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夜凭栏我共谁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语录
破坏: 阅读:823发表时间:2017-01-21 14:11:54
摘要:人间有味是清欢,就是这样一个神妙的满足。平常心之外,这一个“味”字才是人生的大奥秘、大境界啊!

一、秋深处,不堪落红无数
   在描写秋天的句子里,尽数秋的萧杀、凄厉景象的,恐以这一段文字为最:概夫秋之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气凛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顾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奋发。
   耳听秋声如诉,看着叶子一片片落下,俨然是一场无言的别离剧正在悄悄地上演,一个属于自然链条中最辉煌饱满的季节,终于走向它生命的末端,直面枯竭与夭逝。凄凉,是因为它内心还有许多的依恋不舍和挥之不去的梦萦绕;呼号,则是因为它的胸怀壮烈和坚信魂兮归来的义无返顾。或许一股奋发的勇气,也在季节转换中,正悄悄地在地底接续,传递着……
   秋天,其实包蕴和象征着永恒。站在高高的窗前,俯瞰花园里曾经的满树后庭花,虽大多已随风凋零,但枝头的残红和地上的落叶相映相谐、遥相呼应,仍不屈地点缀着庭院里的绚烂,我心中顿时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我欣赏秋天的风高云淡,沉醉于她的清雅脱俗,但同时也从这种渐次褪色的秋景中,以灵魂触摸到生命深处的顽强和对于新生的渴望。
   其实,秋是壮美的,它美得深沉,美得寂寞,美得苍茫,美得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大气慷慨。秋,似乎缺少春的欢笑娇艳,没有夏的热烈飞扬,也不比冬的柔和沉醉,但在我的眼里,秋才是心中的最爱,它美得霞光四射,无可比拟。在黄昏的颜色里,有我端庄幽雅的秋,凝神伫立,罗裙妖娆,衣袂飘飞,长发当空;蓝色的苍穹宽广辽阔,月明星稀,笛箫悠然,溪流淙淙,在一切皆如梦境的夜阑下,有我的秋扶腮沉思的表情。此时此刻,天高地迥,风轻云渺,但我闻得到她眼泪的气息,听得见她相念的心绪,在这种孤独自由而空灵清虚的秋意里,一切缘自于大地的生命,都深深地起伏流动着,而我的秋的感情也犹如大海,在平静安详之下也会有热浪奔流、汹涌激烈……
   此时此刻,秋天既像是一个遥远的传奇,又是一个崭新的启航。在怅然若失的人眼中,枯叶只是萧索与孤寂,所谓“秋风秋雨愁煞人”,但对于我而言湖南看癫痫病的好医院,这种被呼啸的风推至极致的灿烂,却有着千秋万古的痴情决绝,那种回肠荡气,忽然就给了我一种坚强的感觉。
   放目望去,寻找着那棵代替我守望清秋的白杨树,果然像一个人,执着得近乎固执地站在那里,带着满枝的落日金辉,不屈不挠地在风中挺立着,浑身竟然绿意盎然!
   原来,秋天也是刚强的,是坚持,是昂然的,是坚定的,是忍耐的。或也有无奈有惆怅,却只是轻轻的淡淡的,忍不住说出来,那就是:秋夜凭栏我共谁?
  
   二、星辰下,为谁风露立中宵
   中国古代情诗爱语已是汗牛充栋、数不胜数,现代人情诗或直抒胸臆,或暧昧情色,更是乱花飞溅、层出不迭,叫人耳弦嘈杂。但要说得上真正有品有味、传神生动而又感人肺腑的句子,还要数下面的这样几河南医院癫痫病段。
   清代诗人黄仲则歌咏道: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三五年时三五夜,可怜杯酒不曾消。
   此诗最可回味处,当是“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一句,一声看似轻描淡写的问询,却刻刻画得入微。清冷夜幕下,一个清冷孑孓的人影,孤清地立于飕飕夜风中,看不清他的面目神色,却是默默无语,不知仰望着哪个亮灯的窗棂,或者怀念着远方的恋人。
   此处相思,是不可言说的,道不明,理不太原有看癫痫病的吗?清,又无处话凄凉,只好暗自在心头潜生,在心底暗香浮动。甘心受寂寞的折磨,只把心中事付予秋风。或许,是欲诉而不遇,想爱深爱的那个人恍然在天边,隔着天涯横着大海,万般情愫向谁说?相思的甜蜜与疼痛,如同夜幕下的风露起伏飞跃,飘忽着神秘难辨的光色。
   金人元好问有一首空前绝后的词《摸鱼儿》,早已是众口成诵。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地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多么地痴情决绝、回肠荡气!全词只需读第一句,即已叫人销魂不已!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真如飞瀑直下三千尺,撞人心胸,荡人魂魄,催人肠断。千百年来风雨如晦,在人们的心中,爱与生死是紧密相连的,爱则生死不已,恨则不惜冤狱几重。最绚丽的爱情与最凄凉的爱情都莫过于抵达生死的高度,以天堂共度为最高境界。爱与生,爱与死,前者固然幸福甜蜜,但后者却更加揪人心扉,这和裴多芬关于爱情、生命、自由的咏叹,异曲而同工,只是后者因为其诞生的年代和背景,被赋予了更加神圣和纯洁的寓意和理想的色彩。
   只教人生死相依,生生死死都要在一起,这真算得惊心动魄,又令人欲捶胸惋惜!《孔雀东南飞》的坟墓长出连枝树,两只鸳鸯相戏于其间,化作了不朽的缠绵;《梁祝》里飞出一双翩翩的彩蝶,成就了一曲千古不灭的爱情绝唱。这既是人们对未完臻之美的一种心理补偿,也是一种身怀痛切的怜惜和赞美。这首绝妙好词的价值,应该还有很多令人玩味思考的空间,因为它似乎揭示了爱情真正的本质,爱不能只是文人骚客狂歌痛饮的材料,博爱的本质和意义应该被重新认识,并成为生命的财富,而非自得其乐的游戏,或者给人观看和欣赏的喜剧。
   南唐后主李煜,在囹圄之中写下一首生命的绝唱《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在诗中,他怀念失去的国土与人民,他美丽的大小周后,往日歌舞欢娱的时光。语言浅近,平白如话,却一下子将人带到一种孤寂凄凉的意境之中,令人感同身受而无法自拔。
   但这“清秋”和“离愁”里,却埋藏着深深的亡国之恨和去国的愧疚,是咬牙切齿和束手无策的无奈!“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又岂止是一个愁字了得。这种生命的痛楚,是被刀挖着肉、滴着鲜血的疼,疼到麻木,疼到绝处,就成了“欢”,绝望下的“狂欢”——他知道,生对他已失去了意义,剩下的就只有和他亲手葬送的故国、亲人在梦中相见,重叙欢情了。
   转过头,让我们再回唐朝与崔护一起故地重游,听他弹奏心中美妙的歌吟: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去年与今日,同地同景,同样的门前,却看不见旧时的倩影、欢乐的笑颜。时光短暂,却如同一把锋利的锯子,生生地割去了记忆里一道美丽风景,也许是人生长途中唯一的情感奇遇,就仿佛是一个不怀好意的坏人,故意地把一件美好的东西沉入烟尘流水中,让一场兴冲冲而来的圆梦之旅变成一次错失,令人心头涌起莫名的惆怅与伤感、长长的回忆和遗憾。
   那是多么难得的偶然一刻,不经意间邂逅的最动心、最缠绵的美妙情景,但仅仅璀璨片刻之后,便香消玉殒般归于沉寂,却又在人心深处留下不可磨灭的划痕,魂牵梦萦,相思若许,而又苦不堪言。
   目送崔护失意落魄、踽踽独行的背影远去,我也竟有点顾影悻悻而黯自神伤,手扶窗栏,低声吟咏着:“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然后,就不禁自问:当此“秋鸦哀啼冷秋意”之时,究竟“为谁风露立中宵”呢?
  
   三、人间有味是清欢
   秋阳还好,透过南窗洒满了书房,坐在一团难得的暖阳中,无事乱翻书,品茗读诗,寻章弄句,聊以填补七日假期的最后两天闲余。也许是风吹过身上时的一丝凉意,心为之一动,忽然就想起苏东坡先生的一首诗来:
   细雨斜风作小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浅。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这该是一首咏春的诗,但此时读来也颇为契合当时的心境。是啊,人生自古便有卑俗和高妙之别,旨趣迥异,各有洞天。卑俗也能谋取几分富贵,高妙常常失意于人伦,此中诡异向来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但可称之为高妙便自有它高妙的道理,此所谓胸襟境界,或追索乐趣是也。如同这阳光尚好的深秋,晨间天空还有薄薄的雾气弥漫,抬眼望去,高楼大厦的巍峨顶部犹如一座座山巅,耸立在烟岚萦绕之中,迷离而又辽远,深邃而又淡漠。秋序蔚列,洋洋洒洒,有一种沉浸在老酒中的迷醉和陶然。
   在四季里,秋天被誉为成熟之季,不论人生、事业、情爱和心境,都该是很有了一些沧桑经历而变得随缘自然,不再苛求和固执于尽善尽美和圆满无缺了。因为万丈阳光总有照耀不倒的角落,深情美意也有拂拭不及的枯萎,除了这些不尽人意处外,人皆有属于自己的云淡风清的日子。人间有味是清欢,这就是拥有一颗平常心的快慰。
   当然,平常心之上又有一重生命的明镜台,即所谓“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拥有平常心,不艳羡浮华,不被生活浊流所挟裹和沾污,不在滚滚红尘中沉沦,这样的人才是永远幸福快乐的,他遇事想得开、看得透、提得起、放得下,处世清楚,为人豁达,宠辱不惊,毁誉不计。可以在明媚的阳光下自由舒畅地呼吸,以愉快的心情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观天外云卷云舒,享受生命的每天每时每分每秒。一切是那么的自然,无需刻意寻求,就像是一股清泉,弯弯曲曲的,最终汇入大海一样坦荡、从容。
   人生如宝塔,再上一层又是一个新的境界,以平常心渡河过海,便进入“疏瀹五脏,澡雪精神”的虚静之态,进而真正达到“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的澄明境界。有诗云:人生悠悠,从容如烟,无忧无虑无求。清风明月随意取,半亩桑田随缘。一壶酒,竟忘年。半人半佛半仙,青山绿水谈笑间。
   在浮华喧嚣,浊流奔涌的世间,个人的运命遭遇,到底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有时,失去了平常心,才会突感身不由己,无法静默一处,笑看江湖,左右逢源,但当重拾平常心,从容面对,一切又会柳暗花明,如履平川。也有时会为情所累,寝食难安,殚思迷惘,旷日不欢,举止沉重;有人说爱情的平常心,就是随缘就份,也许有它的高妙之处,我可以用这一句话作答,那就是“不敢求管鲍之交的形神俱融,不奢望俞伯牙钟子期的高山流水,但求你我的相见尽欢。”
   人间有味是清欢,就是这样一个神妙的满足。平常心之外,这一个“味”字才是人生的大奥秘、大境界啊!

共 390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