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天涯】红颜泪,梦已碎

来源:上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诗句
一首荡气回肠的《红颜泪》在我耳边响起:      湖畔芳草绿芊芊水中云影寒   昔日为你补情天   如今补恨天难呀难   ……   数尽白云一片片孤雁唳声断   牵人魂梦魂牵梦已残   教我不想你难呀难      琴棋引蝴蝶书画唤杜鹃   唤不回樵悴红颜   唤不回儿时游伴   唤不回啊唤不回   湖水也泪涟涟      歌声缠绵,沁人心扉;红颜泪,梦已碎,泪涟涟,红颜薄命心胆寒:   我是星,你是云,   总是两离分   希望你告诉我:   是爱情不够深,   还是没缘分。   盼望你告诉我:   初恋的情人,   我要向你倾诉,   心中无限苦闷;   只要你心不变,   我也就情意深,   直到海枯石烂,   难忘的初恋情人。   ——题记      (一)苦涩恋      一      大田村小学五年级,有一天班里来了一位漂亮的女学生。只见她身穿天蓝色旗袍,乌黑的齐肩短发,瓜子脸,高鼻梁,大眼睛,柳叶眉,身材苗条,一脸阳光。因为她是班里唯一的一名女学生,所以引起全班同学的注意。   班长杜博,初见这位女生,似曾相识,一见钟情,怦然心动。但他害羞,不敢正视,偶尔用眼角瞟她一眼,却又迅速把视线收回,免得被同学发现笑他窥视美色。   杜博与她同桌。有一天教室里没人,他问她:“您叫啥?”   她说:“俺叫吴琼华。”   “从哪里来?”   “山东微山。”   “现住哪里?”   “武庙俺姑家。”   从此他俩算是认识了。   那时,杜博虽是14岁的青春少年,但由于营养不良,发育较晚,身体瘦弱,相貌一般。不过,杜博好学,天资聪敏,学习优秀,是班上的佼佼者。   杜博自从读书以来,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面对一个女孩,他便想利用一切机会和她说说话,哪怕说上一句,也会令他心旷神怡,高兴半天。可是吴琼华腼腆,总是坐在教室里不是看书就是写字,从来不主动和同学搭讪。   有一次课间休息,杜博收集完作业,看见吴琼华还趴在书桌上写字,他本来想说:“您的字写得真漂亮。”只因过于激动,所以出口却是:“您长得真漂亮!”   这下糟了,吴琼华的脸刷地一下红了,她丢下手中的毛笔,一声不吭,坐在那里掉眼泪。不料这一幕同时也被几个同学看见、听到了。   杜博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闯下了大祸,要是被老师知道了,少不得挨一顿臭骂,他后悔莫及。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无法收回,他自认倒霉,灰溜溜地离开教室。打这以后,他再也不敢正眼看吴琼华,更不敢和她说话了。   过了几天,这件事还是有人反映给班主任郝明。郝老师听了非常生气,立即召开班会,对杜博进行批评教育。会上,同学们纷纷发言,批评他说话轻浮,不尊重女同学,个别同学用词尖酸,言辞之激烈,实在令他难以忍受。   经过这场风波之后,不知怎么搞得,杜博不但不悔,反而窃喜,或许他爱上吴琼华了吧?他说不清,反正在他心里,依然喜欢她,却不知道她是否也喜欢自己。为了避免同学们说闲话,杜博只好有意躲着她,却把对她的爱藏在心里。   不知为什么,不到半年,吴琼华神秘地不见了,杜博心中感到茫然,思念之情尤深。   吴琼华离开学校后,杜博心想,自己个子矮小,身体瘦弱,衣着破旧,其貌不扬,一个漂亮的洋学生,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个穷学生呢?这纯粹是自己的单相思,自我多情,自讨没趣罢了。于是乎吴琼华的影子渐渐在他的脑海中模糊起来了。      二      万万没有想到,奇迹出现了。杜博在沛县中学念初二时,突然发现吴琼华也在这所学校读书,不过她已改名叫吴莉了。这时吴琼华正读初一,她已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杜博感到非常惊喜,有好几次见到她,都想主动和她说说话,叙叙旧情。可是没成想,她见了他,好像不曾相识,所以有几次擦肩而过,形同路人。其实,这时的杜博,已是一位身体修长,风华正茂,英俊潇洒,全校闻名的三好学生了。   那年暑假,杜博参加全县第一届青年田径运动会,他取得跳高第一名。当他从领奖台上下来时,远远看见吴琼华手持鲜花,从场外跑过来。他大为惊喜,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杜博接过鲜花,与吴琼华一起,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地来到郊外,自然说起过去的事。   吴琼华不好意思地说:“那时我知道你喜欢我。都是我不好,不懂事,只是爱面子,所以才哭了。没想到老师会那样小题大做,让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实在对不起。”   杜博说:“没什么,我也有错,我不该那么说,让您难堪,还得请您原谅呐。不过,那时我的的确确想说‘你的字写得真漂亮’。后来,你为什么突然离开学校呢?是不是因为我?”   吴琼华说:“哪是因为你呀!那时我爸生病,我妈托人捎来口信,要我回家照顾爸爸。”   话刚出口,吴琼华的眼圈就红了,接着她哽咽地说:“我爸得的是肺结核,不到1年就去世了。父亲生病,欠下一屁股账,邻居张有财帮我家还清了账。为了感谢他,我妈答应把我嫁给他的儿子张士诚。其实,我不爱张士诚,他是个转业军人,五大三粗的,还比我大8岁。为了我妈,我只好答应了。但我有个条件,他家必须供我念中学,就这样我才上了县中。”   打那以后,杜博和琼华接触频繁,感情益深。吴琼华在县中只念了1年,又神秘地不见了。原来她与张士诚结婚了,从此吴琼华在农村过着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而杜博却还蒙在鼓里。      三      杜博毕业前夕,他因一句“不合时宜”的话被同桌的张士信打了“小报告”,因此他没有考上高中,不久分配到西屯供销社当售货员。   有一天,供销社刚要关店门,吴琼华来到杜博的商店买东西。杜博见是吴琼华,心里非常高兴,等吴琼华买完东西之后,她俩就坐在商店里,谈起分别以后的事情。   吴琼华说:“我在县中念了一年,张有财就催着我妈要我和他儿子结婚。母亲为了感恩,我也是被逼无奈,只好退学,回家后不久就与张士诚结婚了。说实在的,我心里爱的是你,与张士诚没有丝毫感情,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如同白开水,乏而无味,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此时杜博依然爱着吴琼华,当听到她已结婚时,他心中感到茫然,爱恋的心情难以言表,这时他对她只有同情。看到琼华这个样子,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好安慰她一番。   吴琼华问:“你怎么在这里工作呢?”   杜博无精打采地说:“我没考上高中。”   琼华感到非常惊讶,忙问:“怎么回事?你学习那么好,怎么会考不上高中呢?”   杜博说:“一言难尽。毕业前,我因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被同桌的张士信打了小报告,结果我的操行得丙,所以没有考上高中。”   吴琼华一听“张士信”,马上打断他的话,忙问:“你说的这个‘张士信’家住哪里?”   杜博说:“山东微山。”   吴琼华一拍大腿说:“张士诚有一个弟弟叫张士信,也在县中读书,比我高一级,我想打小报告的人准是他弟弟。”   杜博说:“经你这么一说,我想肯定是他,他曾对我说过他有一个哥哥是复员军人。”   吴琼华咬着牙说:“真可恶,他竟然干出这种缺德事!”   接着,杜博就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给琼华听。   那是1954年的下半年,政治空气有些紧张。先是从报上批判胡风反革命集团,后来粮食统销政策落实到学校。学生吃粮由原来的随便吃改为定量供应,每人每月36斤,粮食不够吃,学生有意见。   有一天吃早饭,不知谁说了声:“稀饭咋这么稀?”   于是大家议论开了:有的说“窝头小”;有的说“吃不饱”。我也跟着嚷:“青年是祖国的宝贝,怎么也饿起宝贝蛋来啦!”   接着又有同学说:“节约,节约,啥都节约。反正得吃饱饭再说。”   我说:“水是‘氢二氧一’,是工业原料,癫痫怎么彻底治愈我们连水也节约好了。”   我所说的水是“氢二氧一”,本来是句玩笑话,却有人偷偷向领导打了“小报告”。这下我可闯了大祸了。那时我是班长,又是共青团员,这件事立即引起团委和校长的重视,还惊动了县政府。   第二天,学校召开全校师生大会,校长声嘶力竭地说:“有个学生说,水是氢二氧一,是工业原料,我们连水也节约好了,这是什么话!”   紧接着,他又上纲上线地说:“你学了知识,不去好好为人民服务,却拿来讽刺我们的政治!”   不久,班干部改选,撤消了我的班长职务,毕业时我的操行由“甲”降到“丙”,操行勉强合格,但政治思想不合格,所以我没考上高中。后来政府就安排我到西屯供销社当售货员了。   吴琼华听了,非常惋惜,她对杜博说:“你不要灰心,好好复习功课,明年接着再考,凭你的实力,你一定能考上高中。”      四      杜博和吴琼华这次话别之后,他再也没见过吴琼华。他集中精力,夜以继日地一边工作,一边复习功课。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年杜博考上了彭城重点高中。他苦哈尔滨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读诗书三年整,继而考上北方化工学院,终于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且后留校工作。   杜博一直牵挂着自己的初恋情人吴琼华。在一次回家探亲的途中,杜博听一位老乡说哈尔滨看羊癫疯哪个医院最好,她早已和张士诚离婚了。这时杜博更为她的命运担忧了:一个弱女子,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他无能为力,只有默默地祈祷苍天为她赐福,并且把对她的那份情,那份爱,永远留在心底。      (二)红颜泪      一      有一年夏天,杜博去化工部教育司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在休息室里,他意外地碰见了老同学吴琼华。他喜出望外,惊喜地问道:“琼华,你怎么在这里?”   吴琼华苦笑了一声,说道:“一言难尽。”   杜博却滔滔不绝地说起来:“自从西屯供销社分别后,我一直打探你的消息,不曾想今日在此相遇,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有缘千里来相会呀!我俩有缘,情缘未了!我在北方化工学院当教师,你哪?干什么工作?”   吴琼华笑着说:“说来也巧,我俩原来都在化工系统工作,我在教育司管理技术资料。我家住在化工部宿舍楼4层408房间,欢迎老同学到我家做客。”   杜博高兴地说:“一定,一定,我有空一定前去拜访。”   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杜博提着一盒点心、一兜苹果来到吴琼华家。她丈夫高斌出差未归,家里只有她和女儿高敏。他俩寒暄了几句,就说起离别后的情况。   杜博说:“你走后,我在西屯供销社,一面工作,一面复习功课,第二年考上彭城一中,后又考上北方化工学院,毕业后留校工作。”   琼华说:“我的经历比你复杂,也更加坎坷。我和张士诚结婚后,他的粗俗、无礼,不久便暴露无遗,我实在难以忍受,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时时刻刻煎熬着我,我别无选择,只有与他离婚才能解脱。”   琼华停了停,接着又说:“离婚后,我想继续读书,于是在沛中复读了一年,终于考上了东北化工专科学校。毕业后我与恋人高斌一块分到化工部教育司工作,不久我俩就结婚了。”   说到这里,琼华的眼睛红了,眼里含着泪花。她慢慢地述说他和高斌的关系。   自从吴琼华与张士诚离婚后,她又重新开始了学生生活。由于她心情舒畅,又善于保养,人越发变得漂亮了:1米73的个头,亭亭玉立,风流俊俏;瓜子脸,丹凤眼,春风满面,信阳靠谱的癫痫医院有哪些更增添了女人的魅力。她来到化工专科学校后,加之她性格开朗,交际面广,因而在校追求她的人很多,不过令她满意的人却很少。   吴琼华为什么会这样呢?原来杜博的身影总是离不开她,经常在她心中缭绕:她忘不了初见读博时的心动,忘不了中学时期短暂的恋情,更忘不了供销社情深深、意绵绵的话别。琼华不断地在心里呼喊:杜博,你在哪里?为什么你老是走进我的心里却又匆匆离开?难道我是星,你是云,总是两离分?是爱情不够深,还是没缘分?她百思不得其解,可她又不知杜博是否考上高中,更不知他现在在哪里。吴琼华等啊,盼啊,可是再也得不到杜博的任何消息,杜博在她的心里,好像是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即,她不免心灰意冷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闯进她的心里,那就是班长夏名,她喜爱他的英俊潇洒,文质彬彬,在他身上多少有点杜博的影子。于是关系比较密切,两人常在一起学习,聊天,有时还一块去看电影。不知怎么搞的,班里的体育委员高斌看在眼里,嫉妒在心,因为他也非常喜欢吴琼华。他对夏名的行为敢怒而不敢言,但他发誓要把吴琼华从他手中夺过来,不达目的,誓不为人。于是高斌开始了夺爱行动。   有一天,吴琼华在合班教室看书,她有事离开了一会,回来后却发现她心爱的《俄语语法手册》不见了。这本手册可是她费了好大劲才买到的,一旦丢失,是很难再买到的,她心疼的直掉眼泪。   这件事很快被高斌知道了,他让在新华书店工作的堂叔,在内部买了一本《俄语语法手册》,马上送给吴琼华。吴琼华接过书,如获至宝,激动不已,一连声地说:“谢谢您,谢谢您,多谢您了!” 共 1200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