一家小院,厚厚的积雪勾勒出的房屋的龙阔,间或传出围墙内懒懒的狗叫声,为这寂静里伸出生动的声响,别有田园的诗情画意,马路边的收了庄稼的空地里,积雪厚厚的静卧在泥土上,想必还在做梦呢。

不知那个慵懒的人家,收了玉米后,就不管不顾那些养育丰收的玉米杆了,让他们孤零零的独守在空旷的田野里,被秋风掠走翠色,寒风霜雪又附加给难以承受的冷凄,此刻的它们,仿佛坚守在岗的士兵,在寒风中英姿飒爽,“唰唰”叫嚣着的和北风抗衡,坚守何尝不是一种美丽,这美丽,何止不是一种生命的启示呢1

人类的命运也不过如此,常常会遇到诸如被遗忘被忽略或者被丢弃的结局,甚至错过,甚至背判,甚至,诬陷,就像这在寒风里被遗忘的玉米杆,遭遇了命运不堪,或者生活的种种为难,我们该如何?绝望,哭泣,颓废,甚至死亡逃逸,这,难道就是我们抗争的勇气和力量.

生命在不堪重负或者遭遇不测时,我想,我至少从此不再颓废悲伤,我想做这株寒风雪霜里静静站立的玉米杆,静静地,端端的,站立成一种生命的姿态,一种挑战的姿态,一种孕育的姿态,缄默,稳练,坚强豁达而勇敢。

风来,雨来,霜雪的日子,都当成一种历练,一种收获,一种积累,以此来成就活着的勇气和力量。

不是所有的日子都会风霜雨雪,一定会有阳光,会有鸟鸣,会有感叹赞美,即使没有,一定会有蓝天白云,脚下的土地,会是永远的支撑。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看着这片孤独零立在风雪里的玉米杆,心怀感激的回来,沿途的雪堆里,有一朵没有被雪深埋的木棉花,有些沉暗的白色上面,覆盖着浅浅的一层的薄雪,我伸手轻轻摘下,偷偷让它和伴它的积雪,她的家亲吻作别,把它的脸轻轻贴在雪上,贴在孕育她的枝干上,片刻,算是作别吧,让我把它带走吧,我轻轻说。

我揣着它,像远处的玉米杆招手,做一个默契的呼应,到了校门口,看见买馍馍的大爷来了,他笑对我说,姑娘,又锻炼去了!我笑着点头,掏钱买了两个馍馍,大爷看见我手里的木棉花,笑着说,姑娘,你要这野棉花做啥?脏兮兮的,没雪白!

我下意识瞧了瞧堆在路旁的雪,是啊,雪白的耀眼,木棉黑乎乎的,可雪是冷的,木棉是温暖的,我幽幽地说,忽然想把它插在雪堆里,特别想把它插在雪堆里,就轻轻的,把我几近枯萎的木棉花,移栽在校园门口的积雪上,给那些冻僵的孩子,送去温暖吧.

下课了,买馍馍的学生里,一定会有惊喜的呼声,哇,木棉花,好暖和啊,真美丽!

雪花是冬天馈赠给人间的礼物,圣洁纯美,木棉是我赠给世间,所有经受严寒的人们的礼物,温暖厚重。哦,今晨,我的心如雪一样纯净。

沈阳治疗癫痫中医医院有哪几家呢?沈阳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哪家为什么儿童患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